大衍帝 第四十章 授之以渔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想起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忙喊道:“拓布元正叔叔,小子还遗忘了一个重要事情,麻烦您挑选五十名年轻、聪明、忠诚度高的步枪队的将士,调拨到我这里,七日后能到达就行,查卡玛草原那边塞外桃园项目继续建设,注意保密,对抓到的奸细直接秘密处决,不必上报。”

    拓布元正躬身说道:“末将遵令,即刻飞鹰传书进行布置,定不辱少主之令!”随即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平西将军府。

    宋太平站立原地,略作思索,毕竟有了大伯宋镇空遇刺事件在前,家人的安危必须提高安全等级,是该打造一支《现代战争启示录》中所描述的特种作战部队了,将由五十名枪械师和五十名修炼者组成的百人战队,进行强化训练,在关键时刻登场一击定乾坤。

    宋太平思索了一下运作中的细节,从怀中取出一封叠好的信递给向少武,低声说道:“向少武前辈,还请现在观看,然后焚烧掉。”

    向少武慎重的接过这封信,侧转身体,拆开叠好的信,以左手遮挡住信纸的背面,右手压住信纸目光快速扫过信上文字:向少武前辈,小子认为《极寒冰决》并非孤立的,冰系算是水系的延伸属性,我想这可能是一套大五行功法的一部分,按照金木水火土的相生相克原理,进行相辅加成,相克助攻,可以依据《极寒冰决》创造出另外四个属性的功法,这种功法可以让没有根基但属性相符的凡人进行修炼,后面应该可以自行感悟能量本源,而延伸自身属性能量修炼,到入神境应该问题不大,能够快速打造出一支修炼者军团,壮大世凡星修炼者队伍,以防不测,另外我需要修炼这五种功法的修炼者各十人组建特种作战小队,和北海吞天龟长生的联络就拜托给前辈了,能收服他最好,不能收服也不能让他给我们添麻烦。

    向少武看完,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心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自己一直苦于无法突破仙阶进入神境,没想到还是宋太平师尊一语点醒梦中人,以曲折前进的方式,借助这部貌似和自己没有缘分的《极寒冰决》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大五行功法,自己有人皇崔明善传下来的生命系和命运系功法,以这两种功法做为调节,自己完全可以同时修炼这五系功法,助自己破开现在瓶颈状态,而且这么一支五行大军横空出世,届时横扫天狼星,确立人族的霸主地位也是指日可待的。

    向少武一拱手,恭敬的说道:“师尊,弟子保证完成任务,可有其他吩咐,没有话,我这就去准备了。”

    宋太平看着向少武,说道:“向少武前辈,切莫冒进拔苗助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告知就行。”

    宋太平看着向少武告辞离开,带着知天阁的众位博学之士来到习武场的一角,宋太平推平了那里堆放好的沙堆,直接开始讲授最基础的学科数学,从面积、体积、自由坠体运动轨迹计算,到剪切力、扭矩、万有引力、磁场、……,到天色黑下来之时,这三十位博学之士已经收起来时的轻视,看向宋太平的目光是无比的震惊和钦佩,在他们的身旁已经记录了一米多高数学公式以及数学模型的记录笔记,每次记录完成了满满一沙坪的数学符号和数学的理论定义,都是抢着来推平沙坪,在文人墨客中争强好胜的程度丝毫不会比武者弱到哪去,否则就不会出现历朝历代党同伐异的流血事件了,同样文人也敬重真正比自己有学问的人,比如宋镇空出殡之时,到场的官员和文人并非都是宋镇空的好友,有些还是视宋镇空为生平大敌的,即便如此恶劣的关系,在一代大博士宋镇空陨落,他们还是冒着被拓布元起杀头抄家的危险前来吊唁宋镇空,也是文人墨客的执念。

    此时,在场的知天阁博士们已经被宋太平渊博的学识所折服,尽管已经被枯燥的数学理论整的头脑欲爆,满眼金星了,没有哪一位博士率先提出自己学不进去了,都在咬牙坚持着,脑子转不动了,那就强行用毛笔记录理论和公式,他们的随从已经往返取纸张五六趟了。

    宋太平看到他们一个个满眼红血丝,起身摇晃欲倒的状况,估计他们已经到极限了,再讲授下去,效果会大打折扣的,担心他们会出现厌学的问题,还是让这些知天阁的博士们回去休息并温习一下今日所学。

    宋太平活动了一下腰肢,发现母亲许雯隽站在花园和习武场交界的拱门处,面有难色,手上一大摞拜会的名册,宋太平感觉出似乎有些不对劲,便上前询问道:“妈,有什么事吗?”

    许雯隽犯愁的说道:“儿子,你封王的消息传出,大焱帝国各地的宋氏家族嫡系、旁系族人纷纷前来拜会,说的好听些,是助你一臂之力,不好听些,就是来混一口饭吃,这近万年时间,天外天宋氏的旁系过万人,嫡系也是过千人了,神机门远避波尔帝国带走了数百名宋氏的嫡系,要不然,来拜会的宋氏族人更多,直接驱逐话,就是宋义老祖那边都不好交代,全都答应下来话,谁知道里面有多少草包**邪之辈,将是无尽的隐患,麻烦啊。”

    宋太平一听就明白了,这是以法不责众的方式,来强行索要一份利,这里面的发起者和唆使者才是隐藏在暗处的毒蛇,涉及到家族的事情是官府都不愿意插手的,理不清的纠纷,当务之急只能快刀斩乱麻,随口说道:“春梅姐姐给我拿纸笔和我的王印来。”

    宋太平接过许雯隽手中的名册,直接撕成两半,沉声说道:“大伯遇刺之时,他们在哪里?我父亲押解进开平城,那万民表中有他们几位?儿子我并非寡情薄意之人,有能力的人无论他姓什么,我都会启用,没有能力的,我只能力所能及的送他十两银子聊表家族的援助,但凡敢打着宋家旗号为非作歹,一律从严惩处,万民平等,不会因为你姓什么,而高人一等!”

    许雯隽听着儿子宋太平的话,默默的一点头,随即看到宋太平接过春梅递上的纸笔,在桌面上以镇纸压好纸张,挥笔写下:敬告各位同族父老,小子年幼,尚知天下万民没有贵贱之分,不会以姓什么而高人一等,小子发起的世凡盟也在主张民平民权,各位同族父老尽可前往小子主导兴建的十一座城市凭自己能力谋生,若认为自己无能的,可以来府上凭族谱和名牌领取每户十两银子的援助,小子有言在先,宋氏族人犯法同样照律受罚,以免有族人受奸邪之辈唆使做了糊涂事,掉了脑袋。小子是姓宋,不仅要为宋家造福,更不能辜负这万民表上民众的殷殷期望!晚辈宋太平敬上。

    宋太平放下手中毛笔,沉声说道:“妈,等墨迹干了,连同万民表一同立在府门外,让陆涛他们九人轮流看护好,并上钱涌管家准备银两给前来领银两的宋氏族人登记,一户只能领一次。”

    许雯隽叹息了一声,柔声说道:“看来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暂且这么处理吧,交给为娘来处理吧,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儿,都头疼,看看昆翔虎兄弟都听睡了。你这儿也是劳累一天了,早些休息吧。”

    宋太平看了一眼已经进入梦乡的昆翔虎,领着妹妹宋太曦直接在习武场摆上桌子吃饭去了,宋镇海、许雯隽、陆涛、钱涌等人在门房将就着用餐,宋太曦吵闹着要和哥哥一起吃饭,众人拗不过小家伙,只能依着她了。

    平西将军府府门外,万民表和宋太平的敬告族人书一贴出,便引爆了整个开平城,平西将军府前,宋氏后裔、城中百姓、朝廷官员、文人墨客纷纷而至,借着旁边的平西将军府仆从挑着的灯笼进行拜读宋太平的敬告族人书,有人赞美宋太平年少有为、有魄力、大义凛然,也有人怒骂宋太平得了富贵便抛弃了族人、太忘本了,陆涛以及另外四位值守的绿林游侠腰间挎刀抽出了一半,被钱涌及时拦住,叮嘱陆涛他们不要冲动,一旦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伤人,正中奸邪之辈的毒计,给少主宋太平抹黑的。陆涛和四位绿林游侠按压下去,赞成宋太平和反对宋太平两派人发生口角冲突,从对骂升级到了动手扭打在一起,大焱帝国的民众尚武,就算是文人墨客也是会些功夫的,因而即便双方克制住没有拔出腰间兵刃,也在对方的拳脚下挂彩了。

    外面的喧闹声惊动了准备静坐修炼的宋太平、许雯隽、宋镇海等府中众人,来到府门前询问钱涌是什么情况,钱涌如实的禀报了外面冲突的缘由,拓布秀娥怒斥道:“这帮混蛋还真有脸在这里闹,我夫君宋镇空出殡之时,他们有几人前来吊唁?旁边这万民表中,那些闹事的混蛋可曾经在上面滴血留名?在宋太平贤侄逆势崛起,凭借自身的实力获得王爷爵位,这些混蛋凭什么要分一杯羹?来人,传我拓布秀娥指令让石长安调兵乱棍打跑这些混蛋!”

    拓布秀娥的声音不算小,现场的打闹人们顿时分开了,长公主拓布秀娥的权势或许可以忽略,但是整个开平府都是宋太平的封地,万年前的人族联盟人帝向少武都是宋太平的弟子,小打小闹,上点眼药,或许不会让宋太平太动肝火,若是真要惹怒了这位宋太平小公子,不久前开平城的流血夜,也就是宋太平为伯父宋镇空讨还血债之夜,所有开平城居民都是历历在目的,也认识到了这位还是孩子的一字并肩王强硬铁血手腕。

    当向少武和宋镇海并肩满面怒容的走出之时,原本还打算闹事的家伙们纷纷开溜,向少武的杀神之名随着他的复出,以及在朝堂之上当着皇帝面焚烧了两名大内侍卫的事迹,已经让那些要闹事的家伙们胆战心惊了,后悔收了那几两银子就差点搭上性命,就算是不要命的无赖也是怕这些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向少武,心中诅咒着幕后主使,拔腿逃逸了。

    宋太平向留在原地没有离去的众人,抱拳遥遥行礼,并亲自给刚才动手的向着自己一方的文人、百姓一一仔细弹去身上的尘土,并再次抱拳施礼,郑重的说道:“小子宋太平,不敢当各位长辈的谬赞,而各位长辈为小子仗义执言,小子发自内心表示感谢,还请进府享用清茶一杯,聊表小子感谢之心。”

    刚刚动手的那些文人、百姓纷纷还礼,百姓们没有文人那般心思众多,不假思索的径直跟随宋太平进入平西将军府,让本想谦让一番的文人苦笑了一下跟随进入,外围旁观的众人心生悔意,当时自己为什么不仗义出手,也好借此机会和宋太平王爷拉近关系。

    宋太平让秋菊、冬竹取出上好的茗茶煮上,让春梅、夏荷洗上一些水果奉上,宋镇海、许雯隽、拓布秀娥、向少武、上官仪这些人们已经熟知的大人物陪同这些文人和百姓在花园草坪上席地而坐,让这些文人、百姓们受宠若惊。

    宋太平平静的说道:“小子宋太平,得众位长辈维护小子声誉,小子可以送各位一个进入十一个城市居住的名额,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职务,完全是要看各位长辈的造化,在这十一个城市将完全废除贵族的特权,万民平等,每个城市的最高领导人是市长,市长是通过居民代表大会推选出来的,而不是通过血腥战争打下来的,因此各个城市的市长要为自己所在的城市的发展而鞠躬尽瘁,是真正的百姓父母官,我很希望在未来的城市中能看到面前的长辈中有人当上市长!”

    宋太平的语调很平静,但是听着话语的众位文人、百姓的心情却无法平静,在市井酒肆中已经传开了这十一个城市是耗资五十亿两银子的规模宏大的工程,在这些城市中可以在无背景的情况下,平步青云坐上城市市长的宝座,这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差的,既然宋太平王爷已经给了自己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没有人愿意放弃,在接过宋太平亲手签名的代表宋家投资份额配置居民名额玉牌时,都是激动的颤抖着,这是一个飞黄腾达的良机,一个展现自身才华的舞台,值得他们为之拼搏一生的场所。

    出了这么一段小插曲,以致一连七日都没有一位宋氏后裔前来领十两银子,而是不时有来咨询是否可以发放进入十一个城市居住名额的玉牌,被告知带好自己的名牌和族谱,各个城市都有知天阁的人进行核实宋氏后裔的真伪,只要真的是宋氏后裔,都可以进入这些城市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