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四十五章 魂帝影侍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调集灵气到双目上,两道无色光芒从双目射出,穿透沿途的墙壁和阻碍物,注视着阿瑟林爱娜,并非宋太平有窥视的**,而是在温博尔伯爵城堡的塔楼中,感知到浓郁的死气和怨念。

    阿瑟林爱娜向守卫在塔楼大门处的守卫亮出了手臂上的特殊文身,交叉的无柄利刃,刀身上有滚动的三滴血珠还是动态的,宋太平清晰的记得阿瑟林爱娜手臂上之前是没有这个纹身的,应该是运行了某种功法或服用了某种药物从而触发的反应。塔楼大门的守卫右手呈兰花指状,按压在左胸前,向阿瑟林爱娜恭敬行礼,阿瑟林爱娜以同样的礼仪回敬,飘进塔楼大门内。

    在塔楼一层有十余名全身遮掩在黑色衣袍之下的家伙围在圆桌处激烈的争吵着,阿瑟林爱娜跪伏在他们面前似乎是说了些什么,这十余名黑袍的家伙停止了争吵,一致起身来到阿瑟林爱娜面前,听着她继续诉说,这十余名黑袍的家伙居然雀跃欢呼起来,一名黑袍的家伙赐给了阿瑟林爱娜五枚血玉珠子。

    阿瑟林爱娜跪伏叩谢后,进入了塔楼的地下一层,四周赫然是一排囚笼关押了大量的男孩、女孩,在中央是一个血池,里面立着十根十字架,上面缠绕着金属锁链,阿瑟林爱娜向看守地下一层的守卫头目递上刚刚获得的五枚血玉珠子,那守卫头目贪婪的抚摸了一下阿瑟林爱娜的面庞,向手下守卫吩咐了一些什么,有守卫从囚笼中抓出了五名女孩分别绑在了五根十字架上,那五名女孩恐惧的嘶吼着、挣扎着,宋太平感知到这五名十来岁的女孩居然是凡阶修炼者,放在大焱帝国绝对是修炼家族的天才,此时似乎成为阿瑟林爱娜的修炼消耗品。

    阿瑟林爱娜在守卫们贪婪的目光下,褪下了全部衣衫,露出洁白如玉的身躯,走入血池中伸出双手按压在两名女孩的头颅上,从那两名女孩夸张的嘴型来看,似乎是遭受着极大的痛苦,那两名女孩身上的肌肤快速的干瘪下来,时间不长,连体内的骨骼也被尽数化掉抽走,只剩下衣衫包裹着带着一头金色秀发的人皮。

    阿瑟林爱娜收回的手掌掌心出居然囚禁着那两名女孩的魂魄,以诡异的黑色火焰焚烧提炼着其中魂力,来补充自身,剩下的三名女孩也是相继遭受了同样的磨难,连魂魄都没能逃脱出去。

    阿瑟林爱娜完成了五名凡阶修炼者女孩的吞噬后,全身不时的出现了鼓胀,肌肉、血管、经脉、内脏、骨骼都在粉碎重组,血池中血水在阿瑟林爱娜重组身躯中渐渐变的清澈,阿瑟林爱娜体外形成了一层薄薄的蛋壳状物质,直到阿瑟林爱娜完成身躯全部重组,才破壳而出,此时的阿瑟林爱娜身躯更加诱人,并出现了明显的凡阶修炼者的威压,但是仅仅在瞬间便收敛到自身魂魄中,宋太平注意到阿瑟林爱娜手臂上的纹身在淡化消失前,那交叉的无柄利刃上已经是四滴滚动的血珠。

    宋太平将所看到的惊悸一幕幕口述给了向少武,向少武动容的低声说道:“师尊,看来吞天龟长生所言不假,也只有魂帝发展异族追随者才会使用这特有而残忍的手段,准确的说,师尊所看到的囚笼中的男孩、女孩都是魂帝的低级弟子,魂帝生性多疑,不会信任任何生命体,更不会相信忠诚,他会要求自己的弟子进行自相残杀,相互吞噬对方,通过这种血腥的训练方式,使得魂帝的外族手下一个个好战嗜血,非常难缠,我人族潜伏进去的探子都被折磨成了杀戮机器,已经不算是人了。

    这位阿瑟林爱娜应该也在那囚笼里待过,只是实力杰出成功的杀戮了整笼二十多名同实力层次的同门,而获得了半自由之身,可以独立的外出执行任务,四血影侍在天狼星也是不超过百位的,看来这位阿瑟林爱娜实力不错的,四血影侍的实力相当于我们凡阶结丹期修炼者,若是达到五血影侍,便可以达到当年亡灵教王玲那个实力层次,魂帝的影侍是被诅咒的有自主意识的傀儡,在接近仙阶实力引来天劫之时,不会比王玲遭遇的天劫弱多少,即便撑过天劫,也无法进阶仙阶,下场会很悲催的,这位阿瑟林爱娜或许可以用一份秘籍,使得她转投我们阵营,为我们所用,有这位阿瑟林爱娜反水,以她的超乎寻常的冷静来看,能帮我们找到狡猾的魂帝,只有真正灭杀了魂帝,方能解决世凡星这场旷世浩劫,让万灵免于灾难。”

    宋太平从向少武的言语中听出来,似乎这神秘的影侍修炼不仅仅是身体重组那么简单,还有着诅咒和神秘制约的,便好奇的问道:“向少武前辈,那么这个影侍修炼很困难吗?”

    向少武叹息一声,惆怅的说道:“师尊,魂帝的影侍修炼何止是困难,还是很屈辱的!我在天狼星曾经擒获一名当时魂帝的五血影侍,通过炼体搜魂之术,获悉他们每一滴血形要经历一次您所看到的躯体重组,那痛苦是不用说也可以知道的,而在重组中,由于其修炼的功法的特殊性,这些冤魂野鬼的怨念会深入他们的肌体,让他们日夜受煎熬,不得安宁,仅这一项就让很多影侍绝望的自杀而死,每一次重组都会增加难度,增大死亡的危险,在他们的灵魂上烙印着魂帝的符印,使得他们终生不能背叛魂帝。师尊,您可知那守卫首领为何只敢摸阿瑟林爱娜的面庞,而不敢继续逾越雷池呢?那是因为那些女性影侍都是魂帝私人玩物,其他生命体不得沾染,否则必遭魂帝虐杀!”

    向少武起身从行礼中取出纸笔,动笔写起了五血影侍修炼心得,写的并非是修炼法决,而是在描述五血影侍所经历的痛苦和屈辱,以及所见到的其他五血影侍在仙阶绝望,最后则是破除五血影侍的灵魂符印以及清除怨念的方法,然后在破除方法这里留了几行文字,直接对折撕开了。

    向少武将这撕成两半的五血影侍修炼心得递给了宋太平,嬉笑着的说道:“师尊,应该知道如何引导这位阿瑟林爱娜的,我再多一位师娘也无所谓的,呵呵!”

    宋太平红着脸,接过来五血影侍修炼心得,思索了一阵儿,问道:“向少武前辈,您觉得阿瑟林爱娜会知道魂帝的藏身之地?那位魂帝实力如何?万一遇上了,我们是不是需要联合长生前辈剿杀这个邪恶的混蛋,魂帝在天狼星对魂族也是如此邪恶残忍吗?”

    向少武收敛起笑容,说道:“师尊,您有所不知,那魂族本就是邪恶的游魂野鬼相互吞噬壮大自身而形成的另类生命体,其中不乏有远见的强大魂族以强悍的实力试图制止了族内的自相残杀,呼吁那只会让魂族彻底被妖族灭族,在妖族的威胁下,魂族施行诸王并存千年一夺帝位的制度,方将魂族的厮杀局限到每千年一次的魂帝争夺战,但魂族族人的生性暴戾难以掌控,第一任魂帝创造出了符印,也就是影侍灵魂上符印的渊源,才使得魂帝指令得以贯彻遵从,也造成了每一位前魂帝都难逃一死,被后继者炼体搜魂夺取这个符印秘术。天知道这位活着跑到世凡星的前魂帝伤势恢复到什么程度,或许真如师尊所言,还是不招惹他为妙,先在他身边埋下阿瑟林爱娜这把尖刀,摸清魂帝现在实力再说!”

    宋太平抬头看了一眼房门方向,低声说道:“向少武前辈,她回来了。”

    宋太平说罢,点起烛台,在桌案上放置上五血影侍修炼心得的上半页,便和向少武相视一笑,继续打坐修炼了。

    阿瑟林爱娜如黑影般飘进宋太平一行人住宿的院落,一眼扫到宋太平休息的那件客房亮着烛光,便隐匿在黑暗中,悄然潜入了宋太平休息的客房,发现宋太平和向少武依旧在打坐修炼,正欲离开,猛然看到了烛台旁桌面上的五血影侍修炼心得上半页,飞身来到桌前拿起这半份修炼心得仔细的阅读,眼泪成串的落下,忍不住轻声哭泣起来,哽咽的说道:“宋太平小公子和向少武人帝,既然已经知道了小女子的秘密,小女子也不隐瞒了,小女子是波尔帝国的第十五公主萨达姆爱娜,三岁在皇家园林游玩时,被师尊带走修炼,亲眼目睹了一位位师兄师姐的悲惨下场,为了存活,我的双手也沾满师兄师姐的鲜血,小女子曾经酒后师尊提及向少武人帝能解开影侍的符印,还请向少武人帝给予我解脱,我萨达姆爱娜愿意向宋太平小公子和向少武人帝效忠,我不愿赴师兄师姐们的后尘,既然五血影侍死前都是如此绝望,继续修炼影侍,被师尊如傀儡操控生不如死,废掉我一身影侍修为重修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