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五十章 声东击西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一行七人穿着上路上打劫来的欢喜教装束纵马向波尔帝国的首府康纳洲奔驰着,此时的温博尔伯爵已经没有心思去安排人监视宋太平一行人外出游玩的情况,他们七位长老同时突然出现了全身抽搐,内脏肠胃如绞的情况那两名精通毒理的长老倒是第一时间判断出是中了剧毒,但尽管他们苦心钻研毒药数十年,愣是没有判断出他们中的是什么毒,甚至他们自己常用毒素的解药进行一一尝试,强行呕吐出肠胃中残留物,毒性的发作依旧没有丝毫的缓解,依旧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体表出现了大量的水痘,在抓破后还会流出黄色的脓液,他们体内的灵气和魂力非但不能压制毒素,反而如同投入烈火中干柴,助长了毒素的延伸。

    温博尔伯爵重金令手下聘请周围的医生、郎中、毒药大师前来诊断他们所中的是何毒,结果却是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毒,神秘的金蝉子所释放的这种无色无味的毒气,进入生命体肌体内会出现二个小时的潜伏期,随着血液和灵气的运转而蔓延到全身,在宋太平的特意叮嘱之下,金蝉子很仁慈将除了这七位欢喜教长老之外的人员无意中吸入的毒气给分解中和掉了,原本修炼者百毒不侵的传言在金蝉子的毒面前就成了一个笑话,毒素俄发作时间以及让中毒者毙命的时间,对金蝉子来说可以控制误差在一秒钟之内。

    傍晚时候,一身疲惫的阿道夫管家回到温博尔伯爵的城堡,准备向温博尔伯爵汇报宋太平一行人的今日行踪时,远远看到温博尔伯爵的已经不成人形的惨状和刺鼻的恶臭,饶是上过战场的阿道夫管家也惊吓的不敢靠近了,那七位欢喜教长老在这短短的几小时时间已经眼睛、耳朵、鼻子、牙齿、舌头、头发随着脓血脱落,这七位欢喜教长老已经命在旦夕了。

    前魂帝突然带着十名蒙头盖面的欢喜教教众赶来,一身欢喜教统一的装束让守卫塔楼的守卫一时间无法判断出前魂帝一行人的身份,加上第一次见前魂帝,便喝令道:“来者何人?亮出你们的身份印记!”

    前魂帝毫不留情的直接施展了灵魂风暴将门口的四名守卫击杀在当场,厌恶的捂住鼻子,高声呵斥着塔楼内没有中毒的剩下三名长老缘由,听着这三位长老没头绪的报完这一天多时间宋太平一行人行踪的流水账,让前魂帝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呵斥道:“一群蠢货,给我把这座塔楼堆上干柴浇上火油烧掉!这七个蠢货让我看着恶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新的温博尔伯爵。”

    宋太平一行七人穿着上路上打劫来的欢喜教装束纵马向波尔帝国的首府康纳洲奔驰着,此时的温博尔伯爵已经没有心思去安排人监视宋太平一行人外出游玩的情况,他们七位长老同时突然出现了全身抽搐,内脏肠胃如绞的情况那两名精通毒理的长老倒是第一时间判断出是中了剧毒,但尽管他们苦心钻研毒药数十年,愣是没有判断出他们中的是什么毒,甚至他们自己常用毒素的解药进行一一尝试,强行呕吐出肠胃中残留物,毒性的发作依旧没有丝毫的缓解,依旧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体表出现了大量的水痘,在抓破后还会流出黄色的脓液,他们体内的灵气和魂力非但不能压制毒素,反而如同投入烈火中干柴,助长了毒素的延伸。

    温博尔伯爵重金令手下聘请周围的医生、郎中、毒药大师前来诊断他们所中的是何毒,结果却是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毒,神秘的金蝉子所释放的这种无色无味的毒气,进入生命体肌体内会出现二个小时的潜伏期,随着血液和灵气的运转而蔓延到全身,在宋太平的特意叮嘱之下,金蝉子很仁慈将除了这七位欢喜教长老之外的人员无意中吸入的毒气给分解中和掉了,原本修炼者百毒不侵的传言在金蝉子的毒面前就成了一个笑话,毒素俄发作时间以及让中毒者毙命的时间,对金蝉子来说可以控制误差在一秒钟之内。

    傍晚时候,一身疲惫的阿道夫管家回到温博尔伯爵的城堡,准备向温博尔伯爵汇报宋太平一行人的今日行踪时,远远看到温博尔伯爵的已经不成人形的惨状和刺鼻的恶臭,饶是上过战场的阿道夫管家也惊吓的不敢靠近了,那七位欢喜教长老在这短短的几小时时间已经眼睛、耳朵、鼻子、牙齿、舌头、头发随着脓血脱落,这七位欢喜教长老已经命在旦夕了。

    前魂帝突然带着十名蒙头盖面的欢喜教教众赶来,一身欢喜教统一的装束让守卫塔楼的守卫一时间无法判断出前魂帝一行人的身份,加上第一次见前魂帝,便喝令道:“来者何人?亮出你们的身份印记!”

    前魂帝毫不留情的直接施展了灵魂风暴将门口的四名守卫击杀在当场,厌恶的捂住鼻子,高声呵斥着塔楼内没有中毒的剩下三名长老缘由,听着这三位长老没头绪的报完这一天多时间宋太平一行人行踪的流水账,让前魂帝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呵斥道:“一群蠢货,给我把这座塔楼堆上干柴浇上火油烧掉!这七个蠢货让我看着恶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新的温博尔伯爵。”

    前魂帝一挥手,施展灵魂风暴将那七名中毒的长老进行魂灭,终结了他们的痛苦,而被前魂帝任命为新一任温博尔伯爵的长老则是又惊又喜,唯恐这位前魂帝一时震怒难消,让他这位才当了几分钟温博尔伯爵的长老命归阴间,赴前面数任的后尘。

    前魂帝一侧身抓过阿道夫管家,追问宋太平一行人游览了哪些地方?在什么地方由长时间停留,都干了什么?

    宋太平一行人出了温博尔伯爵的城堡,穿过一片居民区,向少武远远的看到了一对跪伏在地上乞讨的母子,眼睛一亮,大致估摸了一下那对母子的身高体型完全可以和宋太平、萨达姆爱娜相对应上,向少武喊道:“阿道夫管家,请稍等一下,我们购买一些物品。”

    向少武在说话的同时,近身到阿道夫管家身旁,直接以闪电般的手速点住阿道夫管家的周身穴道,并将他催眠了,四名军士上前架住阿道夫管家,来到一处小吃摊上将阿道夫管家扶到座位上,萨达姆爱娜陪着向少武来到那对乞讨的母子面前,用波尔语说道:“这位大人想雇佣你们二天时间做一些事情,你们愿意吗?”

    那位母亲指了指自己和儿子的耳朵、嘴巴,以简单的手语表示自己和儿子听不见也无法说话的,宋太平在座位上看的真真切切,已经从那位母亲的手势中猜出他们的意思,也知道向少武找他们做什么,预计他们能否活着出温博尔伯爵城堡都难说的,向看管阿道夫管家的四名军士以眼神示意了一下,那四名军士一点头表示清楚了,宋太平便带着文昭林走了过去。

    萨达姆爱娜在向少武的示意下,以手势向那位母亲表示:向少武愿意出钱雇佣他们母子二人做些事情,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

    那位母亲警惕的看着萨达姆爱娜和向少武,将儿子护在身后,在那位母亲移动儿子的时候,宋太平发现他们母子二人体内器官衰竭的很严重,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宋太平平静的说道:“给他们二根金条,告诉他们,他们将要做的是死亡使命,给他们十分钟时间安排好后事吧。”

    萨达姆爱娜和向少武都是一惊,这一根金条就是十两金子,就是买十个奴隶都绰绰有余的,没想到宋太平不仅一出手二十两金子,还要告诉那乞丐母子雇佣的后果,这不是要吓跑这那乞丐母子吗?

    萨达姆爱娜皱了一下眉毛,还是按照宋太平的要求向那位母亲以手语告知,这次雇佣会有生命危险,接过向少武递过来的两根金条,直接放在了那位母亲的面前,那位乞丐母亲颤抖着拾起那两根金条,放在嘴边咬了一口那金条,发现是真的金条,抓起金条塞进怀里,颤巍巍的表示答应了这次死亡雇佣,询问是否可以让她见一下自己亲人最后一面。

    萨达姆爱娜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那位母亲的请求,这时有一名衣着华丽的胖子带着一群乞丐围拢过来,向少武见状猜出了这些乞丐的来意,当机立断的出手将其中两名身上有冤魂缠绕的乞丐瞬间烧成了焦炭,随手以灵气将那锦衣胖子抓到身前,紧紧盯着这个胖子,目露杀机的说道:“你这个混蛋,给老子听好了,老子给谁的金银,你若敢染指,老子会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一旁的萨达姆爱娜将向少武的话完整的以波尔语翻译给了锦衣胖子,那控制这一带乞丐的胖子吓的一哆嗦,就在昨天,因为那对母子乞讨的钱数太少,引得胖子大怒,让他手下的爪牙暴打了那对母子,并威胁那母亲若是今日还不能乞讨到额定的数额,他将活活打死瘫痪在床植物人状态的孩子他爹,并将她的年仅三岁的幼女卖到红楼,这位丧失人性的胖子见有修炼者为那对母子出头,吓的亡魂皆冒,哆哆嗦嗦的求饶,并表示可以还那对母子的自由身,任由他们在这一带乞讨而不收分文保护费。

    向少武将那个胖子扔在地上,冷冷的告知他要记住今日所说的。宋太平一行人跟随着聋哑母子来到郊外一颗大树旁搭起的草棚,宋太平看了一下瘫在床上、目光呆滞的中年男子,以敏锐的目光看到这名中年男子脑子内的淤血堵塞之处,也是造成这名中年男子丧失神智的主要原因,宋太平上前以小手抚在这名中年男子脑子内的淤血部位,以灵气击碎那些淤血块,以银针刺激了中年男子几大中枢穴位,唤醒了这名中年男子。

    宋太平拔下银针,站立到一旁平静的说道:“这位大叔,大婶和令公子的体内器官出血并严重衰竭,已经只有几日的寿命了,小子安排人出钱聘请大婶和令公子做一项秘密的死亡使命,你们有什么话,就尽快交流一下吧。”

    待萨达姆爱娜将宋太平的话翻译完,宋太平一行人出了草棚,听到草棚内凄切的哭声,大家心中不怎么好受,向少武叹息道:“师尊,早知他们母子如此凄惨,就另外找人选了,只是这么留下知情者活口,到时候魂帝顺着线索追查过来,他们还是要死的,我们也会暴露身份的。”

    宋太平微微一摇头,忧伤的说道:“向少武前辈,您所说的的确是不久后将会发生的事实,但若是我们也对无辜之人妄开杀戒,那和魂帝有多少区别呢?随后就安排那男子带着女儿离开南大坎州吧,或许可以留下一条性命的。”

    萨达姆爱娜估摸着时间,到了十分钟,进去将宋太平的意思向他们一家四口说明了,那名男子带着女儿来到宋太平面前跪下叩首后,揣着两根金条小跑着离开了,向少武将那对乞丐母子伪装成了萨达姆爱娜和宋太平,将文昭林伪装成了自己,把萨达姆爱娜伪装成了男子,宋太平和向少武戴上面膜,模样大变,向少武又将乞丐母子的相关于宋太平和自己的记忆从脑海中抹除掉。

    文昭林带着伪装后的乞丐母女来到小餐馆,向少武在隐蔽之处解除了阿道夫的催眠状态,由阿道夫管家带着众人继续参观游览,路途之上另外四名军士以去红楼逛逛一解男人的苦闷为由,离开了队伍,阿道夫管家只是嘿嘿一笑,作为过来人,还是可以理解的,全然不知真正的宋太平、向少武、萨达姆爱娜以及四名军士已经购买了骏马,策马向波尔帝国的首府奔驰而去。

    前魂帝一挥手,施展灵魂风暴将那七名中毒的长老进行魂灭,终结了他们的痛苦,而被前魂帝任命为新一任温博尔伯爵的长老则是又惊又喜,唯恐这位前魂帝一时震怒难消,让他这位才当了几分钟温博尔伯爵的长老命归阴间,赴前面数任的后尘。

    前魂帝一侧身抓过阿道夫管家,追问宋太平一行人游览了哪些地方?在什么地方由长时间停留,都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