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五十二章 真假魂帝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在波尔帝**用战车中给萨达姆英格尔整理遗容,在征用这个机械化运输队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萨达姆英格尔曾经的手下亲随冒死收敛回来的他的遗体,在宋太平取走萨达姆英格尔遗体时,这名血性的波尔帝国汉子差点和宋太平血拼起来,在机械运输队高级军官带人卸了这名汉子的轻机枪,并直接捆了他送给冒充前魂帝的向少武任意处理,宋太平便将这名汉子好生安置在萨达姆英格尔遗体旁,这名汉子看到宋太平如此礼待萨达姆英格尔的遗体,不断地询问宋太平到底是谁?宋太平没有回答他。

    车队一路颠簸着驶入南大坎州,向少武突然起身喝令车队停止前进,低声向一旁的宋太平说道:“师尊,那个混蛋在前面意图伏击我们,我感知到他那肮脏的气息了。”

    宋太平停下手上的整理萨达姆英格尔遗容事务,起身说道:“前辈,命令车队中空车头前探路,千万小心地面上的地雷,对于暴露出来的敌人火力,发现一处剿灭一处,掩护车队全速前进,不能停下,给那个混蛋更多的准备时间。”

    向少武立即让萨达姆爱娜向车队转达了宋太平的指令,并飞身站立在奔驰中的第二辆军车车顶上,高声喝道:“无胆的魂帝,你家爷爷向少武到此一游,还不滚出来迎接你家爷爷?”

    震耳欲聋的爆喝之声在空旷的平原地带震荡着,若龙卷风一般席卷着前方上百公里的范围,零散的树木剧烈晃动中树叶飘落,低矮灌木如劲风吹过一般抖动着。

    在战车中的宋太平目视着前方,猛然起身,对前来复命的萨达姆爱娜以及闻讯聚集过来的四名军士一字一顿的说道:“命令所有随行的机枪手分立战车两侧窗口,向10点钟和2点方向无差别射击!”

    四名军士迷茫的问道:“少主,什么是10点钟和2点钟方向?”

    萨达姆爱娜掏出怀表,掀起盖子向四名军士简要介绍了10点钟和2点钟方向位置,宋太平拿过一名军士的轻机枪,索要了五梭子子弹,插在腰带上,提着机枪,窜上车顶,踩在车顶金属板上,箭步飞跃,在奔驰的车顶上快速赶到开路的第一辆军用战车车顶,端起机枪,目光注视前方的路面。向少武不放心的一个纵身来到宋太平身边警戒,他已经感知到那位前魂帝的气息,还有数量不明的前魂帝爪牙气息在前方潜伏,担心宋太平的安全,直接撑起了火焰盾,准备防御前魂帝的攻击。

    宋太平抬枪瞄准射击着前方路面,一声巨响,在尘土飞扬中,一枚地雷被引爆,在黄土官道上炸出一个半米深一米直径的坑,在驾驶车辆的波尔帝**士震惊的一踩刹车,后面的车辆来不及避闪,一连串的追尾,宋太平探身对着驾驶车辆的波尔帝**士打出继续前行手势。

    开路的第一辆军用战车驾驶员被前方突然爆炸的地雷吓得手颤抖,再被从车顶探出身的宋太平一吓,差点吓晕过去,还是副驾驶位置的车队小军官机智,给了那驾驶员两耳光,怒斥了驾驶员几句,那驾驶员才回过神来,镇定了一下精神,继续驾驶军用战车前行。

    宋太平在随后的不到百米的路段,先后引爆了三枚地雷和打塌了二处路面陷阱,第一辆军用战车驾驶员托姆斯纳克雷眼睛里闪烁着星星,忘乎所以的大呼:“漂亮,丝毫不差,真是天神降世!”

    一旁的波尔帝国小军官附和道:“纳克雷,你虽说是我们波尔帝国一流的驾驶员,但要知道欢喜教教主带到身边的人都是整个北方大陆顶尖的高手,也不知道是军方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伏击欢喜教教主,真是不知道他们一家老小的死法会怎么个凄惨法。要知道三年前麦德磊中将起兵反欢喜教,三天时间五万起义军全部杀戮,麦德磊中将的妻女被剥光衣物绑在柱子上任由男子凌辱,到后面欢喜教竟然牵出骡马和大型犬来凌辱,那个惨啊。”

    波尔帝国的小军官老泪纵横说不下去了,车上的其他的军士眼睛也是湿润的,正在波尔帝国的官兵感慨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十一位蒙头遮面的家伙身着欢喜教服饰,中间的年轻人奸笑着,以天狼星通用语说道:“人帝大人别来无恙?本帝王来到天狼星的时候,就听闻你已经被驱逐回了世凡星,享受噬魂锁的美妙,没想到还能看到活的人帝大人,能够当面感谢人帝留在北大陆的徒子徒孙们资质就是好,让我这么快恢复了巅峰实力,我这儿的十名五血影侍还都是你徒子徒孙的后裔,我让他们血炼吞噬了历代老祖,才成就了五血巅峰,哈哈哈!”

    向少武闻言双目喷出实质的三尺火焰,以天狼通用语怒喝道:“区区魂族小辈,也配在老夫面前张狂?纳命来!”

    向少武飞身而起,凌空而立,直接施展了由极寒冰诀推演出来金木水火土五行功法,以其两两相克的原理形成的五行炼狱战技,耀眼的红色、蓝色、绿色、白色、金色五种颜色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能量流在向少武神识的控制下,相互交织着,以绚丽的光芒直射前魂帝。

    那位前魂帝并没有说大话,他的实力的确是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代价是将整个北大陆的全部修炼者都吞噬了,甚至连用他的影侍修炼之法培养出来的一些资质好一些的凡人也给吞噬一空,才得以恢复的。

    向少武的战技爆发威力还是很可观的,但是面对巅峰状态的前魂帝还是不够看的,前魂帝仅仅是一挥手,一股磅礴的魂力迎击上去,以魂力断掉向少武附在五行炼狱战技上的神识,那五行能量流便无声息的溃散成了能量粒子消散掉了。

    一旁观战的宋太平立即在脑海向金蝉子求助,金蝉子一道金光从宋太平左手手背上冲天而起,凌立半空,没有见她如何动作,前魂帝两旁的十名五血影侍已经翻滚着倒地,只是眨眼的时间,便成了十滩脓血,冒着黑色的毒雾。

    前魂帝张嘴吐出一口黑血,怨毒的目光扫射在金蝉子和宋太平身上,阴冷的以波尔语说道:“本帝王眼拙刚刚认出来,居然是大焱帝国的一字并肩王宋太平王爷亲自来我波尔帝国救人了,既然来了,就不用走了,和人帝一起留下来做客吧,我也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整个车队的波尔帝国官兵都听到了前魂帝的话语,知晓了现在指挥他们的并非是欢喜教的人,而是大焱帝国一字并肩王宋太平和他们第一次听到的大人物人帝,纷纷陷入如何抉择的困境中。

    在沉默了片刻后,开路的第一辆军用战车重新发动起来,用行动表明了叛出波尔帝国投靠大焱帝国宋太平的决心,在后面的军用战车上一名地牢的军官挺身而出,以波尔语高声喝道:“众位同胞们,今日的波尔帝国已经是欢喜教囊中物,我们的妻女任由他们教众欺凌,我们的百姓任由他们如家畜一般杀戮,三年前麦德磊中将率领五万勇士奋起反抗,可惜不敌欢喜教的妖术,今日我们的行动已经给家人带来了灭顶之灾,与其缚手受死,不如跟随宋太平王爷,以待来日杀回波尔帝国,斩杀欢喜教,解救我们的同胞!拿起我们的手中枪向欢喜教魔头射击,以表示我们效忠的决心!”

    随着第一串轻机枪响起,成片的轻机枪声在车队上响起,密集的子弹在前魂帝身前,被护体灵气挡住,仅仅几颗子弹射入前魂帝的体内。前魂帝也没有想到,自己揭穿宋太平的身份后,这些军人没有向宋太平他们射击,而是将枪口对准了他,一群卑微的蝼蚁也敢反抗,罪不容赦,在收拾了人帝和半空的金色虫子,要好好折磨这群蝼蚁,让他们知道反抗自己的代价!

    宋太平当机立断的高声喝道:“我和人帝留下断后,车队立即开赴军港,登军舰离开!”

    宋太平一个前翻跃下军用战车,几个纵跃来到前魂帝身前百米处地面上,抬起轻机枪对着前魂帝各处护体灵气的薄弱位置进行连射,金蝉子在空中以毒气向宋太平在前魂帝身上打开的破绽进行渗透,向少武也在抓紧时间平稳一下施展战技带来的反噬伤害,尽量恢复消耗的灵气,以便施展技能掩护宋太平离开险地,前魂帝的强大,让向少武感到无力和绝望,或许向少武恢复到巅峰状态,可以轻松灭杀这个前魂帝,但现在的灵力储备还是远远不够的。

    萨达姆爱娜快速将宋太平的指令翻译成波尔语,向车队的众位将士转达,随即车队行动起来,绕开交战之地,向南大坎州的军港疾驰。

    开路的第一辆军用战车驾驶员托姆斯纳克雷感慨的说道:“兄弟们,你们可曾见过这样能为首手下断后,将生的希望留给手下的将领?你们可曾见过能以这样的手法破除地雷和陷阱的将领?而且我记得小道消息传闻大焱帝国的铁甲舰和坦克的图纸就是出自这位一字并肩王宋太平王爷之手,在宋太平王爷幼年之时就已经开创了世凡盟,记得萨达姆英格尔王子曾经说过,在他们结盟之时,有天降闪电淬炼他们身躯,见证他们的盟誓,在喝下结盟酒之后,那五十位盟友都有不同程度的晋升实力,就算不是修炼者的,也在那一日晋升为了修炼者!我们跟随这样的王者,是我纳克雷三生有幸得遇明主,有了纳克雷的用武之地,为这样的明主死而无憾!”

    其他投诚的波尔帝国将士也在纷纷谈论着有类似托姆斯纳克雷的感慨,也有对家人即将面临灾难的担忧,也有对未来憧憬的,正如那名军官所言,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以前魂帝的残暴,即便不对前魂帝开枪,也不会放过他们和其家人的,见识了前魂帝的强大,方知麦德磊中将当年面对前魂帝的无奈,但人外有人,很显然人帝和一字并肩王宋太平正是他的克星,或许现在还不是前魂帝的对手,但加以时日,前魂帝将不是他们的对手,跟随宋太平会有报仇雪恨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