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五十四章 营救受阻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昆吾老祖小心翼翼的用柔和的灵气包裹着宋太平和向少武,将他们二人送到吞天龟长生的背上,随后昆吾老祖问出了自己和吞天龟长生共同的疑问:“宋太平侄儿,你可知是谁击退了那前任魂帝,并救治你们灵魂之伤的吗?”

    宋太平手扶着脑袋,回忆了一下,没有想起在昆吾老祖和吞天龟长生前辈来之前有谁来支援,猛然间宋太平想起来,自己痛苦的抱着脑袋在地上翻腾的时候,前任魂帝那一记绝杀虎头蛇尾,在自己被那记攻击余波击晕前,清晰的看到前任魂帝向着自己的方向跪伏在地。

    宋太平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位前任魂帝已经在向自己痛下杀手,意图击杀自己了,为什么突然拼着自己受战技反噬重创,也要收回他的绝技,更捉摸不透前任魂帝向自己这个方向跪伏的原因,宋太平迟疑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叔叔,我没有看到是谁来营救我的,在我昏迷之前,很清楚的记得那位前任魂帝向我这个方向跪伏在地。”

    吞天龟长生已经迈出的步子,猛地停下来,扭转大脑袋盯着宋太平,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诧异的说道:“少主,您叫昆吾老兄为叔叔,难道您的本体是鲲鹏?这前任魂帝虽然很不是东西,但在天狼星相互厮杀了这么多年,我们妖族、魂族的帝王是不会向他人跪伏的,作为天狼星自封的帝王,我们也知道出了天狼星,我们这点修为只够给强族做点心开胃的,但我们有着血性,有着不认命的本性,以各种手段来提升突破自身实力,以待有朝一日能够和外界的强族抗衡,即便是死,我们天狼星的妖族和魂族普通族人都不会给外族跪伏,除非是始祖的族群,比如鲲鹏一族就是万妖的起源,所有能开启血脉之力的妖族见了鲲鹏一族的族人都会有所礼让,见到鲲鹏一族前辈才会行大礼,而这魂族似乎没有始祖的,那位前任魂帝跪拜的是谁呢?”

    宋太平和昆吾老祖不约而同的问起了他们都关心的一个信息:“长生前辈老兄,外界的强族入侵过天狼星,还是有天狼星的高手去过外界?我们周边都有什么强族?”

    吞天龟长生奇怪的回答道:“至于外界强族有哪些?说来惭愧,我们天狼星的妖族和魂族曾经联合出动高手探索天狼星之外的行星,除了发现了世凡星,还遭遇了外界强者,只有我们两族帝王侥幸重伤逃回来,甚至没有看到外界强者的特征,只知道他们的实力太强,不是我们仙阶可以匹敌的。

    实不相瞒,在我的血脉传承中记载着鲲鹏一族一出生就是我们难以企及的宇宙本源级别,而你昆吾老祖的修为有些太低的离谱,少主修为应该接近鲲鹏一族的修为级数,但我这用真视之眼观看少主,还是人族形态,并非我们妖族化形,而且少主体内星罗密布了太多级别不等的禁制,昆吾老祖和少主可否告诉我,你们真实的身份呢?”

    昆吾老祖尴尬的一咧嘴,苦涩的说道:“我自己也对这么低的修为惭愧,按照母亲在血脉中的留言,她刚生下我就和鲲鹏一族的众多勇士们一起参加大衍宇宙保卫战去了,后来有个连真身都不肯显露的家伙,也就是天外天的主人,把我带到了这个灵气枯竭的世凡星,给我找了四名人族的小家伙作伴,连点修炼资源都不给我留下,就消失了近万年,在向少武攻入天外天的时候,都没有见他出现,在世凡星这儿,我还能提升到什么修为呢?

    至于我这可怜的侄儿,一出生就扔到世凡星,还被印封了全部修为,似乎连记忆都给印封了,遇上我还是机缘巧合的,发现了血脉之力共鸣,进一步探查发现他是亲兄长的孩子,而在我的记忆中还真没有这位神秘兄长的半点记忆,只是看宋太平传承下来的实力,就可以知道我这位神秘兄长实力恐怕高的难以想象!”

    宋太平心急如焚的再次打断昆吾老祖的话,低声说道:“长生前辈,这些身世之事,待我们脱险后,再议也不迟,现在我担心那位前魂帝既然在我们前往南大坎军港的路上设伏,那么很有可能,他也会在军港有所布置,一旦神机门的各位长辈和我三叔被波尔帝国的军士枪杀或转移关押,我们这次营救行动就彻底失败了,那些为这次营救行动付出生命的勇士们会含恨九泉之下的。”

    昆吾老祖尴尬的说道:“宋太平侄儿,莫怪叔叔一时激动,一万年了,除了你,我就没见到另一位鲲鹏一族的族人,我想回家,我想知道我的母亲是否在那场大衍宇宙的保卫战中活下来,我陪你们一同去南大坎州的军港,也能相互有个照应,再遇上那个混蛋前任魂帝,我也能助一臂之力!”

    昆吾老祖是口快心直的人,知道耽误了宋太平支援的时间会带来难以估量的人员伤亡,便展翅施展时空结界卷起吞天龟长生向南大坎州军港短距离瞬移。

    如宋太平所料,前魂帝在获悉宋太平一行人冒充他调用车队和地牢守卫将神机门的人和宋太平的三叔营救走,就猜测到宋太平一行人要劫持军舰撤离,故直接在军港布置了数百名欢喜教三血影侍长老以及五千名军士准备伏击宋太平一行人,甚至还将唯一一艘停泊在军港的铁甲舰布置了若干陷阱,安排海军司令麦德森大将调集全部舰船在近海伏击杀出军港的宋太平一行,并调动了空军侦查车队的位置并进行沿途骚扰轰炸。

    幸运的是宋太平所调动这支机械运输队驾驶员的驾驶水平在整个波尔帝国都是一流水准,并参加过规避空袭的演习,在盘旋在空中的波尔帝国直升机一开火,整支车队开始无序散兵避闪,地牢守卫也纷纷架起了机枪,对着天空中的波尔帝国直升机进行扫射,迫使直升机编队不敢低空扫射,在高空中扫射的子弹超出射程,就失去威力了。

    在一辆军用战车中萨达姆爱娜和四名宋太平从大焱帝国带来的军士们商讨着如何最小伤亡拿下南大坎州的军港,并夺下军舰,当时没有进行作战准备,那些投诚的波尔帝国将士随身携带的子弹不多,经不起攻坚战的消耗,用人体挡子弹冲锋更是愚蠢的战术,他们想过冒充欢喜教长老,伪造上三血影侍的特有纹身,蒙混过关,但是头顶上那直升机一直监视着,整支车队走到什么地方,波尔帝**方和欢喜教的家伙们都是一清二楚的,已无法再蒙混过去,一路上神机门众位英雄们和宋镇地的醉梦草毒瘾发作,鼻涕眼泪一大把,五官扭曲,痛苦异常,就是给他们机枪,也压不住轻机枪的后坐力,而且造成他们弃车隐入周围灌木丛,化整为零潜行都无法做到,神机门众位英雄们神智恍惚,经常神经质的大吼大叫,根本无法进行战术隐蔽。

    正在萨达姆爱娜他们一愁莫展时,宋太平一行人赶到,昆吾老祖以闪电般的速度在空中击杀了直升机驾驶员,空中盘旋的六架直升机终于坠毁在地面,冒着滚滚黑烟、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