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22章 不准在她面前乱来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无弹窗广告)

    “对,对,好像是姓俞,俞静雅。”

    欧阳枫顿悟的点头,能把一个村姑的名字记住,他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

    “如果俞静雅是村姑,那杨菁菁是什么?”叶北城挑眉:“夜叉?”

    费少城失笑,欧阳枫尴尬的瞪他一眼:“就算是夜叉也比一个村姑强。”

    “真的?”他邪恶地笑笑:“那如果时光倒退回一年前,夜叉和村姑摆在你面前,你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夜叉吗?”

    欧阳枫瞬间的呆愣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真的认为村姑比夜叉强,绝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哪怕是瞬间。

    “把村姑叫过来认识一下吧。”他迅速转移话题,不想再成为叶北城调侃的对象。

    “不行。”叶北城拒绝,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

    “为什么?”费少城皱眉:“其实我挺好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就是,叫过来吧,让我们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哪个地方吸引了你。”欧阳枫附和。

    包厢内灯光忽明忽暗,没有完全闭合的房门外,不时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暧昧**声,黑夜本就象征着迷乱,这种地方更是男人们纵欢的最佳场所。他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她的纯情与这里不协调。

    “一个村姑有什么好见的。”他没好气的凝视欧阳枫,心里切齿,这厮竟然把他挑中的结婚对象比喻成村姑,真让人无语。

    “不管是什么,总归要碰面的不是?赶紧叫过来吧,哥两个按捺不住地好奇。”

    “对对,北哥你就叫过来吧,总不能把嫂子一辈子藏兜里。”费少城难得与欧阳枫达成共识,两人一唱一喝十分默契。

    盯着他俩坚定的面孔,叶北城心想今晚要是不如了两人的愿,怕是要耳根不清静了。

    “答应我三个条件。”他晃了晃刚刚倒入杯水的红酒。

    “你就会让她过来是吗?”欧阳枫问。

    “恩。”

    “no problem!(没问题)”费少城连忙拍手。

    叶北城思忖片刻,开始说条件:“第一,不许对她说任何不敬之语,比如村姑之类。”

    “好……”

    “第二,不许刻意刁难或调侃她,比如问她和我的相识过程。”

    “好……”

    “第三,不行对她提起芊雪的任何事,更不许对她描述叶家的财富地位,任何让她有压力的话都必须只字不提,包括……”他话没说完,欧阳枫忍无可忍的打断:“等等,等等!我说你是不是对这娘们太仁慈了一点?难道你怕她受到伤害?你又不可能会爱她,担心这么多做什么?!”

    叶北城手指轻叩水晶桌面:“很好,我最后要说的就是这一点,我不可能会爱她这种话,不用你们提醒她,因为我早已经声明。”

    “……”欧阳枫无语,费少城亦是。

    拿出手机,在他还没有拨通俞静雅电话前,用警告的眼神再次睨向两个已经无语的人,想见一个他不想让他们见到的人,妥协是一个必须要谨记的态度。

    城市的夜晚总是张扬四射,喧嚣的夜市虽然普通,却是每个城市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

    俞静雅与尹沫在露天大排档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正要挥手告别之时,电话响了。她盯着号码,有些犹豫又有些恍惚,好几天没联系,都快要忘了这号人。

    “喂,有事吗?”

    “现在方便吗?如果方便到魅影来一下。”叶北城给了她拒绝的空间。

    魅影?静雅思忖,那不是本市最大的夜总会么?他让她去哪个地方做什么?那可是男人的天堂……虽然想不通,她还是来到了目的地,伫立在本市最繁华的地带,两个烫金大字‘魅影’透着神秘的格调,释放着暧昧的风情,五彩迷离的霓虹灯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的半步也迈不开,叶北城只说有两个朋友想见见她,其它的并未解释太多。

    他不解释,她也不好问的太啰嗦,她与他之间,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其实也不复杂。

    鼓起勇气,拿出无敌小强的精神,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这是俞静雅第一次踏足风月场所,她惊诧的凝视着眼前所能目及的一切,性感的印度女郎跳着勾魂摄魄的钢管舞,宽阔的舞池内一对对男女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他们毫无顾及的亲吻,抚摸,极尽风月……声色犬马之地,男人要的是魂销,女人要的自然是放浪。

    “你好,请问是俞小姐吗?”一名领班模样的中年男人走到她面前,颔首询问。

    她疑惑的点了点头:“是的。”

    “叶先生让我领你过去,请随我来。”他作了个请的姿势。

    “谢谢。”紧跟着中年男人,穿过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步伐停在了一号包厢。

    推开包厢的门,中年男人恭敬的汇报:“叶先生,你要等的人我带过来了。”他回头撇了俞静雅一眼,然后让出一条道,“俞小姐,请进。”

    作了个深呼吸,抱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入了内,除了叶北城,印入眼帘的是二对犀利的眼神,正目光如炬的上下打量她。

    “来了。”叶北城勾起唇角,指了指身旁的位子,示意她坐下来。

    “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俞静雅小姐。”手伸向对面两个人:“这位是欧阳枫,这位是费少城,两位皆是我朋友。”

    静雅嫣然一笑:“大家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她礼貌的点头,欧阳枫盯着她矜持的表情,排除对她的成见,刚才那一笑,颇有一种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感觉。

    “嫂子别客气,都是自己人,随意就好了。”费少城意味深长的睨向叶北城,似乎有些理解了他的举动,虽然这个女人出身平凡,但眼神看起来很单纯,对于复杂的男人来说,这样的伴侣永远都不会让你感到累。

    “叫我静雅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嫂子这个称呼挺别扭的。”欧阳枫愣愣的与费少城对视一眼,两人皆在心里吁唏:“看不出来还挺豪爽……”

    “最近好吗?”叶北城替她倒了杯果汁。

    “恩,蛮好的。”她笑笑,移开那杯果汁,倒了杯啤酒,视线移向费少城:“第一次见面,敬你一杯。”

    仰起下巴,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再斟一杯,转向欧阳枫:“以后就是朋友了,这杯敬你。”

    在对面两个男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一连喝了两大杯啤酒,虽然这年头女人喝酒不稀奇,可如此爽快的个性他俩还是头一回遇见。咽了咽口水,欧阳枫僵硬的回敬一杯,心里思忖,这女人看似柔弱,言行完全与外表相差甚远,果然是不简单……

    “我去下。”他站起身,对费少城使了使眼色,两人便一同走出了包厢。

    站在灯光偏暗的角落,欧阳枫不无担忧的说:“少城你看出来没有,这女人绝对有城府!”费少城摇头:“没看出来,怎么看的?你教教我。”

    “那你说说,你都看出来什么了?”他没好气的反问。心里十分的恼火,为什么他能一眼看出的东西,北城当局者迷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少城也近墨者黑了?

    “我看出来她挺漂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