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23章 丢脸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老大?“……”欧阳枫彻底无语了,本意是想整整她,结果偷鸡不成反拙把米,不仅被她看出了脖子上的抓伤,还被她喊成了大叔,你纠正她,她还理由充分的解释你看起来像老大,他活了二三十年,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先打击你,后捧你上天……像犯了哮喘病一样,欧阳枫一口气差点没憋过来,费少城幸灾乐祸的拍他肩膀:“哥们,别在意,嫂子不是说了吗?她眼神不好……”

    “对,对。”静雅假装无辜:“我眼神不好。”

    “嫂子……”欧阳枫重重的喊了声,“北城才是老大,不仅仅指的是年龄,还有相貌,金钱,社会地位,统统这个,明白?”他竖起大拇指。“明白……”她迅速点头,继而把视线移向叶北城:“能让老二和老三别再喊嫂子了么?”“……”老二老三?欧阳枫揉了揉胸口,压低嗓音询问身旁的费少城:“听到没有?她说咱俩是老二老三,像不像村姑?”

    “就算是村姑,也是一个美丽的村姑……”费少城的回答让某人的心彻底凉透了,看来这场没有硝烟的逐角战,注定是他一个人孤军奋斗!

    “嫂子的酒量似乎不错,咱们来拼酒吧。”强忍着一口怨气,欧阳枫喊来服务生,“把你们这里最好最烈的酒送几瓶过来,另外最美的姑娘也叫几个过来。”

    静雅惊诧的抬眸,她确定没有听错,这间包厢很快就会成为古代的窑子。“要不我先走吧?”她轻声询问叶北城,眼神有一丝淡淡的不悦。毕竟当着她的面叫姑娘,等于是无视了她的存在,就算没有情,没有爱,自己未来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眼皮底下打情骂俏,也是一种让人无法容忍的难堪。

    “嫂子你怎么能走呢?!咱哥刚准备要和你拼酒,可别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欧阳枫敏感的听到了俞静雅对叶北城说的话,连忙阻止。既然在唇枪舌战上占不了便宜,那就换种方式,叫小姐是为了刺激她,喝酒则是为了让她原形毕露。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哪怕是贪婪,也会暴露无遗……“是啊,今天第一次见面,多玩会吧。”费少城也出声挽留,他的目的很纯粹,和欧阳枫完全不同。为难的把视线睨向叶北城,只要他点头,她立马冲出这间‘暗藏杀机’的包厢。

    “等会我送你。”最后的希望破灭了,静雅颓废的低下头,盯着自己白皙的手,慢慢将十指合拢。恍惚间,包厢的门被推开,接着走进来五六个身穿兽皮的女郎,个个美艳动人,性感火辣。“叶先生……”一声柔得能滴水的嗓音风一样飘进俞静雅耳中,她厌恶的瞪向声音的来源,是领头的一个女人,丰满的胸部露出白皙的沟沟,水蛇腰摇曳着让人血脉愤张的风情,翘起的臀部更是刺激着男人的视觉神经,像一块软柿子缓缓的砸向叶北城……静雅迅速与身旁的男人保持距离,鼻端萦绕着浓郁的香水味,心里鄙夷的感叹:“岂是一个‘骚’字了得啊了得!!”“等一下——”在那块软柿子即将落入归宿的刹那间,叶北城用手挡住了,他一把揽过俞静雅的肩膀,很清楚的说:“我有女人。”

    气氛瞬间陷入了空前绝后的僵硬,兽皮女郎倒也不是,不倒也不是,身体倾斜的姿势看起来异常滑稽。

    欧阳枫郁闷的瞪向叶北城,他的一句‘我有女人’等于是维护了俞静雅的处境,费少城心里清楚欧阳枫打的什么算盘,所以脸上挂满了促狭的笑。

    “到那边去。”叶北城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兽皮女郎扫兴又尴尬的转过身,换了个目标,砸向费少城。

    另外几个女人有了前车之鉴,纷纷识时务的蜂拥向了不会被拒绝的对象。

    “北哥,有必要这么秀恩爱么?”欧阳枫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这句话令俞静雅如坐针毡,两个脸颊更是像被火烧了一样,叶北城的大掌已经把她揽到了贴身处,如此近距离的挨在一起,除了不适应更多的则是尴尬。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她试图与他分开,奈何他感觉到了她的反抗,反而加重了禁锢的力度。被叶北城搂住肩膀确实挺难堪,毕竟她们彼此都清楚,这不过是演戏,可转念一想,如果叶北城不考虑她的立场,而是与那些兽皮女郎卿卿我我,难道她不会觉得更难堪吗?

    于是,她停止了挣扎,露出清秀的笑容,替叶北城回答:“这不是秀恩爱,这是对妻子的尊重。”

    欧阳枫意味深长的调侃:“咱们三个人,也就北哥最专情了。”头一扭,视线移向费少城:“是吧,哥们?”他所指的专情当然不是指对俞静雅,以为她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其实,静雅她清楚。

    “行了,喝酒吧。”叶北城岔开话题,说明他也知道欧阳枫若有所指。“好,嫂子我敬你!”欧阳枫举起一杯烈性白酒,然后一口饮尽。放下酒杯,等着鱼儿上钩,静雅没有令他失望,回敬了一杯。接着又是敬第二杯,第三杯,到第四杯的时候,他有些撑不住了,心里不住的谩骂:“娘的,这女人怎么还不醉……”

    “别喝了。”叶北城夺过俞静雅手里的杯子。

    “别扫了他的兴。”她复又夺回杯子,心里明白欧阳枫绝对不是想跟她喝酒那么简单,既然他要玩她就陪他玩,她倒是想看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第七杯结束的时候,欧阳枫彻底的不行了,他神智不清的扔下杯子,开始胡言乱语……

    “北哥,我劝了你多少次了?你……你为什么就不听?你……你为什么不相信,这个……这个女人接近你……她动机不纯!!”叶北城眉头一皱,对忙着与兽皮女郎周旋的费少城使了个眼色,他立马站起身解释:“不好意思嫂子,他醉了我送他回去。”

    “我没醉!我清醒着呢!”欧阳枫踉跄站起身,指着俞静雅说:“喝,我们接着喝!”费少城一把拽住他,训斥道:“喝什么喝?跟一个女人拼酒醉成这样,还不够丢脸是不是?”

    “你懂什么?”他双目一瞪:“等我把她灌醉了,她就会说出接近北哥的目的!”

    俞静雅愣了愣,心里顿悟:“原来如此……”费少城无语的揉了揉额头,真不是一般的丢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