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25章 造个人出来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l小说]

    “就是……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吧?”即使欲言又止,还是完整的说了出来。

    俞静雅邪恶的笑笑,压低嗓音哀怨的训斥:“你还好意思说,当然做了!”

    “……”无语的沉默,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消化‘做了’这两个字。

    “做什么了?”叶北城的声音有一丝紧张。

    “做了你不该做的事!”她继续逗他,极力压抑着想笑的冲动。

    紧急的刹车,叶北城俊眉紧紧拧在了一起,不得不承认,俞静雅的话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早上醒的时候,看到隔壁客房已经没了人影,他也没往多处想,刚才出门前洗了个澡,依稀的勾起了昨晚零碎的记忆,他好像把谁搂在了怀里?

    为了证明那只是他自己的幻觉,所以特地打了个电话向俞静雅确认,此刻,听了她的回答,无疑是让他陷入了无形的尴尬……

    “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对着耳机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我知道,要不是因为芊雪,你也不会喝那么多酒。”

    “什么?”叶北城震惊了,“我还提到她了?”

    “是啊,你还把我当成了她,抱着让我不要走呢。”

    叶北城懊恼的揉了揉额头,很自责的问:“然后呢?”

    “然后……没了呀。”

    “没了?”他似乎听不明白她的意思,提醒道:“你刚才不是说我还做了不该做的事吗?”

    “难道你把我误会成别的女人抱着不放,不是不该做的事吗?”

    “……”这也叫不该做的事?

    “今晚到我那里去。”叶北城虚惊一场后,仍然没有挂电话的意思。

    静雅愣了愣,不解的问:“去干什么?”

    “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不该做的事。”

    “……”终于轮到她无语了。

    一个恍惚的时间,叶北城淡淡说了句:“好了,我到公司了,拜拜。”

    “等一下。”静雅回过神,连忙喊道:“关于你假传我怀孕的事到底要怎么办?我同事已经好奇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工作了!”

    “此事再议。”他急着挂电话,已经没了什么耐心。

    “那我们结婚的日子确定了吗?”总不能别人好奇的问题,她都一问三不知。

    “晚上去我家再说。”

    叶北城果断挂了电话,俞静雅对着手机郁闷的咆哮:“我都没答应晚上去你家,你自作主张个什么劲?!”

    果然物以类聚,个个都是自以为是的象征。

    下午三点,她收到了叶北城的一条短信:“晚上去我家等着,结婚的日子已经确定,见面详谈。”

    她承认自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他让她去等着,她就真的去等着了,尽管上午那会还对他强势的命令火冒三丈。

    到了叶北城的别墅,看他的车不在门口,就以为他还没回来,谁知半小时后,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

    “喂,你怎么还没来?”他莫名其妙的问。

    静雅秀眉一皱:“谁没来呢?我等你半天了!”

    “什么,你在哪里?”

    “你又在哪里?!”她没好气的把视线睨向大门的方向。

    “我在家啊。”

    叶北城已经开了门走出来,他拿着手机举目四望,“你是不是真来了?我怎么没看到你?”

    “叶北城,我在这里呢。”俞静雅挂了电话,用力的摇了摇手臂。

    视线相交的一刹那,用叶北城后来的话说,他真的很无语,因为何静雅竟然坐在他别墅左侧的梯子上,长度约有5.4,等于整个人都是悬在半空中。

    “你……你怎么坐那上面?”他震惊的瞪着她。

    “切——”静雅一边往下爬,一边埋怨:“还不是等你啊,坐的高看的远,看看你这个大忙人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

    “我早回来了,你不会按门铃吗?”他上前一把扶住梯子。

    俞静雅利索的跳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郁闷的说:“我怎么知道你在家呀?我看你车不在门口。”

    “车子送去美容了。”他解释一句,指了指门的方向:“进去吧。”

    进了客厅,他替她倒了杯果汁,静雅握着杯中黄黄的液体,一本正经的问:“我们是先谈婚期的事,还是先谈怀孕的事?”

    “婚期定在本月十九号。”

    十九号?

    “这也太快了吧,只剩两周了。”

    叶北城慵懒的笑笑:“比起之前说好的七天结婚,已经晚了许多。”

    他见她没有回话,便探究的问:“你后悔了吗?”

    “不是。”静雅摇头:“我只是在想,结婚该做些什么。”

    “拜天地,入洞房,不就这些事……”他故意调侃。

    静雅翻了翻白眼,知道他是作弄她。

    “我们结婚后各过各的吧。”她提议。

    “啊?怎么各过各?”

    “就是……”她有些难为情。

    “没关系,直说好了,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叶北城怂恿她直言。

    “就是别睡一张床可以吗?”

    “……”那叫夫妻吗?

    “为什么?”

    吞了吞口水,她忐忑的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们虽然结婚了,可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叶北城愣了愣,随即点头:“是,然后呢?”

    “既然我们是朋友,彼此间又没感情,睡一张床上你不会觉得尴尬吗?”

    “如果分房睡,谁相信我们是夫妻?你难道忘了,结婚后是要和我父母住一起。”

    他提到了现实的问题,对于睡不睡一张床上,他根本就无所谓。

    “我的意思不是分房,是分床,也就是说我睡床,你睡沙发或地上……”

    “为什么?”叶北城眉头一挑。

    静雅堪堪一笑,诺诺的问:“难道你忍心让我睡沙发或地上?”

    可怜又无助的眼神仿佛在告诉他,这是你欠我的……

    “好吧。”他妥协了,但随即要求:“除了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我们只是朋友,而不是夫妻。”

    “好的。”她也妥协了,心里忍不住的失落,一桩婚姻被她和叶北城洽谈的越来越像商业交易。

    坚硬的城市里没有柔软的,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

    这是俞静雅最喜欢的一句话,她不是林黛玉,她的生活同样不是。

    “怀孕的事怎么办?”焦虑的提醒,这件事搁在她心头,始终是心事。

    “上次不是说过了。”叶北城玩味一笑,没个正经样。

    造个人出来?

    静雅横眉竖眼的拿抱枕砸他:“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都急死了!!”

    他用手臂挡住她的攻击,继续逗她:“你急什么?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软绵绵的抱枕雨点似的砸在他头上,两人笑作一团。

    叶北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稍微用点力就把她摔倒在沙发上,他居高临下的调侃:“不让我胡说,那我就胡作……”

    静雅抬脚用力一踢,结果不偏不倚的踢到了不该踢的地方,北城痛的“嗷”一声,毫无知觉的压在了她身上。

    气氛瞬间凝结了一般,两人的面孔近距离挨在一起,鼻尖贴着鼻尖,姿势暧昧无比,尴尬的僵局持续了数秒后,他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别乱踢,我们家四代单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