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27章 脸都丢尽了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原本他只是担心她会感到自卑,所以才会送了套衣服过来,企图让她底气十足,不过此刻看来,她远比他想象中坚韧许多……

    车子停在了叶家的大宅门前,静雅下了车,打量着眼前亦古亦今又气势磅礴的建筑,仿佛已经看到了两张严肃面孔下,散发的贵族气息。

    “有我在,别紧张。”叶北城站在她身后,轻声安抚。

    “应该你别紧张才对,我不是白雪公主,你也不是白马王子,所以不会让自己身处险境,然后等着你来救赎!”

    呵,叶北城的唇角露出了一抹浅淡笑容,她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他确实多虑了……

    开门的仍然是何柔的父亲,他称呼了声:“少爷。”然后把视线移向了静雅。

    “静雅,这是海叔,叶家的总管。”叶北城指着施定海介绍。

    俞静雅微微颔首,“您好,海叔。”

    “恩。”没有太多的热情,施定海面无表情的应了声,就算招呼了。

    穿梭于风景秀丽的走廊,她没有心情去欣赏周边的环境,心里盘算着,一个总管都这么眼高于顶,真正的主人该多么遥不可及……

    三五个一排的佣人,分别直立于客厅的正门,他们很想看看叶家未来的少奶奶长什么样,却因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家规,压抑着好奇,循规蹈矩。

    “少爷……”佣人们闻听脚步声,纷纷俯首,静雅目视着两排低垂的脑袋,垂下了,便没一个人敢抬起。

    无形中,还没有见到核心人物,她便已觉得“鸭梨”山大。

    叶家的客厅面积宽广,足有近百平方,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多幅名贵的字画,静雅并不懂鉴赏,之所以觉得名贵,只是凭的感觉……

    跟着叶北城的脚步,渐渐走向深绿色的欧式沙发,在沙发的左边,端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无情的痕迹,她的皮肤很白,白的看不出一丝皱纹,头发高高的绾起,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旗袍。

    从静雅的角度看过去,真的有点像传说中的皇后,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透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犀利!

    “爸,妈。静雅来了。”叶北城站到沙发的中央,向两边坐着的人介绍。

    相比与窦华月的犀利,叶国贤的表情也友善不到哪里去,他天生就威严,加上对这桩婚事的不满,态度自然是热情不足冷漠有余。

    “你就是俞静雅?”

    叶夫人站起身,围着她前后左右打量一圈,没有婆婆见媳妇的亲切,有的只是明显的不悦。

    “妈,注意你的语气。”

    窦华月脸色一沉:“北城,妈不用你教训。”

    叶国贤轻咳两声,指着沙发说:“坐吧。”他没有指名道姓,但静雅还是机灵的坐了下来。

    “俞小姐,我儿子执意要娶你的原因你知道吗?”叶国贤紧绷着脸,凝视着她诧异的面孔,欲言又止。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因为……”

    叶老爷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静雅及时打断了。

    “伯父,您不用告诉我,我知道。”

    “哦?”叶国贤颇意外。

    “如果你想告诉我,是因为芊雪,那么就不必了,因为这不是秘密。”

    叶北城慵懒的站在静雅身后,两只修长的手臂搭在沙发背上,刚才他还担心她会应付不来,不过此刻看来,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她,绝对有这个能力应付。

    叶夫人和叶老爷脸上明显有着讶异之色,他们认为如果眼前这个女人连这一点都清楚,还执意要嫁过来,那么只有两种原因,第一,她太爱他,爱到不顾一切。第二,她居心叵测,她想拥有所有贪婪女人都渴望的东西。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和北城结婚?难道你根本不在乎两人同床共枕,他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窦华月用嘲讽的语气质问,仿佛她已经确定,静雅看重的只是叶家的财产和权势。

    “伯母,这个您和伯父不用担心,任何一个男人一生中都不可能只爱一个女人,北城以前爱过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自信以后他会爱上我。”

    笃定的回答,镇定的表情,叶老爷冷笑一声,好狂妄的口气。

    一个人如果伪装的好,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就如同此时此刻,静雅把自己伪装的很好,自信而且坚强,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心里到底有多紧张……

    说什么叶北城以后会爱上她,简直就是鬼话连篇,他很早前就强调过,不可能会爱她,无比笃定,肯定,坚定的语气!

    “可以吃晚饭了吗?”叶北城戏谑的把视线移向父母,他对静雅今晚的表现很满意。

    “时间还早,怕饿着你未婚妻了吗?”叶夫人眯起眼。

    他笑笑,指着静雅说:“不让她先吃饱,怎么有力气回答你们刁钻的问题?”

    刁钻?

    叶国贤对他说话的态度很恼火,猛的拍了下桌子,把对面的静雅吓了一跳,早听闻叶北城父亲脾气火爆,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你是想说我和你妈在无理取闹吗?”

    气氛陡然间紧张了许多,静雅忐忑的凝视着叶北城,真怕他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或者,她就成了罪魁祸首。

    “爸,你火爆的脾气真得改改了,今天静雅第一次来拜见你们,你说你发什么火?”叶北城一脸从容的指了指楼梯的方向:“静雅,你先到楼上休息一会,吃饭了我叫你。”

    一听可以暂时避开令人窒息的气氛,她如蒙大赦一般站起身:“好。”

    “我房间在左边第三间。”叶北城提醒。

    静雅点点头,迅速消失在他们眼前。

    推开了叶北城的房门,最先吸引她眼球的是床头上悬挂的一副油画。

    几乎是第一眼,她就想起来了这副画的名字《深渊》。

    她诧异的向床边走近,不敢置信叶北城的房间竟然会有这样的艺术气息。

    这副画她在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在美术馆看过一次,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当时一位美术系同学告诉他们,这副画的背后有一个小故事。

    故事讲的是一个磨坊主的女儿与一青年农民相爱,而女儿的父亲坚决反对。设法买通征兵局,结果青年给抓去当了兵。(旧时俄国的兵役制是终身的)姑娘闻讯深感绝望,便从该桥跳入水潭。

    当时吁唏的是,两人身份的差距注定无法相爱,如今身临其境,她不得不承认,多少年来,门当户对,始终是无法跨越的距离……

    把视线移向了其它地方,不愧是叶北城的房间,无论是色调还是风格都相当有品位。

    房间里有很多他自己的照片,从照片的背景来看,几乎都是国外。

    “为什么没有她的照片呢?”静雅郁闷的嘟嚷,她觉得一个男人如果爱一个女人,那么他的房间肯定会有两人的合影,或者她的独照。

    可是她巡视了半天,也没看到半个女人的影子,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她也不例外,她好奇叶北城爱的女人到底长的什么样?

    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楼下一点动静也没有,俞静雅有些坐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