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30章 她要的,会自己给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黯然转身,尹沫以前说的对,贪婪的人,尊严根本不值]

    一夜无眠,她想了很多很多,将来,她不能把叶北城当成自己的依靠,女人要想活得骄傲,唯有让自己变得强大。

    翌日,静雅在办公室里统计报表,经理程广的电话打了过来。

    “俞助理,你过来一下。”

    这个时候经理叫她过去,她实在猜不出是什么事。

    步伐停在经理室门口,她轻轻敲了敲门——“进来。”程经理的声音。

    “经理,找我什么事?”静雅疑惑的问。

    “哦,小俞,坐。”

    程广亲切的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昨天我见到的那位真的是你男朋友吗?”

    静雅一愣,难道他把她叫来,是想谈论叶北城?

    “是的。”

    “太好了……”

    太好了?叶北城是她男朋友,跟他有什么关系?

    “小俞是这样的。”程广清了清嗓子:“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昨天见到的那位竟然是叶氏集团的叶北城。”

    他说的无比感概,静雅更觉疑惑了,“经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刚刚姚总把我叫了过去,他说叶氏集团旗下的服装分公司,最近有一笔很大的订单还没有敲定生产商,刚好我们公司也在这笔订单的竞标名单中,所以……”

    程经理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静雅自然听的也很明白,她为难的摇头,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程广又说:“姚总说了,俞助理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如果这笔订单签约成功,以后公关副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

    条件很诱人,可惜找错了人。

    “不好意思经理,这个我办不到。”她毫不犹豫的婉拒。

    “为什么?这个又不是很难的事!反正给别的公司生产也是生产,我们公司的生产能力又不差。”

    静雅摇头:“不是这个原因,是因为我不想干涉他商业上的事。”

    要她去跟叶北城要订单,干脆杀了她算了……

    “小俞,你别这么死脑筋,有资源高升就不能浪费,否则能力再强也是徒劳。”

    程广不死心的劝导她,刚才他已经在姚总面前拍下胸脯,这事包在他身上,万万没想到俞静雅竟然会拒绝!

    “经理,你什么也别说了,这事我真的无能为力,还是让公司公平竞争吧。”

    她站起身,再次坚定的拒绝,没等程广反应,马上逃出了经理室。

    程广对着她消失的背影,恨铁不成钢的跺了跺脚,真不知是俞静雅太傻,还是他自己说服人的能力太差!

    静雅以为这件事她不同意便会不了了之,然而三天后,同事无意中的一句话令她深感不安。

    “生产部马上要忙的不可开交了。”

    “为什么啊?”她疑惑的询问。

    “听说公司最近接了一笔大订单。”

    “从哪个公司接的?”

    “这个不太清楚,我又不是业务部的……”

    她很想去问经理是怎么一回事,但想想又觉得不妥,假如跟上次的事没有瓜葛,或者就算有瓜葛,也是公司公平竞争而来,岂不是问了不该问的。

    思来想去,她觉得这件事问叶北城可能最清楚。

    下午她用公司的电话打给他,接电话的却不是他本人。

    “您好,叶总在开会,有什么事需要转告吗?”

    这声音听起来很耳熟,秀眉一皱,她不确定的问:“你是叶北城的特助吗?”

    电话那端立马回答:“是的,咦,你是总经理夫人?”

    “我是俞静雅,麻烦你让他结束会议后,给我回个电话好吗?”

    “好的,太太。”

    “……”这是什么特助啊,马屁拍的也太响了点。

    一个小时后,她接到了叶北城的电话,简单说明想和他一起吃晚饭,叶北城爽快的答应。

    他们约在了上次的湘菜馆,尽管他一再强调要到公司接她,静雅却不敢再让他来了。

    下了班便直奔目的地,看到叶北城的车停在一处较醒目的地方,她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怎么来这么早?”拉开他对面的椅子,随口问。

    叶北城扬了扬手腕的表:“是你来晚了。”

    她凑近一看,吁唏:“才晚二分钟而已……”

    “我比较有时间观念。”

    好吧,他有时间观念,俞静雅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开门见山问:“听说你公司旗下有个分公司需要生产一批服装是吗?”

    “是啊。”叶北城点头。

    “那现在敲定生产商了吗?”

    紧张的等他回答,却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不是给你们公司了。”叶北城轻描淡写。

    这个回答颇具威力,她顿时心跳加速,“为什么给我们公司?”

    俞静雅多么希望他说,是你们公司竞争所得。

    然后,他的回答不仅令她失落,甚至让她非常气愤——

    “是上次你们那个什么经理找了我,说要给你升职,条件就是把订单给你们。”

    这对静雅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因为父母的缘故,她已经在叶北城面前抬不起头,现在程经理又背着她做出这种事,顿时,委屈的泪眼婆娑。

    “嗳,你怎么哭了?”叶北城慌了手脚。

    “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没有想利用你升职!”她哽咽着解释,总想给自己留点自尊,可身边的人却从不给她机会。

    “我又没说你利用我。”他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我知道这跟你没关系,如果你有这个意思,会直接找我,而不是你们经理自己出马了。”

    百口莫辩的状况下,叶北城的信任无疑是最好的安慰。

    “谢谢。”她抿了抿唇,终是没让眼泪落下。

    “这个你看下。”他递过一张清单:“是给你准备结婚的物品,还有给你父母准备的聘金和礼物,有什么不妥或需要加什么,你直接告诉我。”

    静雅接过来大致看了看,放下清单:“你给的未免太多了,不用这么多的。”

    想到父母如果看到这张清单的表情,她就觉得很难过……

    “应该的,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父母。”

    叶北城的坚持,让她无法再继续拒绝,但她心里明白,就算现在给的再多,也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

    “静雅,谢谢你为了保全我的名誉而没有退缩,我很自私的把你留在身边,连目的都这么明确,真的很愧对你……”

    叶北城双眸满是愧疚,静雅连忙摇头:“没关系的,你别这么说,我的目的不也很明确吗?所以没有谁对不起谁,也没有谁愧对谁。”

    幸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只有傻子才会想太多。

    “我能给你的,以后绝不会吝啬。”这是叶北城在婚前给她最后的承诺,尽管,对静雅来说,并不重要。

    将来,她不会妄想他给予任何,她想要的东西,会靠自己努力创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