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32章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你跟他说什么呢?”叶北城重新走到她身边,静雅好奇的问。

    “没什么。”温柔的凝视着她:“你之所以觉得紧张,是因为和我之间特殊的关系吗?”

    静雅一愣,“好像是吧。”不确定的回答,其实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这样吧,你就别把我当成你要结婚的对象。”

    “啊?那我把你当成什么?”

    叶北城想了想:“当成……就当成爸爸。”对,爸爸,和自己爸爸合影,应该不会觉得紧张或尴尬了吧。

    爸爸?“……”静雅“噗嗤”一声笑了。

    “我可没你这么年轻帅气的爸爸。”她粉拳一握,“占我便宜是不是?”

    “我也没你这么美丽漂亮的女儿。”叶北城抱住她的腰:“这谁家的闺女啊,长的这样好。”

    静雅咯咯大笑,镁光灯瞬间闪个不停……

    后来的拍摄很顺利,叶北城想尽一切办法逗她开心,长发摄影师也不再勉强她按他的要求去摆动作,没有了束缚和压抑感,自然也就不会再觉得紧张。

    这是婚礼前的最后一天,过了今晚,一切都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时间还早,我想去看看海。”叶北城驱车送静雅回家,半途中她冒出这么句话。

    调转车头,叶北城没问为什么,直接把车开到了他的别墅。

    静雅走到露台中央的躺椅上坐下,过了一小会,叶北城拿来几瓶罐啤。

    “想什么呢?”他好奇的睨向她。

    “我在想,要不要像偶像剧里那样,逃个婚什么的。”

    噗……

    叶北城差点被一口酒呛死,“逃婚?你忘了我们可是领了证的,逃到哪也没用。”

    就知道是没用,所以也就想想而已,真给她逃的机会,还不一定有那勇气。

    “我送你回去吧,今晚务必好好睡一觉,明天我想看到你荣光焕发的样子。”

    叶北城站起身,静雅慵懒道:“再等会吧,还早呢。”

    “你回去不用准备一下吗?走了。”他伸手拉她起来。

    “就坐一会,一会就好。”她像个耍赖的孩子,紧紧抓住躲椅的扶手,死不肯起来。

    “你就这么不想离开我吗?”叶北城俯身,近距离调侃:“一晚都等不及了?”

    “滚……”她慌忙推开他:“走就走,讨厌。”

    这一晚,是俞静雅单身的最后一晚,清晨,她还在睡梦中,敲门声,手机铃声,楼下说话声,同一时间全部奏响。

    她起身趴在窗台往下看,顿时两眼瞪成椭圆形。

    一条红红的地毯铺了几百米外,红毯两边围满了街坊邻居,母亲正挨个发着喜糖,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喜庆。

    床上的手机不停的叫嚣着,是叶北城打来的,“起床了没有?”他问。

    “起来了,我家楼下的地毯是你弄的吧?”她吝啬的父母可舍不得这般破费。

    “恩,打扮漂亮点,我九点钟过去接你。”

    叶北城安排的婚庆公司,准时来了两名化妆师,静雅天生丽质,稍加雕琢便宛如一朵绽放的花朵。

    “小雅,爸真是以你为荣啊,早上叶女婿派人送来好多的聘礼呢。”

    俞三顺殷勤的围着女儿转,宋秋莲还在楼下散着喜糖,说是散喜糖,其实不过是扬眉吐气而已。

    “不止聘礼,还给了不少钱吧?”

    俞父堪堪一笑:“恩,给了些。”

    “给了些?是多少?”不必猜,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八点四十,叶北城过来迎亲,楼下浩浩荡荡停了三十几辆车,隆重的场面和气势给静雅挣足了面子,俞父俞母更是兴奋的合不拢嘴。

    曾经以为嫁不出去的女儿,再也不会成为他们烦恼的对象。

    叶北城一身华丽的礼服出现在静雅家,迎接他的俞父俞母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帅到掉渣的男人会成为他们的女婿。

    “爸,您好。妈,您好。”叶北城鞠躬,微笑开口。

    “哦哦,女婿好,女婿好!”两人受宠若惊的点头,急忙领着他进屋。

    看到俞静雅的一瞬间,叶北城不是不惊讶的,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惊艳。

    无法形容那种艳而不俗,淡雅有致的秀美,即使他对她没有丝毫爱慕之情,却仍然还是无法忽视那股怦然心动的感觉。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他伸手要拉起她。

    “等一下——”一声尖细的吼声由远至近席卷而来,静雅惊诧的抬眸,原来是尹沫。

    “叶北城,你想要带走新娘必须得过了我这关!”她气喘吁吁的挡住静雅。

    “什么关?”叶北城笑道:“要红包吗?”

    尹沫调侃:“红包是少不了的,不过嘛,你得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对静雅说一句承诺才行。”

    静雅难堪的伸手戳她的腰:“别闹了。”

    明知道她和叶北城的关系还这样整,丫的也太狠了点。

    “好吧。”叶北城清了清喉咙:“你让一下。”

    “亲爱的,以后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不管世事如何变幻,必定对你不离不弃。”

    “……”天知道,被告白的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静雅站起身:“爸,妈我走了。”她说的云淡风轻,听的人亦是如此。

    手挽着叶北城的胳膊,一步步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几年,却丝毫没有留恋的家。

    这一走便真的走了,也许不会再回来,即使回来,也是另一番心情和立场。

    婚礼的场面远比她想象的更隆重,几千人的大礼堂,来宾皆是是商界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即使她低着头,也可以觉察出一道道向她投来的探究目光。

    这是一场在外界看来,十分不协调的联姻。

    从一开始,就知道。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奏响,司仪念着千篇一律的结婚台词,静雅脑中嗡嗡作响,她偷眼看叶北城,刚好他也在打量她,视线相撞,叶北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婚礼仪式总算结束,接下来就是应付敬酒席。

    静雅换了一套大红的礼服,跟着叶北城,来到了最重要的一桌。

    也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叶北城的爷爷叶之山。

    “静雅,这是我爷爷。”

    叶北城指着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他面色红润,笑容可亲,精明的双目上下打量静雅。

    “爷爷,您好。”

    “好,爷爷给你红包,拿着。”叶之山满意的点头,递了个红包给她。

    “谢谢爷爷。”静雅接过去。

    接下来就是招呼未来的公婆,相比北城爷爷的亲切,这两位态度明显的冷淡。

    “爸,妈。”

    “恩。”窦华月漠然的塞了个红包给她,与其说是塞,倒不如说是扔。

    静雅觉得很委屈,可在这样的场合,她只能强颜欢笑。

    把叶家的亲戚逐个招呼完了,又是招呼所有的宾客,一整天下来,彻底累垮了。

    送走了所有的宾客,俞静雅和叶北城最后离开酒店,然而,车子还没有发动,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