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34章 提高技术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放开我,你放开我!”她拼命的想推开他,奈何被他禁锢的根本使不出力。

    渐渐的她放弃了挣扎,想起那一晚他流露的心痛,静雅决定再借他抱一会儿。

    然而,她又失策了,叶北城根本就是得寸进尺……

    他松开了静雅,却在下一秒脸颊凑近,她一惊,刚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已经被他火烫的唇舌给包围了!

    叶北城吻得很突然,舌尖舔过她湿润的唇瓣,洗刷一般的轻柔动作,然后一点点顶上她的牙龈,吸吮住,慢慢抽拉,撩得她整个口腔都麻酥酥的,甚至整个人都已经瘫软。

    俞静雅虽然已经二十八岁,可却从没有真正的跟哪个男人接过吻,她生疏的任由他采撷芬芳,连最基本的回应也不会。

    电流窜过全身,一簇簇盛开的火花集中于他的舌尖,似乎都在跳跃着刺激她,她被他吞没,被他侵蚀干净。她最深处的芬芳被他一再采撷,咽入口中,细细品尝,而无法忽视的强烈酥软让她连十个脚趾都在被窝里蜷起来。

    如果叶北城不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醉到昏迷不醒,俞静雅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现在她有机会掐死他,可她却并没有勇气真的把把掐死,只因她知道,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芊雪……芊雪……”

    叶北城在昏睡中一遍遍喊着心爱女人的名字,静雅长长的叹口气,他果然还是把她当成了另一个人。

    “芊雪去哪了?”她突然俯下身,趴在他耳边轻声问,其实并不确定叶北城会不会回答。

    黯然的寂静,再她以为他不会回答的瞬间,他说了一句声若蚊蝇的话。

    即使很小声很轻声,静雅还是听见了。

    “她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忧伤到心碎的声音,包含了太多想爱不能爱的无奈。

    死了?

    静雅呆若木鸡,她从未想过,会在新婚的这个晚上,知道了她一直想知道的秘密……

    叶北城深爱的女人,已经不在人世。

    想过种种她离开的原因,却从未想过,是因为这样。

    “不要难过,一切都会过去……”

    心疼的抱住了叶北城,在这个寂寥的夜晚,她只想给他,唯一的温暖。

    清晨,窗外的第一缕阳光折射到床上,叶北城睁开双眸,惊诧的睨向身旁的静雅。

    静雅被他翻身的动作惊醒,她坐起身,没好气的嘟嚷:“别担心,你没对我做什么。”

    显然她撒谎了,想到叶北城心里的痛苦,她不忍心再让他难堪。

    “不能喝就别喝,喝那么点就醉的不醒人事,丢人。”

    叶北城倚靠在床栏旁,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并不计较她的奚落。

    咚咚,房门敲响,静雅走过去开门,门外站着叶家的女仆:“俞小姐,早饭已经准备好,请不要让大家久等。”

    静雅点点头,正欲关门,叶北城走过来:“等一下。”

    女仆转身,他训斥:“怎么称呼的?她现在是我妻子,叶家少奶奶,不要再喊什么俞小姐。”

    女仆为难的低下头,轻声嘀咕:“是夫人让这么喊的……”

    呵,静雅冷笑一声,都已经结了婚,还这么不想承认她这个媳妇,不承认又怎样?不承认也改变不了叶北城大张旗鼓把她娶回家的事实!

    叶北城砰一声关了房门,他揽住静雅的肩膀:“别理她们,来,给为夫的更衣。”

    “滚。”静雅拿开他的手:“我是你老婆,不是你保姆!”

    “老婆?”他戏谑的俯耳说:“那好,今晚记得尽老婆的义务……”

    和叶北城肩并肩下了楼,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何柔,她光鲜照人的站在餐桌边,正殷勤的给叶夫人捶着背。

    “倒胃口。”静雅没好气的嘟嚷,叶北城一愣:“什么倒胃口。”

    她冲何柔的方向挑了挑眉,叶北城马上心领神会。

    “爸,妈,早上好。”静雅恭敬的颔首,叶夫人假装没听到,叶老爷冷淡的嗯了声。

    叶北城替静雅拉开餐椅,并且故意说:“静雅,妈耳朵不好,以后早上不用问候了,反正她也听不见。”

    “你……”窦华月被儿子损的很没面子,一张脸阴的说不出话。

    静雅嘴上什么也没说,心里却乐开了花。

    “何柔,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叶夫人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

    “不用了,阿姨。我怎么能和您一张桌子吃饭,虽然我爸对叶家付出了不少,但我也不能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叶夫人满意的点头:“还是柔柔懂事,可惜有些人就是看不见。”

    何柔露出谦卑的笑,看的静雅简直想吐……

    “亲爱的,多吃点。”叶北城夹了一块荷包蛋到静雅的餐盘。

    “谢谢。”静雅对他嫣然一笑,极尽温柔,看的叶北城险些失神。

    演戏谁不会,逼上梁山了,杀人也不过头点地。

    这次结婚静雅请了一个月的婚假,叶北城去了公司后,她立马也拿着包溜之大吉。

    如果让她留在家里,还不知道会被恶婆婆整成啥样。

    出了家门,她拿出手机给尹沫打了个电话。

    “沐沐,在上班吗?”

    ……

    “休假?那敢情好啊,出来聚聚吧。”

    ……

    半小时后,她和尹沫在一家咖啡厅碰了面。

    “亲爱的,你怎么结婚了还穿成这样啊?”尹沫很不理解的吼道。

    静雅一愣,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怎么了?我穿的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你都已经嫁了豪门,就得有阔太太的样子,怎么能还像以前那样,穿的这样普通呢?!”

    呵,静雅嗤鼻的笑笑:“狗屁豪门,你都不知道我昨天才结的婚,今天就已经过上了如履薄冰,水深火热的生活!”

    “啊??”尹沫震惊的张大嘴巴:“怎么了?叶北城骂你了?打你了?”

    静雅抬起头:“当然不是,他对我很好,是他家人,个个都看我不顺眼。”

    尹沫抹了把汗:“不是吧?那么大一家子,就没有一个人对你好?”

    她想了想:“北城他爷爷挺好的,可惜常年不在家,他是……”俞静雅往上指了指。

    尹沫猛的拍了下桌子:“活该,当初让你考虑清楚,你就是不听劝,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我没有后悔。”静雅平静的抬眸:“风来挡风,雨来挡雨,我嫁的人是叶北城。”

    别人对她再不好,也不可能如影随形一辈子。

    “说的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干吗?”神神叨叨的。

    尹沫见她不过来,干脆坐过去,俯在静雅耳边说:“豪门深似海,你要想过的好,你就得抓住叶北城的心!”

    静雅对她的指点不为所动,她一言不发的搅拌着杯中已经冷却的咖啡。

    “想抓住男人的心并不难,首先你得让他离不开你,怎么离不开呢?那就得提高床上的技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