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35章 可怕的女人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儿子,你到底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妈了,这才刚结婚就处处维护她,难道真像别人说的,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吗?!”

    叶夫人更是言辞凿凿的质问。

    叶北城懒得解释什么,他转身上楼,却被妹妹一把拉住:“哥,你不给我个交代吗?”

    “放开。”他不耐烦的训斥。

    “我不,你要不替我教训教训那个嚣张的女人?我今晚就不放开你!”

    “什么嚣张的女人?”叶北城突然发火:“她是你嫂子,你就这么口无遮拦的称呼她‘那个女人’吗?欲责他人,先思已过。”

    他甩开妹妹的手,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身后是叶梦瑶呼天抢地的哭声,叶夫人无措的安抚她:“瑶瑶别哭,你哥已经被狐狸精迷惑了,等你爸回来我让你爸收拾他……”

    叶北城刚到二楼,就看到了俞静雅伫立在书房门边。

    他脱下身上的西装,脸上并无责备之意,随口问她:“怎么站这里?”

    “等你来骂我呗。”她接过他手里西装。

    “为什么要骂你?”

    静雅指了指楼下,叶北城笑笑:“我相信你的为人。”

    无需过多的解释和盘问,他的一句信任省去了彼此太多的麻烦。

    “谢谢。”

    “客气什么,以后她们为难你,尽管保护好自己。”

    静雅很惊诧,她并不是叶北城很重要的人,可是他却愿意为她得罪家人。

    “你这样,不怕他们对你失望吗?”

    叶北城走到她面前,按住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不让他们失望,就会让你失望,他们是我的家人,现在,你也是。”

    静雅低下头,十指纠缠:“可他们是你的至亲,而我们……”

    “我既然娶了你,就会对你尽到该尽的责任,虽然和你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清楚你不是一个无事生非的人,对你的了解就好比我了解我的家人眼中有没有你是一样的。”

    叶北城诚恳的强调:“我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

    无法否认,静雅很感动,十分的感动。

    她没有再说谢谢,有时候对一个人的感激,并不是非要说出口。

    “对了,下周带你去蜜月旅行。”

    静雅受宠若惊的摇头:“不用了,又不是真的夫妻。”

    叶北城眉头一皱:“就算有名无实,结了婚总归是事实。”

    “可是……”

    “别可是了,我先去洗澡,你好好想想。”

    蜜月旅行?静雅思忖了一小会,觉得这个提议也不错,最起码不用时时刻刻面对叶家不喜欢她的人。

    一个月的婚假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总不能叶北城每次去公司后,她就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四处晃荡。

    “我想好了,如果你能抽出时间,我没意见。”叶北城刚踏出浴室,静雅就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去洗洗早点睡。”

    今晚他很自觉的躺在了沙发上,静雅凝视着他的背影,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叶北城似乎已经睡着,她悄悄的在沙发边伫立了片刻,然后躺到了床上。

    关了灯,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

    “你怎么了?”黑暗中,叶北城突兀的开口。

    “咦,你没睡着吗?”静雅惊诧的问。

    沙发边传来慵懒的声音:“当然,你睡床都感觉不舒服,我睡沙发能睡的着吗?”

    静雅立马解释:“我没有说床不舒服啊?”

    “那你动来动去的干什么?”

    动来动去?应该说是辗转反侧吧?自己一个人睡了二十几年,突然间多了个男人,怎么也得有个适应的过程不是……

    “我再想,你会带我去哪里度蜜月。”

    “你想去哪里?”

    这个问题她还真没考虑过,秀眉一挑,不确定的问:“是不是我想去哪里,就可以去?”

    “恩。”

    静雅立马激动的呐喊“

    我想去**……”

    “……”叶北城感到无语。

    “可以吗?”

    “不行。”

    “为什么?”她不乐意了,刚才还说只要她想去的都可以去,耍人呀!

    “**最近不安全?”

    “……那我们去九华山好吗?”静雅满怀期待等着叶北城答应。

    “不行。”他再次拒绝,并且质问她:“你是想去出家?还是想跟着一群和尚尼姑念经?”

    静雅把被子往头上一蒙:“那我不说了,你决定好了!”

    叶北城坐起来,在黑暗中点燃一支烟,小小的亮光像萤火虫似的上下跳跃。

    “我带你去日本好吗?”最近日本的樱花开的真旺,他相信这是每个女人都不愿错过的美景。

    “不好。”

    “为什么?”换他疑惑了。

    “我爱国!”

    “……”

    叶北城揉了揉额头:“除了**,九华山,你还想去哪里?”

    “天堂。”

    “……”

    俞静雅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后来她和叶北城针对去哪里度蜜月这个问题,有没有达成最后的共识。

    一觉醒来,叶北城早已经不在房间。

    她起身穿戴整齐下楼,客厅里也是静的出奇,出了客厅,看到叶家的总管在花园里浇花,她迅速走了过去。

    “海叔,早上好。”

    “恩。”他回头撇她一眼,眼神极为冷漠。

    看来,又是一个不待见她的人,其实也正常,就算冲着他女儿,静雅也不该指望海叔会对她笑。

    “为什么家里没人?夫人和老爷呢?”她疑惑的问。

    “参加朋友的聚会了。”僵硬的回答,热情不足,冷漠有余。

    “哦。那你忙吧。”她转身离开了花园,跟这么一个无趣的人说话,还不如上网看看电影。

    今天家里没人,她也就不用再出去晃悠,难得轻松的进了客厅,却蓦然发现楼梯口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用哀怨的眼神望着她。

    静雅以为是错觉,她揉了揉眼睛,那女人迅速转身,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了。

    “我的妈呀,大白天见鬼了吗这是?”她立在原地惊悚的望着刚才女人站过的地方,感觉像做梦一样。

    用力甩了甩脑袋,她赶紧上了楼,寻找刚才消失的女鬼。

    叶家的大宅原本面积就不小,整个二楼客房加主卧房二十几间,这么多的房间难道她要一间间的查看吗?

    静雅陷入苦恼中……

    她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像欧式的宫殿一样,周遭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不知走到了第几间,突然身后被人轻拍了一下,她迅速回头,却在下一秒尖叫一声差点昏过去……

    “啊——”

    眼前站着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女人,长长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遮住了大半个脸,可因为距离近,静雅还是看到了她左边脸颊丑陋不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