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36章 怎么了?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起身走向落地窗,然后他点燃一支烟,吐出一团浓雾烟圈后,缓缓的说:“她十岁那一年,家里着了一场大火,大姐被伤的毁了容,醒来后看到自己的脸,受了严重刺激从此就失了常……”

    原来如此。[ 超多好看小说]

    静雅深深的叹息,突然间想起一件事,她诺诺的问:“那天……把我从楼上推下来的人就是大姐吧?”

    紧张的凝视叶北城,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让她心中有了答案。

    “恩。”叶北城点头:“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觉得太复杂。”

    她明白他的用心良苦,可他也应该清楚,同在一个屋檐下,总会有碰面一天。

    如果那天在医院就告诉她真相,或许今天见到大姐的模样,她也不至于如此惊吓……

    叶北城掐灭手中的半支烟,他回头,“走,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

    静雅摇摇头:“不用了,我不太想吃。”此刻,她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不吃怎么行。”他拉起她的手,强行要带她走。

    静雅挣脱他的牵制:“真的不用了,我想好好睡一觉。”

    叶北城凝视着她仍然有些苍白的脸庞,幽幽的问:“你还是走不出大姐的阴影是吗?”他突然很难过:“其实大姐是个很善良的人,小的时候,她对我最好。”

    “不是,不是……”静雅连忙摇手:“我跟你出去还不行吗?”

    她不想厌恶任何人,尤其还是叶北城的大姐。

    叶北城露出了欣慰笑容,拉起她的手下了楼,经过客厅时,自然又被窦华月冷嘲热讽了一番。

    “呵,白天请也请不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叶家亏待谁了呢!”

    静雅淡淡一笑:“妈,我白天不舒服,叶家没有亏待谁,尤其是我。”

    叶夫人冷哼一声,对着正在看报纸的叶老爷说:“老公,我看要不咱们搬出去住吧,省得被人家看着烦。”

    叶老爷视线从报纸上移了移,面无表情的撇了眼儿子媳妇,什么话也没说。

    “妈,最近你话太多了……”叶北城俯耳对母亲私语了一句,拉着静雅出了宅门。

    环境优雅的西式餐厅,悦耳的钢琴声飘散在餐厅的每个角落,一对对情侣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吃着牛排,温馨而充满情调。

    叶北城体贴的把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一小块,然后推到静雅面前:“吃吧。”

    “这么多我哪吃的完。”静雅指了指面前的牛排,意大利面,披萨,培根,沙拉,还有果汁……

    “多吃点有力气对抗一切压力。”叶北城调侃。

    “那我先吃哪个?”

    “喜欢哪个就先吃那个。”

    “好,就它吧。”静雅拿起叉子搅了一圈意大利面。

    刚张开嘴巴,不经意发现前方一对情侣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忘情的拥吻。

    她咽了咽口水,放下差点就送进嘴的食物。

    “怎么了?”叶北城疑惑的问。

    “下次别带我来这么煽情的地方了……”她指了指他身后。

    叶北城不解的回头,接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是西式餐厅,西方人本来就开放,接个吻没什么奇怪的。”他用眼神示意其它人:“你看别人都见怪不怪。”

    “……”静雅抹了把汗:“好吧,我out了。”

    她低下头,开始用心的吃东西,耳边萦绕的钢琴声让她很陶醉。

    “好听吗?”

    “什么?”叶北城一愣。

    “钢琴啊!”

    叶北城顿悟:“嗯,好听。”

    “我可以弹的比他更好听。”静雅视线移向餐厅左侧正在弹钢琴的中年男人。

    “真的?”叶北城目露惊诧,似乎不太相信。

    她自信的笑笑:“当然了,我可是钢琴八级高手。”

    “口说无凭,上台演奏一曲给我听听。”叶北城饶有兴趣。

    “这又不是酒吧,怎么能随便打乱别人的秩序……”

    “那有什么关系。”他站起身:“等我一下。”

    叶北城走到钢琴架旁,不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好了,你过去吧,我拭目以待。”回到位子旁,他拍了拍静雅的肩膀。

    餐厅里突然静了下来,原本弹钢琴的男人已经站起身。

    静雅撇了眼叶北城,起身走过去。

    音乐的嘎然而止,引起了不少情侣的好奇,他们纷纷把视线移向静雅,和叶北城一样,期待着下一场的演奏。

    静雅紧握十指,松开,再握紧,如此反复,深吸一口气,在四年不曾碰触钢琴的情况下,开始弹奏一曲她本人最喜欢的tears。

    行云流水般的音符在她灵巧的十指下,陶醉了在场所有人的灵魂,包括叶北城。

    他迷离的双眸凝视着专心弹奏的静雅,震撼于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静雅低眉垂目,眼角有晶亮的东西在轻微闪动,此刻别人欣赏的只是她弹奏的优美乐曲,却无法感受是什么样的心情,才能打造如此动人的旋律。

    无意中接触了钢琴,在大学时代,她靠给餐厅弹奏维持了四年的经济来源,直到毕业后参加工作,她便再也没有碰过一次,

    不是不喜欢,在那些难过的日子里,弹钢琴是她唯一的快乐,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愈发的标致,自然就少不了被一些客人调戏非礼。

    当痛苦大于快乐的时候,就不得不选择放弃。

    一曲接近尾声,她收起辛酸的回忆,画上了一句凄美的句号。

    如雷的掌声瞬间暴发,静雅轻轻鞠躬,微微一笑,向叶北城走近。

    “很好。”叶北城扬起笑容:“让我很意外。”

    -----------------------------------

    静雅端起果汁喝了一小口,并没有炫耀自己的出色,而是轻声说:“我们走吧?”

    “好。”他点头,两人肩并肩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下,步出了西餐厅。

    “你什么时候学的钢琴?”出餐厅后,叶北城好奇的问。

    她想了想:“应该是十二岁的时候,我中学的音乐老师觉得我有这个天赋,就培养了我。”

    “那你后来怎么没向这方面发展?”

    “因为没有条件啊。”静雅遗憾的笑笑:“一个钢琴家的梦想,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叶北城揽住她的肩膀:“我帮你实现怎么样?我送你去国外最好的学校,让你成为和朗朗一样有名的大师。”

    噗……

    静雅大笑,她摇头:“还是别了,都奔三的人了,谈什么梦想。”

    “梦想不分早晚,只要你有这个决心。怎么样?去不去?”

    她还是摇头:“不去,梦想不能实现,当成爱好也不错。”

    叶北城无奈的叹口气,用手指戳她额头,“没出息的家伙。”

    两人正准备驱车打道回府,叶北城的手机响了,他带上耳机,“喂?”

    “北哥,出来聚聚啊,麦金ktv。”欧阳枫的声音。

    “现在吗?”叶北城撇了眼身边的静雅。

    “是啊,快点过来,怎么结了婚,哥几个感情都淡漠了!”

    “好吧。”

    拿下耳机,他迎上静雅的视线,征询道:“现在时间还早,我带你去转转?”

    “是去见那个姓欧的吧?”她一猜就准。

    “恩。”叶北城点头:“你别排斥他,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说的跟个女人似的,刀子嘴豆腐心……静雅挑挑眉:“好吧。”

    车子扭转方向,开往约定的地点,一路上,叶北城耳边全是碎碎念:“如果今天姓欧的再侮辱我,毁谤我,打击我,奚落我,你一定要帮我!”

    “如果你不帮我,我就不会顾及他是你朋友,一定会数以万丈的还击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