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37章 唱歌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不是我有意见,你看今晚这屋里的姑娘,哪个不是尤物?出来就是放纵的,怎么能把家里的红旗给捎来了!”

    叶北城回头撇了眼静雅,把欧阳枫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拉下来,“一边待着去。[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欧阳枫悻悻而归,走到费少城旁边坐下,戏谑的问静雅:“嫂子,我歌唱的不错吧?”

    静雅摇头,很诚恳的说:“不敢恭维……”

    噗……费少城夹在中间幸灾乐祸的大笑。

    叶北城点了一首很伤感的《离歌》,忧伤的旋律渐渐蔓延,静雅盯着他的背影,竟似一种难言的惆怅。

    一开始我只相信

    伟大的是感情

    最后我无力的看清

    强悍的是命运

    ……

    低沉而沙哑的嗓音震撼了包厢里所有的人,当然最受震撼的是静雅,她怎么也没想到,叶北城会唱的如此忧伤而动人。

    她陷入了他的内心世界,她仿佛看到了那一条条浅浅的淡淡的无法描述的心痛。

    想留不能留

    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

    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

    用力的相拥着沉默

    用心跳送你

    辛酸离歌

    ……

    静雅站起身,在所有人都陶醉于叶北城的歌声时,悄然出了包厢。

    她小跑着找到了洗手间,伫立在洗盥台的镜子面前,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双眸微红,俯身打开水龙头,捧起一把把冷水往脸上冲。

    耳边始终萦绕着叶北城伤感凄凉的嗓音,尤其是那一句“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也许别人不知道他唱这句时,有多么无奈和心痛,可是她知道,在得知杨芊雪不在人世的那一刻,清楚的知道。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而是因为想你才寂寞,叶北城是寂寞的,因为留不住自己深爱的人……

    静雅出洗手间的时候遇到了欧阳枫,她收起脸上异样的神情,随意的打招呼:“这么巧。”

    “是挺巧。”欧阳枫意味深长的撇了她一眼,从她面前走过去。

    刚没走几步,他突然回过头,喊了声:“俞静雅……”

    静雅疑惑的转身,欧阳枫竟然直呼她的名字,想必是想跟她说些严肃的话。

    “什么事?”她问。

    “北哥唱的不错吧?”他问了句之前在包厢里同样的话,只是换了个角色而已。

    静雅点头:“是的,很不错。”

    “同一首歌反复的唱,总会越唱越动听的。”

    这句话似有所指,聪明如何静雅,又怎会听不错。

    “你是想说他每次思念杨芊雪的时候,就会唱这首歌是吗?”她懒得与他拐弯抹角。

    欧阳枫点头,眼中有一丝诧异:“你知道?”他反问。

    “是的,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她笑笑:“我根本无所谓。”

    转身倔强的走了,欧阳枫不过就是想告诉她这个,她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也就不必再浪费口舌。

    出了ktv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叶北城今晚没有喝酒,他迎着夜风跟静雅开玩笑:“你会弹琴,我会唱歌,以后咱俩开个乐队算了。”

    静雅盯着他一脸轻松的模样,果然深沉的人,最会掩饰悲伤。

    “对了,后天我们去度蜜月,你明天准备一下。”回家的路上,叶北城提醒道。

    “去哪里?”她无厘头的问。

    “马尔代夫。”

    马尔代夫?静雅思忖,貌似挺不错的地方。

    隔日清晨,她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等着叶北城接她去机场。

    早上五点,叶北城接了一通电话后急匆匆的走了,不过出门前承诺两个小时内会赶回来。

    等呀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静雅焦虑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过了七点整,叶北城订的是八点的飞机,如果他再不赶回来,这一场无关爱情的蜜月佳期算是泡汤了……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她慌忙按下接听:“喂?你回来了没有?”

    “我现在还走不开,我先让李达送你去机场,半小时后我们直接机场碰面。”

    叶北城似乎被什么事缠住了,都没容得静雅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既然这么忙干脆不要去算了。”她懊恼的冲手机埋怨了一句,反正本来就是可去可不去的。

    正嘀咕着,手机又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哪位?”

    “太太,我是小李啊,叶总让我送您去机场,您下来吧,我在宅子门外候着您呢。”

    静雅起了一身鸡皮,叶北城这个特助,简直堪比清朝的李莲英……

    “好。”她切断电话,无奈的叹口气,拎着行李箱下了楼。

    “去哪里?”刚到客厅,就跟窦华月照了个面,静雅恭敬的回答:“妈,北城说要去度蜜月。”

    哼,窦华月鄙夷的瞪她一眼:“你的主意吧?我儿子日理万机,会有闲功夫陪你游山玩水?!”

    静雅忍了忍,笑着解释:“妈,你真误会我了,这绝不是我的意思,你不信可以问北城啊。”

    “少拿我儿子来做挡箭牌,你以为我不知道他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了吗,北城糊涂我可不糊涂,别以为你那三脚猫心思我看不出来!”

    呵,真是得寸进尺了,她一再忍让,换来的却还是奚落。

    “妈我对你态度这样好,你为什么不能以同等的态度对待我呢?你不喜欢我是因为怕他娶了媳妇忘了娘吗?如果真是这样你完全是多虑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三脚猫的心思,功夫自然也是三脚猫,这样的我能对你能构成多大的威胁是不是?”

    窦华月冷笑一声,“威胁?你也配!”

    忍无可忍,继续再忍!

    “妈……”

    静雅刚开口,窦华月立马厌恶的打断:“别叫我妈,听的我恶心。”

    “你是我老公的妈,我不喊妈喊什么?”静雅纠结的抱住窦华月的胳膊,竟然撒起娇来。

    “我不会承认有你这样的媳妇!”她毫不留情的推开静雅,转身欲上楼。

    静雅拉起行李箱的拉杆,邪恶的冲叶夫人的背影喊道:“不管我什么样,北城都喜欢,非常喜欢哦……”

    窦华月愤怒的转身,静雅对她灿烂一笑:“妈,我走了,你保重哦!”

    她迅速出了客厅,外面艳阳高照,心情却十分不好,她很失落,失落于自己为什么没有妈妈缘,亲妈不疼,婆婆不爱……

    “太太,我来拿。”李达见静雅出来,立马殷勤的上前接过她的行李。

    坐进车里,她单手抵在车窗边一句话不说,李达观察出她的脸色,诺诺的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静雅无力回答:“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当然不懂,说了我不就懂了。”李达嘿嘿一笑。

    “我说我整天不被人待见你懂吗?”她没好气的反问。

    李达愣了愣,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你是指董事长夫妇吧?”

    呵,还真有二下子,不愧是叶北城的高级助理,脑子够机灵。

    “恩。”静雅点头。

    “太太你别难过,董事长夫妇是出了名的苛刻,只要咱叶总对你好就行了!”

    李达安慰她,静雅叹口气:“要是你们叶总爷爷在家就好了,他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

    “咦,叶总他爷爷不是快回来了吗?”

    “回哪里?”她疑惑的问。

    “退休啊,回叶家颐养天年了。”

    静雅振奋的转过身:“真的假的?”

    李达点头:“应该错不了,我也是上次无意中听叶总说的,叶老太爷那么大岁数,按道理早该退休了。”

    蓦然间心情好了起来,从得知叶爷爷要退休的消息开始。

    到达机场,已经是八点四十五分,静雅拿出手机拨叶北城的号码,响了很久却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马上要登机了!”她急的直跺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