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40章 市井小民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俞静雅,你还真不要脸,哪有人把房里的事拿出来说的?!”

    静雅把视线移向何柔,毫不客气的说:“管你屁事。”

    “你……”施何柔差点被她气死,她一把拉住叶夫人的手臂嚷道:“伯母,你看她哪里配做叶家的媳‘妇’,跟个市井小民似的爆粗口!”

    “我知道,你别跟她计较,她本来就是市井小民。”窦华月厌恶的瞪了静雅一眼。

    直到此刻静雅才明白,不是因为何柔比她好,所以叶北城的妈才喜欢她,而是因为两人根本就是臭味相投!

    “对,我是市井小民,那请问施小姐又是什么家世呢?”

    “我爸是叶家的总管!”

    呵,静雅没好气的讽刺:“不就是叶家的总管,又不是李刚,你拽什么拽?”

    何柔在‘唇’舌上根本不是静雅的对手,她除了被静雅气的浑身颤抖外,根本说不出一句能反击的话……

    “俞静雅你别那么嚣张,你瞧不起叶家的总管吗?我可告诉你,叶家一半的江山都是何柔他父亲的功劳!”

    窦华月替何柔伸起了腰,静雅毫不示弱的回敬:“所以北城就必须娶叶家总管的‘女’儿才能证明叶家的感恩之情吗?!”

    犀利的质问让叶夫人愣是无从回答,僵局维持数秒后,静雅刚准备转身上楼,何柔不甘心的喊道:“你以为叶哥是真的爱你吗?他爱的永远只有杨芊雪一个人!”

    静雅转过身,大方的笑笑:“没关系,你以为就只有你能包容他心里爱着别人吗?”

    何柔再次吃了闭‘门’羹,顿时整个人都快站立不稳……

    “真是可惜了,你能包容,他却不给你包容的机会。施何柔,别怨叶北城薄情,这个世界上专情的男人的多的是,是你自己死缠着不放。”

    静雅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楼,她一定不会知道,何柔被她最后一席话打击的近乎崩溃,叶北城不肯娶她,这一直是她心里最不能触及的痛!

    回了卧室,砰一声关了房‘门’,静雅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想到叶夫人宁愿帮一个外人也不肯帮她,心里就掩饰不住的失望,低头思忖片刻,她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礼盒。

    打开盒盖是一款漂亮的贝壳项链,一条条螺纹分布均匀,隐隐散发着海水的味道。

    静雅拿着‘精’致的小礼盒来到了走廊的尽头,伫立在‘门’边思虑再三,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房‘门’。

    屋里很暗沉,厚厚的窗帘把外面的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偌大的空间里没有一丝生机。

    “有人在吗?”静雅探究的喊了声。

    肩膀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嘻嘻,你找谁?”

    她一个转身,惊得后退了几步,虽然这是第二次见到叶北城的大姐,可还是被她惊悚的外形震慑住了。

    “大……大姐。”

    “我不是大姐,我是叶梦馨!”

    静雅缓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大姐是一个弱者,她应该同情她,而不是怕她。

    “我帮你把窗帘拉开好吗?”她指了指百叶窗。

    叶梦馨摇头:“不要,窗帘拉开,别人会看到我长的很丑!”

    心蓦然间被轻微的刺痛了一下,大姐眼中的胆怯已经成功击退了她的恐惧。

    静雅拉起她的手走到‘床’边坐下,凝视着她不堪入目的半张脸,轻柔的安抚:“大姐,你不丑,真正丑的是人的心。”

    叶梦馨似乎不能理解她说的话,睁着晶亮的双眸疑‘惑’的问:“什么是心?”

    “心是人的灵魂,每个人都有心,好人的心是红的,坏人的心是黑的。”静雅解释。

    嘿嘿,大姐笑着跳起来:“我是好人,我的心是黑的……”

    静雅急忙纠正:“不对,大姐是好人,所以心是红的。”

    “我是好人,我的心是红的!”叶梦馨重复了一遍,静雅笑着点头。

    她凝视着大姐清澈的双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本该和所有富家‘女’一样享受着公主般的‘精’彩人生,却因为一场大火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容貌,没有了智慧,没有了自由,也没有了未来……

    “你是谁啊?”叶梦馨玩‘弄’着凌‘乱’的长发,傻傻的问。

    “我叫俞静雅,我是你弟弟的妻子。”

    “妻子?”她显然又不理解了:“什么是妻子?”

    静雅笑着的解释:“妻子就是和你弟弟过一辈子的人。”

    “哦……”她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无厘头的说了句:“静雅是好人!”

    呵呵,静雅先是一愣,继而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因为我弟弟是好人,你是我弟弟的妻子,所以你也是好人!”

    多么简单的理解,但却并没有错,这也证明了一个人的善良,即使在傻瓜眼里,它还是善良。

    “谢谢,这个送给你。”静雅举起手里的贝壳项链:“喜欢吗?”

    梦馨惊喜的接过去,左右翻看爱不释手:“喜欢,喜欢……”

    静雅很是感动,她去马尔代夫给叶家的人都买了礼物,可是只有不正常的大姐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她。

    “我帮你戴上。”她沿着大姐纤细的颈项戴上了项链,啧啧赞叹:“果然漂亮的东西还是要带在对的人身上!”

    “静雅,我现在漂亮了吗?”

    “漂亮,漂亮,你不信可以照镜子看一下。”她转身去找镜子,才惊觉屋里根本没有镜子。

    尴尬的收回视线,她指了指外面说:“大姐我带你去‘花’园里走走好吗?你整天闷在屋里会很难受的。”

    叶梦馨迅速摇头:“不行,妈妈不让我出去。”

    静雅一愣,她又悄悄的凑近距离说:“因为我长的丑,会吓到别人的……”

    原来是这样,静雅愤怒了,就算大姐容貌被毁,可怎么说也是个人,怎么能把她囚禁起来呢?!

    她愈发的不喜欢叶夫人了。

    陪着大姐又驴头不对马尾的聊了一会,她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边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折回脚步问梦馨:“大姐,我第一次来你家,你为什么要把我楼梯上推下去呢?”

    大姐嘟起嘴,笑着说:“我没有啊。”

    唉,静雅叹口气,这种事发生了就不该再问,大姐又不是正常人,怎么能奢望她正常的回答。

    离开大姐的房间,又接到尹沫的电话,于是她马不停蹄的赶过去赴约。

    傍晚的时候,叶北城从公司赶回家,打开房间的‘门’没看到静雅,于是下楼问母亲:“妈,静雅呢?”

    叶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儿子的询问便气不打一处来,她不悦的回答:“我怎么知道,她去哪还跟我汇报吗?”

    叶北城转身便走,叶夫人更加不悦了:“你回家就找她,当我这个妈不存在吗?”

    他叹口气回过头,走到母亲面前搂住她的肩膀:“妈,能不能别跟你媳‘妇’吃醋啊,我是找她有点事……”

    “我不会承认她这个媳‘妇’的。”叶夫人‘阴’着脸告状:“你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跟我这个婆婆说话的,当着晚辈的面就跟我顶撞,还说什么屁不屁的,早晚我会被她给气死!”

    叶北城听了母亲的话并不生气,因为他清楚静雅不是那样的人,如果她真的顶撞了,只能说是别人挑衅在先。

    “你对静雅好一点,她会对你更好的,她的‘性’格就是敢爱敢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