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44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是的。”俞三顺萎靡的低下头:“小雅,这次你一定要救救爸,否则爸真的死定了,而且不止爸,你妈和你弟我们都得完蛋!”

    静雅真的想说,你们完蛋就完蛋,可是看到他们无助的眼神,终究是不忍说出口。

    她真的恨死了父亲痴赌成‘迷’的恶习,这些年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她来擦屁股,现在她出嫁了,仍然还是摆脱不了这种让人愤怒的处境。

    “小雅……”俞父见她沉着脸不说话,以为她是真的不再管家里的事,紧张的拽了拽她的衣袖。

    “现在知道害怕了是吗?你欠那么多钱让我怎么办?”

    静雅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父亲,五十万不是小数目,让她到哪‘弄’这么多钱去去替他还债!

    “姐,你怎么可能没办法,你不是嫁豪‘门’来了嘛。”俞晚成不满的指了指她身后:“瞧瞧这宅子,多么宏伟气魄,不是大富大贵人家谁能有这气派!”

    “你给我闭嘴!”静雅愤怒的指着弟弟:“我嫁到豪‘门’是不错,但不代表我就什么都有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叶家的,难道你们要我抛下自尊去跟叶家人伸手要钱吗?!”

    沉默了半天的宋秋莲终于发话了:“静雅,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你既然嫁到叶家也就是叶家的一份子,叶家的不就等于也是你的。”

    “那只是你们以为!”她仰起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俞三顺急了,他跺跺脚:“那可怎么办呀?难道我们只能等着被人砍死吗?”他焦急的抓住‘女’儿的胳膊:“小雅就算爸求你了,你帮我最后一次吧?你跟我‘女’婿说一下,他不会不帮我们的是不是?”

    静雅挣脱他的手,训斥道:“你不去赌博会死吗?为什么非要让我这么难堪?”

    难过的擦了擦微湿的眼角,她放软语气:“你们先回去,等我想想办法。”

    一听她这么说,宋秋莲和俞三顺总算松了口气,凭着以往的经验,只要静雅说想办法就一定会有办法。

    三个人转身刚要走,结果很巧的碰到叶北城回来,静雅惊慌的提醒父母和弟弟:“不许在叶北城面前提起钱的事,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管你们!”

    俞三顺愣愣的望着头,马上点头。

    叶北城从车里走下来,一看到岳父岳母,马上热情的招呼:“爸,妈怎么来了不进去?”

    “哦,不了,我们就来看看静雅,现在人也看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宋秋莲笑着解释。

    “那怎么行,静雅是妻子,怎么能让你们二位在‘门’口看她一眼就走呢?”他拦住三个人:“进去吃了晚饭再走。”

    “不了,不了,我们回家吃也是一样的。”俞三顺忙摇手。

    “不行,这是第一次来我们家,好歹也要和我父母认识一下。”

    叶北城执意挽留,静雅见他态度坚决,只好妥协说:“爸,妈,既然北城让你们留下,那你们就进去吃顿晚饭吧。”

    俞晚成很不争气的举手:“好啊,好啊。”

    就这样,俞三顺夫‘妇’俩踏进了叶家的大宅,三个人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吁唏不止的赞叹着感慨着。

    叶家客厅里只坐着一个人,静雅紧张的上前喊了声:“爷爷……” 

    叶之山回头,盯着眼前陌生的三个人,疑‘惑’的问:“这几位是?”

    “爷爷,这是我岳父岳母,还有小舅子。”叶北城介绍。

    叶爷爷听了介绍,马上热情的站起身:“哦,原来是静雅的父母,欢迎,欢迎。”

    他招呼俞三顺夫‘妇’坐下来,然后对佣人说:“晚餐准备丰富一点,这几位是贵客。”

    站在一旁的静雅感‘激’的望着爷爷,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如果今天这里坐的是公公和婆婆,那父母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已经可想而知了。

    她由衷的感‘激’爷爷尊重她的父母,虽然她的父母很差劲,可尊重她们,就等于是把她俞静雅放在了眼里。

    “爸,妈你们坐,我先到楼上洗个澡。”叶北城温润的笑笑。

    “好,你去,你去。”夫‘妇’俩赶紧点头。

    叶北城走后,叶爷爷就开始说一些政治上的话题,比如新农村建设啊,征税纳税啊,党的政策啊,这些任何人都可以聊上几句的话题,对于俞三顺来说,几乎一窍不通。

    静雅深知,和父亲不要谈别的,谈赌博绝对是最合适的话题。

    叶爷爷一直在说,俞父要么笑着点头附和,要么偶尔‘插’上几句驴头不对马尾的话。

    虽然两个聊天的人有着天壤之别,但气氛还算融洽,这个时候,叶国贤和窦华月回来了。

    他俩一进客厅就发现了沙发上坐着的人,叶国贤走过去轻声问:“爸,这些人是你朋友?”

    “不是,他们是静雅的父母和弟弟。”

    一听是俞静雅的家人,叶夫人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

    但纵然心里再不高兴也不能表现出丝毫,因为何静雅在这个家里现在有人给她撑着腰。

    “哦,是亲家呀,咱们还是头一回见面呢。”

    窦华月强忍着厌恶勉强与俞三顺夫‘妇’握手,她的勉强也许俞三顺夫‘妇’看不出来,但静雅看的清清楚楚。

    叶国贤也跟着招呼了,但他没有表现出刻意的反感或不反感,一如既往的冷漠。

    晚餐在叶之山的震压下风平‘浪’静的结束了,餐后坐了小会,俞三顺夫‘妇’在静雅的眼‘色’下起身告辞。

    “我送你们。”叶北城站了起来。

    除了年迈的爷爷,叶国贤和窦华月也将他们送至‘门’外,静雅趁着告别的空档,拉住母亲说:“记住我说的话,绝不可以在叶北城面前提起钱的事!”

    宋秋莲点头:“知道了。”

    歪头撇了眼叶国贤夫‘妇’,她十分欣慰的感叹:“听你之前的话还以为叶家的人不好呢,现在我才知道,这家人好的很,完全没有看不起我们的意思。”

    呵,静雅冷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很多东西不是看表面的!”

    当然,除了叶北城和他爷爷之外。

    静雅与父母挥手告别,为了等叶北城送完人回来,经过园子的时候,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在黑暗中‘摸’索着拿出手机,拨通了尹沫的电话。

    “喂,沐沐,你能不能帮我借点钱?”

    电话那端立刻传来咆哮声:“有没有搞错!你都嫁给本市巨富了,还要借钱?”

    她黯然的低下头,就知道尹沫会这样说,其实如果她跟叶北城提起这件事,很容易就可以解决,可是她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放下尊严。

    叶北城不止一次给过她巨额存款,可都被她婉言谢绝了,她俩之间并无真正的夫妻情谊,两人因为各取所需才在一起,所以又怎么能肆无忌惮的享受不属于自己的。

    “我的情况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静雅无奈的低下头,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她也不想麻烦尹沫。

    “哎……”电话那端重重的叹了口气:“要多少?”

    “……五十万。”

    “什么?五十万?”尹沫惊呼一声:“妈呀,这忙我可帮不上你,我到哪给你‘弄’这么多钱!”

    静雅急了:“那你‘弄’多少?三十万行吗?其它的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三十万我也‘弄’不到啊,我有多少人脉多少积蓄你还不清楚?”

    “我不管,反正你得想办法给我‘弄’,谁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闺蜜!”静雅耍起了无赖。

    尹沫再次咋呼:“靠,那你是让我去给你抢劫是不是?你就看准了我爸是公安局长不会抓我是不是?”

    静雅刚想说不是,突然发现什么时候身旁站了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