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46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他猛的俯下身,刚要碰触到她娇嫩的红‘唇’,被静雅及时的伸手给挡住了。(www..)

    “你还真……”她被气的语结。

    叶北城坏坏一笑,‘吻’了‘吻’他的手背:“别以为我是开玩笑的,我这个人要是不正经起来,你会后悔的。”

    他起身整了整衣服,得意洋洋:“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床’记得给我留一半,晚安亲爱的。”

    一个潇洒的转身,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静雅对着他的背影嘟嚷:“出去了就不要回来……”

    结果,叶北城这一走还真不回来了,静雅也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眼看过了十二点,她实在睡不着便起身悄悄下了楼。

    躺在‘花’园的椅子上,视线不经意撇向左侧,她就想起了那一晚叶北城说的话。

    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她起身沿着小道向废墟的方向走过去。

    她倒想看看,叶家原来的大宅到底被烧成了什么样。

    步伐终于停下来,她也看到了她想看的东西,诧异的目视着眼前的一片荒芜,怎一个凄惨了得。

    人站在暗处,心不是不害怕的,特别是想到叶北城说曾经有个佣人死在这里,顿时头皮都麻了起来。

    她转身‘欲’走,耳边却若有似无的听到了谁在说话,震惊的回过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缓缓的蹲下身,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当耳边再次传来谈话声时,她不得不确信这绝不是错觉。

    可惜传到耳中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小的分不清到底是人是鬼,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一阵风扬起,像‘阴’风一样吹起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响声,静雅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她站起来就往回跑。

    一直跑到叶家的客厅,才惊魂未定的捂着‘胸’口重重的喘了口气。

    她真想扇自己一个耳光,好端端的‘抽’什么风跑到那个鬼地方去,就算叶北城夜不归宿也不****的事,为什么要因此赌气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好奇心害死猫,刚才如果就那样一命呜呼了,她真是死也不瞑目!

    忐忑的上了楼,乖乖的躺到‘床’上,双眼无神的凝视着天‘花’板,从此刻开始,她再也不会认定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了……

    卧室的‘门’打开,她赶紧闭上眼假装酣睡,熟悉的脚步声已经向她走过来。

    叶北城凝视着静雅数秒后,脱下西装进了浴室。

    他没有吵醒她,她也没有心情问他去了哪里,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

    半小时后,他洗好澡安静的躺到了‘床’的另一边,动作很轻很柔,生怕惊醒了身旁的人。

    灯一关,屋里瞬间变得漆黑,静雅又想到了那轻飘飘的鬼魅声,很想不顾一切的扑到叶北城怀里,可最终仅有的理智还是制止了她。

    “静雅,你不舒服吗?”

    细心的叶北城突然凑近了她问道。

    她假装被吵醒,嘟嚷一句:“没有……”

    “那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叶北城抓起她的手,静雅尴尬的缩回,心里很是懊恼,怎么就伸到了他腰上!

    “天冷了呗。”

    她雷死人的解释确实雷到叶北城了,他不可思议的提醒:“这才刚立秋呢。”

    “我提前冷行不行?”

    叶北城一愣,遂点头:“行,不过这冷的真让人心疼。”

    他一把抱住静雅,很理所当然的说:“让我给你点温度吧。”

    静雅没有挣扎,这个时候,她确实‘挺’想借他的怀抱安抚自己受惊的心……

    “你平时也这么乖多好。”叶北城感受着怀中小鸟依人的依赖,‘唇’角勾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这一夜,注定他的怀抱为她敞开,可叶家废墟里传来的声音到底是人是鬼,却无法得知……

    第二天是周末,叶北城说他不去公司。

    经过一夜,静雅已经不再去想那件离奇的事,不管是真有鬼还是假有鬼,她都觉得这是在作茧自缚。

    当然她也不会跟任何人说起这个事,毕竟那里是禁区,她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中午吃了饭,叶北城进了书房,静雅想午休一会,还没等她睡着手机传来一条短信。

    是尹沫发来的,静雅无奈的回过去:“晚点吧,叶北城在书房里工作呢。”

    “你把他撵出来呗,你都不知道这刚出生的猫有多可爱!”

    静雅想了想,回她:“好吧,那等会网上聊。”

    她起身下了‘床’,然后悄悄的来到书房‘门’口,温柔的喊了声:“叶北城,我可以进来吗?”

    “恩。”

    得到了他的允许,静雅推‘门’走进去,她伫立在书桌旁,殷勤的问:“你现在很忙吗?”

    “还可以,有事吗?”

    叶北城慵懒地抬眸睨向她,玩味一笑:“你想让我陪你是不是?”

    她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想……你要是不忙,把你电脑借我用用?”

    “哦,可以啊,我人也可以借给你。”

    “人就不用了,我只要电脑就行。”

    叶北城站起来把电脑让给她,笑着调侃:“你真没情调。”

    “情调也要分人的好不好。”跟你需要有什么情调……

    静雅坐下来把qq登上去,尹沫见她上线马上开了视频,顿时五只弱小的对这个世界充满怯意的小猫出现了。

    “可爱吧?”尹沫发了几个字过来。

    她马上回复:“是啊,很可爱,就是太小了。”

    两人开始围着猫聊的火热,完全忽视了叶北城还站在一旁,直到他开口:“你跟这只长的‘挺’像的。”他指了指其中一只幼猫。

    静雅惊诧的捂住电脑屏幕,没好气的训斥:“你怎么可以偷窥我**?”

    “什么偷窥,我是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

    “你干嘛站这里?我在用电脑你就应该识趣的一边待着去啊。”

    叶北城悻悻的点头:“好,我识趣一点。”

    他转身走到书架旁,‘抽’出一本书躺到沙发上看了起来,静雅愣愣的提醒:“你可以到卧室里看啊。”

    “我在这里看你有意见?”叶北城仰起头。

    她皮笑‘肉’不笑的摇手:”当然没意见……”你的书房我能有什么意见,即使有意见也不能发表啊。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桥归桥,路归路,她上她的网,他看他的书。

    过了一会,静雅诺诺的征询:“叶北城,我可以听歌吗?”

    “……听吧。”他视线没有移开书。

    “会不会影响你阅读的兴趣?”

    叶北城视线扫向她,戏谑的反问:“我要不让你听,你会不会说我独断专行?”

    “当然会啊。”不过这句话是在肚子里回答的,表面上自然是否定了。

    静雅播放了一首《伤心太平洋》她听的津津有味,却很不幸的把叶北城给听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叶北城伸了个懒腰,很无语的问静雅:“你就这么喜欢伤心太平洋?”

    从他入睡到醒来,已经过去二个半小时,她竟然还在听这首歌,一遍遍的单曲循环。

    静雅堪堪一笑,解释说:“我不是喜欢伤心太平洋,我是听这首歌就会想起杨过和小龙‘女’。”

    “你想他们做什么?”叶北城实在是不理解这个‘女’人整天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虽然他们是金庸虚构的人物,可我喜欢他们之间的爱情,我欣赏他们可以抛弃世俗简单的相爱,爱得疯狂,爱得挚烈,以为只要是想做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拦,包括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