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49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静雅指着晚成解释:“这位是我弟弟,俞晚成。”

    梦瑶一看是误会了,脸‘色’颇为尴尬,她转身想走,俞晚成立马站起来拦住了她。

    “咦,我们还没有相互认识,你怎么要走啊?”

    叶梦瑶不屑的撇他一眼,厌恶的说:“我干嘛要跟你这种人相互认识?!”言外之意,跟俞静雅有瓜葛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晚成,她是叶北城的妹妹,叶梦瑶。”

    静雅语气不悦的提醒,希望他识趣的别招惹她。

    “哦,原来是姐夫的妹妹,早听说姐夫有个妹妹,真没想到这么漂亮啊!”

    他毫不掩饰的赞赏,叶梦瑶得意的把视线移向静雅,故意说:“是吗?你真觉得我漂亮吗?”

    俞晚成肯定的点头:“漂亮,相当的漂亮……”

    “呵呵,你姐说我长的丑,你说我漂亮,我到底是该相信你们姐弟哪个人的话?抑或你们姐弟俩习惯‘性’说假话?”

    静雅头皮一麻,就知道叶梦瑶会这样说,也不能怨她,要怨就怨自己的弟弟不争气,给了别人得逞的机会。

    “当然是相信我啦,我姐眼光老差的了,叶小姐你相信我,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叶梦瑶自信一笑:“恩,我相信。”

    俞晚成还没来得及高兴,她又补充道:“对于你们这样的人来说,我的美丽就只能仰望。”

    说完,她骄傲的出了餐厅,静雅对她自负的行为很受不了的咋舌,然而更让她受不了是弟弟俞晚成,一直将叶梦瑶目送到餐厅‘门’外不行,还喋喋不休的打听叶梦瑶的情况,以及感叹她如何如何的美,如何如何的令他心动……

    她愤怒的站起身,指着不争气的弟弟说:“你给我死了这条心,正如叶梦瑶所说,她那种人,就只能是你这种人仰望的对象!”

    回公司的路上,她很后悔来跟俞晚成吃饭,莫名被人羞辱了一顿,还让不争气的弟弟对叶家任‘性’刁蛮的大小姐一见倾了心。

    晚上回到叶家,坐在餐桌上吃晚饭的时候,叶梦瑶并没有提到白天的事,只是她的‘唇’角一直挂着自信的笑,仿佛那一根搁在她心头的刺终于被痛快的拨了。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今晚叶北城似乎有些不对劲,一直沉默不语的吃饭,平时就算是演戏,他也会关切的替静雅夹菜,可今晚,他的眼中仿佛没有任何人。

    更让静雅疑‘惑’的还在后头,他吃了饭后一语不发的上了楼,等静雅上去的时候,他已经进了浴室,安静的卧室里除了沐浴的水声外,静的让人无厘头。

    等他出来后,静雅正想开口询问他为何这样异常,他反倒催促她:“去洗澡吧,早点睡。”

    这是今晚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并且还是连正眼也没有瞧一下。

    静雅疑‘惑’的进了浴室,想着让他一个人静静,等会再问也不迟。

    等她洗好澡出来,叶北城已经躺在了沙发上,她忍不住好奇的问:“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他平静的回答。

    “那你怎么好端端的睡沙发了?”前段时间不让他睡‘床’,撵都撵不走,今晚却又‘抽’风的睡回了沙发,怎能让她不奇怪。

    “别烦我了。”

    叶北城背对着她,不想再与她谈论任何的话题。

    静雅哪里是这么容易打发的,她越是好奇就越是想知道原因,叶北城可以不想说,但她必须要追问到底。

    “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吗?”她问。

    叶北城不理睬她,于是她摇晃他的肩膀:“我问你话呢。”

    他恼火的转过身:“我说你怎么这么烦?”

    “我烦?”静雅眉一挑:“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烦了!”

    事实上叶北城并不是因为她烦,而是怕自己再次失控,他今天想了一整天,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俞静雅失控……

    他想与她保持距离,可这个该死的‘女’人偏偏缠着他不放。

    “你不说是吧,那我也睡沙发。”

    她说着还真躺了下来,叶北城感觉到身旁有人挨过来,顿时身体僵硬的闭上了眼。

    “俞静雅,你睡‘床’去。”

    “我不去。”

    “你不是很保守的吗?”

    “是啊,可我对你很放心!”

    对他放心?

    叶北城睁开眼,背对着她问:“你为什么对我放心,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他把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总会有失控的时候。

    静雅笑笑:“没关系啊,反正你又不会把我怎样。”

    她到现在还记着叶北城说的那句话,你不是个能令我失控的‘女’人。

    可如果她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还会如此坚定的自以为是吗?

    “是的,我对你没兴趣,所以别躺我旁边,你让我很不舒服。”

    叶北城烦躁的转过身,勒令她睡回她该睡的地方。

    “我会走的,你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说了没怎么!”

    静雅仰起头:“不可能,你平时对我可不是这个态度。”

    自从结婚后,他对她一直温文尔雅,虽谈不上恩爱有加,但两人也算是相敬如宾。

    “我说你怎么这么烦呢?”叶北城再次推她:“你下去,再不下去我要踹你了。”

    “你踹啊,我就不下去!”

    静雅固执的跟他杠上了,两人拉拉扯扯在沙发上拧成一团,叶北城力度没把握好,一不小心把静雅从沙发上推了下去,关键时刻,他紧张的抱住她,结果两人一起从沙发滚到了地上……

    顿时空气凝结了一般,两人暧昧的抱成一团,男上‘女’下的姿势,彼此失神的凝视着对方,忘记了说话,忘记了一切。

    寂静的卧室里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急促,慌‘乱’,隐忍……

    叶北城最先冷静下来,他惊慌的从她身上爬起来,什么也没说的冲进了浴室。

    当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后,静雅尴尬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她捂着红透透的脸颊跳到了‘床’上。

    这是怎么了?她按住‘胸’前剧烈跳动的心脏,咚咚的响声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想到刚才叶北城看她的眼神,心跳的更厉害了……

    叶北城站在‘花’洒下,结实的肌‘肉’上全是冰冷的水珠,他对自己如此失控很恼火,双手抵在墙壁上,他低头思忖了很长时间,终于想明白失控的原因了。

    他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

    不是俞静雅,换作任何一个‘女’人躺在他身边,他也会把持不住。

    一个正常的男人,长时间不碰‘女’人,自然无法抵挡‘欲’望的‘诱’‘惑’。

    他关了水龙头,穿好衣服出了浴室。

    静雅傻傻的坐在‘床’上,见他出来尴尬的低下头,还以为他要过来跟她说话,谁知道却听到他开‘门’的声音。

    “你去哪?”她诧异的抬起头问。

    “你不需要知道。”叶北城冷冷的回答。

    静雅强忍着不悦,故意讽刺说:“该不会想出去找‘女’人吧?”

    “是。”

    他竟然承认了,可把静雅给郁闷死了,尽管心里十分恼火,表面还是无所谓的笑了:“好啊,你去吧,祝你玩的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