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51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我想跟你说个事。”

    “你说。( 无弹窗广告)”

    静雅咬咬‘唇’,‘挺’不好意思的说:“你以后能不能别出去找‘女’人了?”

    “那我怎么办?”他指的是生理需求。

    “忍着不行吗……”静雅在黑暗中红了脸,她觉得跟叶北城谈这个话题真是尴尬透了。

    叶北城没好气的哼一声:“这个怎么能忍,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可是我发现我有点接受不了。”

    静雅为难的十指‘交’缠,不知道要如何跟他解释才好。

    “你为什么接受不了?”

    “我……”她停顿了一下:“我觉得你出去鬼‘混’,是对我不尊重!”

    叶北城翻个身,很不满的说:“你不能满足我,还不让我出去找‘女’人,要不要这么自‘私’啊?”

    “可是……”可是什么呢?根本就没有可是。

    “你也觉得自己提这样的要求过分了是吧?知道过分就不要提,睡吧。”

    叶北城见她语结,就安抚她不要再多想。

    “我不觉得过分,过分也是你过分,是你自己说不会爱我,你不爱我,我干嘛要满足你!”

    俞静雅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候给自己找到反驳的理由。

    叶北城听了她的话,突然从沙发上跳下来,他借着月光走到‘床’边,然后按亮开关,双眼含情脉脉的望着静雅,温润的说:“亲爱的,我喜欢你,我真喜欢你,经过今晚的事情我才知道,我是真喜欢你了。”

    静雅被他突然其来的告白惊得目瞪口呆,她僵硬了好一会才木然的问:“真的假的?”

    叶北城一本正经的回答她:“假的。”

    “……你耍我!”

    她恼羞成怒拿起枕头就往他头上砸,早知道这个虚伪的人最会演戏,她却还是差点就相信了他的鬼话。

    第二天傍晚,静雅刚下班,就接到了俞晚成的电话。

    “姐,你在哪呢?”

    “什么事?”她不耐烦的问。

    “找你有点事,你在家吗?”

    静雅没好气的说:“有什么事电话里说。”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就在你家‘门’外,我们还是面谈吧。”

    她也是才到家没十分钟,怕俞晚成又惹出什么事端,于是只好妥协说:“你等下。”

    挂了电话直奔向‘门’外,俞晚成见她出来,马上招手:“姐,我在这呢。”

    “找我干嘛?”她脸‘色’不悦的向他走近。

    “姐,我能进去吗?”他指了指叶家的‘门’。

    “不能。”

    静雅瞪他,就他那点心思,她会不知道?

    “那……梦瑶在家吗?”

    呵,果然是冲着叶梦瑶来的。

    “不在。”

    “她去哪了?”

    “不知道!”

    静雅仰起头,“没事了吧?没事我进去了。”

    哎哎……俞晚成拉住她:“姐,你能不能把梦瑶的号码给我‘弄’到?”

    “俞晚成,你给我听清楚了,趁早死了这份心,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两人正争论着,一辆拉风的跑车停了下来,叶梦瑶趾高气扬的下了车,拎着小包哼着小曲往家里走。

    俞晚成一看是心上人,马上惊喜的喊道:“梦瑶,梦瑶……”

    叶梦瑶疑‘惑’的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到喊他的人是俞晚成,顿时笑得更得意了。

    她自信满满的走过来,戏谑的问:“干嘛?”

    “我……”

    “我想……”

    俞晚成使劲的咽唾沫,一看到叶梦瑶的‘花’容月貌,就慌的把先前练了一百遍的话给忘的干干净净。

    “你想干嘛呀?没事我可走了。”

    叶梦瑶故意撇了眼静雅,静雅知道,她是在向自己炫耀她的骄傲。

    “我想请你吃晚饭可以吗?”

    被她一‘逼’,俞晚成脱口而出,说完便低着头等着她的回复。

    静雅懊恼的训斥:“你给我滚回家去。”

    “姐,我只是请她吃顿饭而已。”俞晚成无辜的撇撇嘴。

    “好啊,我答应你。”

    静雅惊诧的睨向叶梦瑶,没想到她竟然同意了,这个‘女’人真是过分的自负,为了证明自己是有魅力的,竟然故意跟一个自己反感的人吃饭。

    俞静雅见自己没有被拒绝,顿时大喜过望,他欣喜的给叶梦瑶引路:“叶小姐,请……”

    静雅就这样无能为力的看着两人的身影越走越远,她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可又无法预知到底会哪里不好。

    今晚叶家的餐桌异常冷清,叶北城陪客户应酬,叶梦瑶答应了俞晚成的邀约,叶爷爷也去世多日,偌大的餐桌上,只有静雅和公婆三个人。

    公婆一直不待见她,所以匆匆吃了几口饭,便上了楼。

    她今晚感觉不舒服,洗了个澡就早早的尚‘床’准备休息,头脑昏昏沉沉,不大会便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一阵呼天抢地的哭声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叶梦瑶,心下一阵慌‘乱’,赶紧跳下‘床’冲出了房间。

    下楼的时候,隐隐听到叶梦瑶歇斯底里的痛哭声,一边哭一边诉说着哭的原因。

    “妈,我不想活了,俞静雅的弟弟差点把我强暴了……”

    静雅两‘腿’一软,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她双手紧紧的抓住栏杆,指甲深深的往檀木里掐。

    “瑶儿你别哭,你跟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妈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窦华月愤怒的声音如河东狂狮吼,震得静雅浑身颤抖。

    她艰难的平复心情,一步步往前走,她清楚此时走过去会是什么后果,可这件事她注定是逃避不了的……

    “我回家的时候,看到俞静雅跟他弟弟鬼鬼祟祟的在我家‘门’外谈论着什么,然后他弟弟就叫住我,说要请我吃饭,我不好意思拒绝他,结果这一去……”

    叶梦瑶伤心的哭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脸,不愿再说下去。

    “去了怎么样?”叶国贤冰冷的声音传进静雅耳中。

    “他根本没有带我去吃什么饭,他把我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就把我按在地上,说要让我成为他的人,呜呜……”

    静雅痛苦的闭上眼,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她早该想到,她的家人除了给她带来麻烦外,什么也不会给她。

     “把姓俞的‘女’人给我叫下来!”

    窦华月对着佣人声嘶力竭的咆哮了一声,静雅作了个深呼吸,走到她们面前。

    她看着叶梦瑶心如刀割,一身华美的公主裙被撕的不堪入目,一头‘精’致的卷发也凌‘乱’的像‘鸡’窝,更让人揪心的是原本自信满满的脸上,此时挂满了绝望的泪珠。

    “对不起,我……”

    她话没说完,窦华月上前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抬起头解释:“我不知道晚成会做出这样的事。”

    啪,又是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这一次力道更大,她失去重心的摔倒在地,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你们俞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弟弟不是,你更不是!”

    窦华月愤怒的指着她:“我早就知道,只要留着你这个祸害,我们叶家就肯定会遭殃!”

    静雅不想争辩,她也没有资格争辩,现在是俞家做了龌龊的事,她即使再不甘又能怎么样……

    “老公,这件事你不能再不管了,今天她的弟弟要强暴咱们‘女’儿,明天说不定她父母就开始来偷咱家的产业了,她那是什么一家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国贤冷冷的走到静雅面前,居高临下的说:“你自己收拾东西走吧,我会让北城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