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54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带你去吃饭,不然还能干嘛!”静雅刚想拒绝,他霸道的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怕挣扎的话会被楼下的人发现,所以只好任由着他牵着她的和下了楼。“干嘛去。”窦华月面无表情的厉声问。“带她去吃饭。”哼,她冷笑:“这家里的饭吃了会毒死她吗?整天装可怜给谁看!”静雅闭上眼,把心口堵的一口气硬生生的给压了回去,叶北城回头撇母亲一眼,笑着说:“给我看呗,我特喜欢看。”“你……”窦华月差点被气的昏死过去!两人出了家‘门’,静雅叹口气,说:“你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跟你母亲作对?”“怎么了?”“她会觉得是我挑唆了你,我这个媳‘妇’还不够委屈吗?”“我不当着你的面,她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吗?”静雅无奈的笑了。

    叶北城把车开到了她喜欢的那家湘菜馆,可是面对菜谱上的美味,她却再没有之前的‘激’情,感觉不同了,心境自然也是不同了。

    “亲爱的,我点这些合你胃口吗?”

    静雅点头。

    菜端上来的时候,他又说:“亲爱的,要不要喝一杯?”

    静雅再点头。

    酒送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说:“亲爱的,少喝一点。”

    这一次她没再点头,而是忍无可忍的说了句:“你能不能别再喊我亲爱的?!”

    叶北城俊美的脸庞愣住了,他不解的问:“怎么了?我怎么惹你不高兴了?”

    “你喊我亲爱的,让我十分十分的不开心。”

    静雅坚定的直视他,遗憾他为什么就不能看到她的心里……

    “我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喊,你为什么现在才说不开心?”

    现在才说吗?她从一开始就不同意他这样喊,是谁固守已见的肆意妄为?!

    在公共场所,静雅不想表现的过于‘激’动,她作了个深呼吸,轻声问:“你知道我最难堪的是什么吗?”

    几乎未加思索,叶北城脱口而出:“被我家人刁难的时候。”

    她摇摇头,很郑重的告诉他:“对我来说最难堪的,莫过于你喊我亲爱的,可我却并不是你亲爱的。”

    叶北城愣了愣,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沉默了一会,说:“好,以后我会注意。”

    静雅自嘲的笑笑,他以为他是明白了,其实,他并不明白。

    出了餐馆,很不巧的竟然遇到了一个人,静雅看到他的时候,终于承认世界太小了。

    “静雅,这么巧。”

    翟腾宇笑着走到她面前,看到她身旁的叶北城时,忽尔就明白了。

    “他就是你老公?”

    静雅点头,轻声回答:“是。”

    叶北城疑‘惑’的打量面前的男人,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长的也相当英俊,举手投足间都可以看出,对静雅有着特殊的感情。

    “静雅,这位是谁?不介绍一下吗。”

    他把视线移向静雅,突然间看到一个男人过来跟他老婆搭讪,而且还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心里莫名的就觉得很不舒服。

    静雅为难的十指‘交’缠,让她怎么介绍腾宇才好呢?邻居,哥哥,朋友,死党,还是初恋情人……

    她正为难着,翟腾宇开口了:“我是她青梅竹马。”说完,他就笑了,然后戏谑的补充:“开玩笑的。”

    “你好,我叫翟腾宇。”他伸出手,镇定的望着叶北城。

    翟腾宇?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阿宇?叶北城撇了眼静雅,伸手跟他握了握:“你好,我叫叶北城。

    心里原本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从听到那个男人介绍自己的名字后。

    静雅拉着翟腾宇到一边轻声耳语了几句,然后他就笑着走了。

    回去的路上,叶北城脸‘阴’的骇人,他一句话不说只专注于开车,静雅盯着他看了半天,才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好像不高兴。”

    “是,我不高兴,很不高兴。”

    静雅听了他的回答,心中大喜,以为他是在吃醋,可接下来他的话却让她原本火热的心瞬间瓦凉。

    “你那天晚上在酒吧不是说你没有初恋情人吗?那刚才那个男人又是谁?”

    “这很重要吗?”她冷冷的问。

    “也许对我不重要,可你不该骗我,我们当时是在玩真心话游戏,既然玩了就要遵守游戏规则。”

    呵,她冷笑一声,突然觉得心里被塞了块千斤大石,压的她喘不过气。

    “如果你觉得吃亏了,那你把车再开到那家酒吧,我喝十杯补偿你行不行?”

    “不必了。”

    叶北城漠然的拒绝,他的双眸越来越冷,几乎可以冻死一个人。

    第二天,静雅下了班没有直接回叶家,想到昨晚叶北城的态度,她就不想那么早回去面对他。

    她打电话给尹沫,半小时后,两人在kfc碰了面。

    “亲爱的,最近遇到不开心的事了吗?这么憔悴,看着都让人心疼。”尹沫夸张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静雅甩开她的手,开‘门’见山就告诉她:“我爱上叶北城了。”

    噗……尹沫一口可乐喷了出来,她惊恐的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质问:“你到底还要让我惊悚到什么时候?三个月前,你突然告诉我你失了身,再然后你说你要结婚了,现在你竟然又告诉我,你爱上叶北城了,我这幼小脆弱的心脏,它经不起你这样的摧毁!”

    静雅黯然的把视线移向窗外:“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人的感情是无法控制的。”

    “那为什么不是他爱上你,为什么就是你爱上他?”尹沫恨铁不成钢的咆哮。

    “我有什么办法!”静雅哽咽:“连俞晚成都说了,没有人会喜欢我这样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