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55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最终还是被他拖下楼吃了晚饭,和往常一样,他体贴入微的替她夹菜,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不悦的表情,于是静雅想,在他的心里,她始终都是无足轻重的。[ 超多好看小说]

    晚上,叶北城睡沙发,晚上睡‘床’,关灯前,他突然说:“我不喜欢你跟你那个青梅竹马走的太近。”

    “你为什么不喜欢?”静雅平静的问,没有再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感到‘激’动,因为她知道,他不可能说出她想听的答案。

    “我觉得你跟他走的太近,是对我的不尊重。”

    呵,静雅漠然的笑了,她就知道他会这样说,果然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我有‘交’异‘性’朋友的权利,这和尊重不尊重没有关系。”

    她背过身,不想再与他谈论这个话题。

    叶北城也不再说话,静雅关了灯,过了很长时间后,在她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却突然说:“以后我不去找别的‘女’人,你也别跟姓翟的见面,我们互相尊重可以吗?”

    “不可以。”静雅想都没想就拒绝:“我和他见面的目的,和你与别的‘女’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请别相提并论。”

    初次谈判就以失败告终,叶北城心里颇为不爽,可他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明天就是翟腾宇的生日,静雅准备买个礼物送给他,傍晚下了班,她直奔商场,转了几圈后,一眼相中了一款冬瓜模型的笑脸。

    “把这个拿给我看一下。”她对服务员说。

    冬瓜笑脸拿到手,她一下子就笑了,“好,我就要这个,麻烦帮我包起来。”

    准备付钱的时候,身后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

    “哎哟,真幼稚,买这个东西讨北城哥欢心吗?”静雅回过头,一见是何柔,又把头转了回去。

    “我跟你说啊,北城哥不会喜欢这种幼稚的东西,所以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她状似好心的提醒,静雅付了钱,拿起礼物就走。

    跟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说话,那才真是‘浪’费时间。

    何柔不死心的追上来,故意挑衅:“要是北城哥不喜欢,让他别扔了,送给我啊,我这个人对礼物没什么品位,就算垃圾我也喜欢。”

    静雅回过头,讽刺的笑笑:“我知道你喜欢垃圾,物以类聚嘛。”

    何柔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她羞愧的收起刚才的得意,恨恨的说:“你不过就是嫁了个优秀的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整天守着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我真替你感到可悲。”

    呵,静雅冷笑:“我是可悲,但比某些人好多了,某些人望穿秋水多少年,到头来还不是连悲一下的机会也没有。”

    何柔又一次被她戳到了伤口,顿时气的咬牙切齿,她刚想反击,静雅又说:“我知道了,杨芊雪肯定不是飞机失事,她一定是被你气死的。”

    “你胡说!”

    静雅盯着她一副要疯了的样子,心里总算是出了口气,为绝后患,她夸张的捂住‘胸’口,感叹道:“幸亏我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不然我一定也会被气死。”

    何柔彻底崩溃了,她不顾形象的甩了静雅一巴掌,静雅抬起头,毫不犹豫的把那一巴掌还给了她。

    何柔还想再打,静雅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冷冷的警告:“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

    她俞静雅从来不是吃素的,被叶夫人打因为她是长辈所以忍了,但施何柔算什么,充其量就是个欠教训的二货。

    面对她这种嚣张的‘女’人,静雅秉承着上帝的理念——当别人甩你一耳光的时候,务必要记得礼尚往来。

    何柔挣脱了她的手,脸‘色’铁青的说:“咱们走着瞧!”转身就走。

    静雅对着她的背影喊道:“施何柔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既然能让叶北城娶我,我就有办法让他爱上我。只要,我想。”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慢,也很笃定,何柔转过身,浑身颤抖的冷笑:“我真好奇,是不是在卑微家庭中长大的‘女’人,都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静雅“噗嗤”一声笑了,她坦率的说:“没错, 我是生在一个卑微的家庭,但我就有这样的自信,怎样?”

    何柔的脸已经从绿变成了紫,她恨不得上前撕碎这个挑衅她的‘女’人,可是她绝望的知道,叶北城不会放过她。

    翟腾宇生日的这天,静雅拿着礼物赶了过去,如她预料的一样,他很喜欢。

    偌大的包厢里,有一半都是烂冬瓜道上的兄弟,静雅置身于一帮‘混’‘混’中,感觉自己仿佛也成了黑帮中的一员。

    “翟老大,这位是谁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其中一个男人带头起哄,其它人也开始跟着闹起来:“是啊,这么漂亮的妹子,赶紧给兄弟们介绍呀。”

    翟腾宇笑着站起身,把静雅拉到她旁边,刚想说是他爱的‘女’人,转头一看,静雅正用警告的眼神瞪着他,于是马上改口:“这位是我妹妹。不是亲的。”

    “不是亲的?”带头的男人挠挠了头:“这话可把我们‘弄’糊涂了……”

    “哎哟,三皮,这话你都听不懂吗?不是亲的,那就是情的呗。”另一个男人装作很懂的样子。

    叫三皮的男人恍然大悟的“哦”了声,马上用暧昧的眼神冲静雅嘿嘿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其它的人都跟着笑起来,静雅不想被他们调侃,马上解释:“你们别误会,烂冬瓜想说的只是我们非亲生兄妹而已。”

    众人一听烂冬瓜,先是集体一愣,接着暴发出了更夸张的哄笑声。

    静雅无奈的摇摇头,把视线移向翟腾宇,他正幸灾乐祸的偷笑着,领会了静雅的意思后,马上宣布:“别闹了,还让不让人过生日了。”

    包厢里总算是安静了,大家齐声欢唱生日快乐歌,这时静雅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叶北城的号码,果断的给掐了。

    片刻后,他再次打过来,静雅犹豫了一下,悄悄退出包厢,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按下了接听。

    “你在哪?怎么不接电话。”叶北城颇为不悦的质问。

    “我朋友过生日。”

    “哪个朋友?”

    她想了想,轻声说:“翟腾宇。”

    电话里沉默了,静雅见他不说话,提醒道:“没事我挂了。”

    “什么时候回来?”

    “结束了就回去。”

    她当真把电话挂了,叶北城第一次被俞静雅先挂电话,原本不爽的心情更加的不爽,他烦燥的把手机扔向沙发,双手掐腰坐立不安。

    “我这是怎么了?”他走向窗前,凝视着窗外漫天的星辰,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对静雅和别的男人走近会这么介意……

    “难道?”他英俊的剑眉紧紧收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用力甩了甩脑袋,他对着刚刚升起的月亮,坚定的说:“芊雪,我只能爱你。”

    转身拿起外套,他出了家‘门’,在车上打了个电话:“出来喝一杯。”

    仍旧是魅影,仍旧是一号包厢,叶北城比约的人先到。

    包厢暗红‘色’的光线原本是柔和的,照在他冰冷的脸上,也跟着冷了。

    他一个人自斟自酌,喝到第四杯的时候,欧阳枫和费少城推‘门’而入。

    “耶,今晚怎么一个人来的?你婆娘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