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56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欧阳枫懊恼的‘揉’了‘揉’头发。[$>>>_._.小_._.說_._.網<<<$]

    他也没有解释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总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她跟那男人好多久了?”

    欧阳枫镇定的问,懊恼归懊恼,看到自己哥们心情这般‘阴’郁,也不忍心再指责什么。

    “青梅竹马。”叶北城简单说了四个字。

    “哇,青梅竹马啊。”费少城惊呼:“那就是说两人从小就开始好了?”

    欧阳枫叹口气:“北哥,这事就麻烦了,要是刚认识的还好,这青梅竹马,那感情是相当深厚的,就算哥们有心想帮你,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用。”叶北城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之后,不管欧阳枫和费少城再说什么,他都一律无视,只埋头喝酒。

    看着他借酒浇愁愁更愁,费少城猛的夺过他的酒杯,一本正经的问他:“北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他醉意朦胧的点头。

    “你告诉我,问世间情为何物,后面一句是什么?”

    叶北城一愣,想了想:

    “直教人生死相许。”

    “错!”费少城按住他的肩膀:“哥们,你那答案是五百年前的了,现在新式的回答,应该是:不择手断将其占有!”

    欧阳枫“噗嗤”一声大笑,费少城不愧是襄阳市有名的情场‘浪’子,什么话到他嘴里,都煽情的让人活不下去……

    叶北城最终还是醉了,醉得不醒人事,欧阳枫和费少城束手无策的看着他,一个摇头,一个叹息。

    “怎么办?我们送他回去吧。”费少城打了个哈欠。

    欧阳枫眉一挑:“送什么送,打电话让村姑来接!”

    “谁打?”

    “当然你打!”

    “为什么?”

    “你不是整天夸她漂亮有个‘性’吗?你不打难道让我这个处处看她不顺眼的人打?”

    “……”

    费少城拿起叶北城的手机,不情愿的翻出静雅的号码,拨了过去。

    短暂的嘟声后,她接通了:“喂?”

    “嫂子,是我,费少城。”

    静雅一愣:“有事吗?”

    “北哥醉了,你来把他‘弄’回去吧,老地方。”

    电话挂断后半小时,静雅出现在魅影,她推开一号包厢的‘门’,被里面浓郁的酒气熏得头晕。

    “他怎么喝成这样?”

    欧阳枫意味深长的盯着她:“问你自己啊。”

    “问我?问我什么?”静雅一脸的错愕。

    他刚想质问她是不是不守‘妇’道,被费少城悄悄的制止了。

    “俞静雅,我希望你以后做任何事情之前,先考虑一下会不会影响到你老公,可以吗?”

    这是欧阳枫第二次连名带姓的喊静雅的名字,她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讽刺道:“我影响他了吗?你太抬举我了,我在他心里算什么?欧阳枫,你比谁都清楚,叶北城他为什么和我结婚。”

    犀利的质问让欧阳枫无言以对。

    深夜,叶北城三番两次的把被子踢了,静雅第四次下‘床’替他盖被子的时候,盯着他熟睡的俊容,看了很久很久。

    她慢慢蹲下身,坐在地板上,想着欧阳枫对她说的话,‘唇’角勾起了讽刺的弧度:“也许每个人都以为你很在乎我,就连你喝酒,他们也说是因为我,这样的委屈,比你妈挑我刺还让我受不了。”

    轻轻的叹口气,她又说:“我们之间是没有爱情的,&nbsp;爱情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可是,一加一却不等于二,就像你加上我,也并不等于我们。”

    清晨,叶北城酒醒,静雅像往常一样的从容,不提昨晚的事,也不提欧阳枫说过的话。

    他起身进浴室刷牙洗脸,整理好仪容后,从静雅手里接过西装。

    “翟腾宇是不是喜欢你?”

    出‘门’前,他随口一问。

    静雅平静的看着他,说:“你为什么认为他喜欢我?你觉得像我这种平凡的,二十八岁才嫁人的‘女’人,他会喜欢吗?”

    “怎么不会,也许你看不到自己的优点,可不代表男人看不到,你身上的某种韵质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抵抗的。”

    静雅“噗嗤”一笑,戏谑的问:“也包括你吗?”

    叶北城没有回答,他背过身穿上西装,头也不回的走了。

    静雅站在窗前,凝视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他的车消失成一个黑点,才慢慢收起了失落的心。

    转眼圣诞将至,叶北城破天荒的对静雅‘浪’漫了一次。

    他在圣诞的前一天早上,将一款‘精’致的礼盒递到了她面前。

    “什么?”静雅疑‘惑’的问,并没有接过去。

    “看看不就知道了。”

    她指了指自己:“给我的?”

    “恩。”叶北城点头。

    静雅诧异的接过去,打开盒盖一看,是一款晶莹滋润,深邃‘精’美的‘玉’镯。

    “真的是送我的?”

    她不可思议的抬起头,不明白他有俞用意。

    叶北城笑了笑:“是的。”他接过‘玉’镯:“我帮你带上吧,省得你不相信。”

    他牵起她的右手,然后把‘玉’镯往上面套,静雅心里一暖,失落了这么多天,此刻终于感到了一丝安慰。

    “谢谢啊。”

    “客气什么。”

    叶北城费了些劲才把镯子套上去,静雅举起手晃了晃,随意说:“好像尺寸小了些。”

    不过幸好能戴进去,这些小细节也可以不计较。

    “干嘛突然送礼物给我?”她好奇的探头问。

    “圣诞节呗。”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其实没有礼物也可以的。”

    她口是心非的笑笑,其实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明天晚上我带你去个地方,并且告诉你,为什么要送这个镯子给你好吗?”

    静雅一愣,说:“难道这个镯子有什么意义吗?”

    他笑而不答:“明晚就知道了。”

    因为叶北城这句话,静雅不知道有多期待明天晚上能快点到来,真的,从没如此期待过。

    然而,生活就是如此的坎坷,第二天中午,她的期待就像泡沫一样碎了。

    为了晚上跟叶北城去他要带她去的地方,中午吃了饭,她就出了家‘门’,准备给自己买一些漂亮的衣服,然后过一个漂亮的,属于一个二十八岁‘女’人的圣诞节。

    她是在叶家大宅前方一百米的地方遇到了何柔,当时,何柔似乎不太想跟她吵架,所以冷着脸从她面前走过,然而没走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何柔转过身,重新走到她面前,盯着她手上的镯子问:“从哪‘弄’的?”

    静雅懒得跟她说话,况且也觉得没必要告诉她。

    她不走她走,静雅大踏步往前走,施何柔喊了声:“是叶北城送你的对吗?”

    静雅回头,说:“跟你有关系吗?”

    何柔突然大笑,笑的静雅眉头皱蹙,心慌意‘乱’。

    “对,跟我是没关系,不过跟芊雪的关系就大了。”

    她走到静雅面前,抬起她的左手仔细看了看,笃定的说:“这只镯子以前是他准备送给芊雪的,只可惜芊雪那‘女’人命薄,还没来得及戴便香消‘玉’殒了。”

    “你胡说。”静雅冷冷的‘抽’回手,她才不相信叶北城会这样过分。

    “我有没有胡说,你可以去问他呀,我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我当时无意中试戴了一下,可你知道北城哥是怎么说我的吗?”

    静雅沉默不语,却并不代表她不想知道。

    “他说,除了杨芊雪,没有人配戴这只‘玉’镯。”

    何柔说完得意一笑,她遗憾的叹口气:“不过也可惜,那只镯子我根本戴不上,芊雪那‘女’人柔弱的很。”

    看到静雅脸‘色’惨白,施何柔第一次感觉到大快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