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58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拦腰抱起她,将她抱到卧室,放在宽大的‘床’上,爬在她耳边说:“别再折磨我了,行不行?”

    静雅扭过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我人都在这了,你想怎样便怎样吧。”

    叶北城无奈的笑笑,扳过她的头,强迫她与他对视:“瞧你这表情,像是我又要强暴你似的。”

    她不语,他又说:“我会很温柔的,你别再捣‘乱’,专心配合,尽情享受就好了。”

    叶北城抬起一只手抓着她抵在‘胸’前的双手,拉着反剪在身后,手掌贴着她的手背,紧紧压制着,‘唇’上的啃噬由轻柔渐渐变得狂野粗暴,舌尖探出,撬开她的牙关便探入她‘唇’内,强势地扫过齿关,含住她无处可躲的舌,似是要将她吞下般,重重地吸‘吮’、****……

    虽然静雅的第一次早就被他无情占有,但那个晚上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没有前戏,没有撩拨,没有温情,有的,只是粗野的发泄。

    所以第一次,除了痛,她什么感觉也没有。

    此刻叶北城温柔的亲‘吻’,抚‘摸’,让静雅初尝男‘女’之事,她整个身体因为过度紧张,绷得如同一块坚硬的石头。

    “别紧张,放松,想着我是你的男人,我对你的感情,想着这些,别的什么也不要想。”

    叶北城温润的安抚她,双眸柔情十足。

    静雅没好气的撇他一眼,讽刺道:“生理有需要就直说有需要,别什么事儿都往感情上扯好吗?”

    “你……”

    叶北城恼得真想把这‘女’人从窗子扔出去,平时伶牙俐齿也就算了,竟然做这种事都想被他气个半死才满意。

    “俞静雅,你真是太欠调教了,我今晚要是不好好的把你调教一番,你就不知道这‘女’人躺在‘床’上是该像绵羊一样温顺,还是像刺猬一样胡‘乱’扎人……”

    “唔……”没等她再开口,他就俯身紧紧的堵住了她的‘唇’。

    霸道占有般的深‘吻’将她惨淡的理智‘逼’得一散而尽,只能无助地仰着头接受他近乎掠夺的热‘吻’。他的气息渐渐凌‘乱’粗重,被****染得黑亮的黑眸跳动着噬人的光,‘唇’上的‘吻’愈发狂野,捧着她脸颊的手掌因隐忍而没入她发中,将一头柔顺青丝‘揉’得渐渐凌‘乱’。

    “嗯唔……”被‘吻’住的双‘唇’无意识地发出抗议声,在她后背‘搓’‘揉’的手掌仿似带着火焰……

    半夜醒来,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无力,酸痛,麻软。

    她用双臂支撑着起身,悄悄的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叶北城睡的依旧安详。

    伸手拍拍他的脸颊,她轻声喊:“喂,叶北城,醒醒。”

    身旁的人没有反应,可以把她整到昏,可想而知,这个整人的人自己得消耗多少体力。

    “吃干抹净,不想认帐是不是?”静雅没好气的冲着他熟睡的容颜挥了挥拳头。

    他还是没醒,她干脆掀开他的被子,一不做二不休,把冷气一关,窗子一开,顿时秋风唰唰的吹的人汗‘毛’都直了。

    叶北城渐渐有些撑不住,他无意识的伸手把静雅拥进怀中,轻声呢喃:“别动,冷。”

    他就这样抱着她,过了好一会,静雅幽幽的问:“你现在抱着谁呢?”

    问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了,如果叶北城敢说芊雪的名字,她就算拼了命也要把他给掐死。

    留一个心里没有她,她却心里除了他谁也容不下的男人在世上,就等于是慢‘性’自杀!

    “抱着你……”

    叶北城含糊不清的回答。

    静雅一愣,不死心的趴在他耳边继续问:“那我又是谁呢?”

    他翻了个身,说:“猪。”

    猪?

    静雅彻底懵了,她震惊的凝视着叶北城的背影,发觉他的肩膀在压抑中耸动时,才恍然大悟被他给耍了……

    “叶北城,你这个杀千刀的,你根本就没睡是不是?”她恼火的摇晃他的身体。

    叶北城笑着转身,打了个哈欠解释:“我就刚醒。”

    “刚醒是什么时候?”

    深邃的双眸轻轻流转,他温润回答:“就你问我抱着谁的时候。”

    静雅眉一挑,指着他质问:“你老实说,如果刚才没醒,潜意识里你会怎么回答?”

    “我……”叶北城故意卖关子:“我会……”

    “快说啊!”

    “哎,这个真不好说。”

    他叹口气:“我怎么知道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会说什么,我要是知道了,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静雅颇为失望他的回答,这么看来,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一定会喊着芊雪了。

    见她背过身,叶北城笑着凑近:“怎么,生气了?失望了?”

    她不吱声。

    他又问:“真生气了?”

    她还是不吱声。

    于是,叶北城从身后圈住她,温润的解释:“不是我不回答你,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你想想看,我要是说我抱着的人是你,你肯定怀疑我是故意迎合你,我要说是芊雪,那你一怒之下,我现在是死是活还是个问题。”

    静雅手指轻微一动,觉得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转移话题:“那你原本准备跟我说的是什么?”

    “你执意把我‘弄’醒就是想问这个?”

    “是你自己执意要说的,我原本并不想知道!”

    叶北城倒头一睡:“那行,你原本并不想知道,我现在刚好也不想说了。”

    静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悦的吼了声:“那怎么行!我牺牲这么多,你怎么能钻了空子就想把我打发?”

    牺牲这么多?叶北城戏谑的玩味这句话,调侃道:“你牺牲什么了?”

    “我陪你睡了,这牺牲不够大吗?”

    这么开放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多么难得,静雅懊恼的想,反正做也做了,现在要脸也来不及了。

    “你陪我睡,我不也陪你睡了……”

    “叶北城!”她羞愤的拿起枕头砸了过去:“我砸死你这个脸皮八丈厚的臭男人!”

    叶北城伸出勾住她纤细的腰,霸道而又戏谑的刺‘激’她:“静雅,你陶醉的时候比你泼辣的时候‘迷’人多了,特别是你温顺如绵羊的声音,我就是想想,骨头都是酥的……”

    静雅要疯了,她脸颊火烫,猛的跳下‘床’,奔进浴室找了根不锈钢管,重新返回卧室大声吼道:“姓叶的,你成功‘激’怒了姐,姐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叶北城盯着她手里握着的钢管,忙点头:“恩,看来是‘挺’严重的,下手能轻点不?记得给我留条活命,别误会,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忍心让你还没到三十岁就守了寡……”

    “没关系,我不介意!”静雅向前一步。

    她举起手里的钢管,闭上眼,大声吼道:“叶北城你给我一路走好了!!”

    砰——

    一声巨响,钢管断成了两截,静雅目瞪口呆,叶北城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把钢管给扳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