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59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她一愣:“就这个?”

    “恩。”

    “……哦。”她语气听不出‘激’动和欣喜,如果是这句,着实没有什么好欣喜的,在她看来,喜欢一个人太简单了,她也喜欢翟腾宇,可那并不是爱。

    “静雅,我现在虽然还不能完全爱你,但我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

    叶北城发自内心的话,听在静雅耳中,并不是没有诚意的,她慵懒地打个哈欠,说:“好吧,既然你很喜欢我,我就当你是爱我的。”其它的不管。

    如水的深夜,总有那么一丝遗憾,他抚‘摸’着静雅光洁的手腕,遗憾的叹息:“那只镯子从一开始我就想送给我在乎的人,芊雪与我没有缘份,我以为我会坚持对她的爱,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有办法控制对你的喜欢。”

    静雅恍然:“也就是说你送我那只镯子不是因为感情无处寄托,只是单纯的想送给自己在乎的人?”

    他点头:“是的,正是这样。”

    “……”恋爱的‘女’人傻,单恋的‘女’人更傻,她怎么就会相信了何柔的话,那个‘女’人的话说出来能信吗?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该破碎的东西就不会完整。

    “那你当时可以跟我解释啊。”

    “我是要解释的,可你别忘了,是你自己不肯听。”

    静雅颇为尴尬,但她一向伶牙俐齿惯了,就算是她错,她也不想承认。

    “我不想听你也可以说啊,你把我从翟腾宇身边扛走的霸气哪去了?”

    叶北城苦笑:“你这脑子里到底装的是啥玩意?就下午那情形,你都气的恨不得一刀把我砍了,难道我还不分状况的向你告白,说我喜欢你吗?”

    静雅不语,他又贴在她耳边问:“我说了你不但不会信,还会更生气对不对?”

    “哎哟,不行了,我困死了……”

    她赶紧转移话题,其实就是间接的承认了。

    经过这一夜的缠绵,她与他之间再不是原来简单的朋友关系。

    隔天清晨,叶北城又一次提出要静雅把现在的工作辞了,然后进入叶氏,成为他事业上的合作伙伴。

    起初静雅死不肯答应,并且拿叶老爷和叶夫人做挡箭牌,叶北城拿她没办法,丢下一句:“我会有办法让你向我举白旗。”

    过了几日,当静雅把这件事彻底遗忘的时候,她接到了经理程广的召唤。

    疑‘惑’的进了经理室,程广开‘门’见山道:“小俞,最近工作的怎么样呀?”

    “‘挺’好啊。”

    呵,他苦笑一声:“恩,那就好,不过……”程广面‘色’为难的撇她一眼,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太好意思说出来。

    “程经理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静雅镇定的望着他。

    程广深吸一口气,假装很无奈的说:“最近公司的业绩不是很好,上面命令可能要裁人,所以……”

    静雅震惊的挑起眉:“你想把我裁了?”

    “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他还想再解释什么,静雅冷哼一声打断:“行了,我知道了。”

    她没好气的反问:“是我老公动的手脚对不对?”

    程广惊诧又尴尬的眯眼:“你知道啊?”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裁人的理由这么烂,我想不知道也难!”

    公司业绩好不好她比谁都清楚,她在公司的贡献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不到倒闭的那一天,绝不可能裁到她头上。

    既然清楚这一点,那么她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叶北城,只有他有这个能耐,把她从这家公司里赶出去……

    “上次我给你的离职申请还在吗?我用不用重写一份?”

    “……你重写吧,那个我早撕了。”程广无奈的连看她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商场本就如此,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更俞况是牺牲一名员工,尽管这个员工的能力和贡献都相对优越了一点。

    傍晚下班前,静雅写了一份简单的离职申请表,送到了经理办公室。

    程广接过去看了看,在离职原因的那一栏,她只简单的写了一句:“这里不是可以令我发光的地方。”

    他愣了愣,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签上了他的名字。

    “好了,那我就此道别了,程经理韬光养晦,相信有那么一天,你会坐上更高层的位置。”

    静雅临行前,优雅的笑笑,平静的语气听不出是贬还是褒。

    在她推‘门’前,程广由衷的说了句:“小俞,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谢谢。”静雅没有回头,毅然决然的踏出了这家她付出了三年的公司。

    晚上回了叶家,她脸上没有失业的苦恼,和下午‘交’离职申请时一样的平静,晚餐时,叶北城一直观察她脸上的神情,见她和平时无异,便忍不住好奇假装随意的问:“最近工作怎样?”

    静雅只觉得好笑,明明知道她的下场,还明知故问的让她回答。

    “不怎样。”她没好气道。

    叶北城愣了下,关切的询问:“怎么了?”说是关切,其实有心人都可以看出,那眼神明明就是幸灾乐祸。

    静雅在桌底用力踩了他一脚,心里默默的哀悼:“咱能别虚伪了么?”

    叶北城可没有翟腾宇的默契,他可能会因为这一脚明白她不高兴,但绝对不会明白她心里想说的是什么……

    “到底怎么了?”他不死心的又问一遍,要不是碍于公公婆婆在场,静雅真想把面前的盘子塞进他嘴里。

    “我不干了。”

    她简单扔了四个字出来,窦华月马上讥笑:“呵,估计是被辞退的吧?怎么半天才敢说出来?”

    静雅冷笑,回一句:“妈,又不是光荣的事,没必要昭告天下吧……”

    “难道被我说中了?”窦华月得意的挑眉。

    “恩。”

    她点头,并不避讳自己被辞退的屈辱。

    叶北城笑了笑,像是蓄谋已久的跟父亲商量:“既然静雅工作丢了,我想让她到公司帮我。”

    叶国贤像是没听到般,不看儿子,不看媳‘妇’,半天才回了句:“普通的工作也做不了,到公司又能做什么?”

    静雅强压着怒火,叶北城为了让她进叶氏,不知用什么手段把她给‘逼’的失业了,现在更落了个被婆婆取笑,被公公质疑能力的下场。

    “这个没关系,静雅‘挺’聪明,我多教教她就行了。”

    叶北城笑着扭过头:“静雅,你会努力的对吧?”

    既然问她了,她也不好继续沉默,于是放下碗筷说:“不用了,我已经看好了一家公司,明天过去面试。”

    这话把叶北城给堵的‘挺’不爽,窦华月看出了儿子脸上的不悦,嘲讽道:“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叶家做你的少‘奶’‘奶’吧,赶紧给我儿子生个一男半‘女’才是正事。”

    静雅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把‘女’人当成生育的工具,她把视线移向叶夫人,坦然说:“妈,现在是21世纪,‘女’人不兴在家生孩子了。”

    “那照你这么说,21世纪的‘女’人,就不用生孩子了?”叶国贤厉声质问。

    叶北城马上解围,“爸

    ,你误会静雅的意思了,她的意思,‘女’人工作和生孩子是两码事,现在企业都有孕假,‘女’人一边工作一边生孩子是不会有什么冲突的。”

    叶夫人生气的嗔了儿子一眼:“你就会替她说话!”

    静雅起身想上楼,如果一直待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又吵起来。

    “你别走。”叶北城拉住她:“我话没说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