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1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静雅忙阻止:“不用了,我躺一会就好,你让他给我送两片‘药’吧。”

    他叹口气:“好吧,那你好好的休息,我公事结束马上回来看你。”

    “好。”

    叶北城起身要走,静雅一把拉住他的手,诺诺的说:“抱歉,我不能陪你去了……”

    他温柔的笑笑,俯身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宠溺道:“没关系,傻瓜。”

    过了一小会,李达把‘药’送过来了,静雅吃了‘药’,重新躺在‘床’上休息,‘迷’‘迷’糊糊中听到‘床’头的手机在响,她‘摸’索着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准备接听的时候,电话却又挂]

    片刻后,她收到一条短信,约她到楼下咖啡馆见面,没有署名是谁。

    静雅本不想去,可又实在太好奇谁会在海南约她见面,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起身穿好衣服下了楼。

    酒店的一楼有一家上岛咖啡,静雅猜测应该就是这里,她揣着好奇走进去,视线巡视一圈,却未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她等着发短信的人联络她,没等没多长时间,一个火红的身影伴随着高跟鞋的哒哒声走到了她面前。

    她抬起头,看清面前的人后,蓦然愣住了:“何柔?怎么是你!”

    何柔‘露’出甜美的笑容,坐到她对面的位置上,向服务生招手:“两杯蓝山。”

    静雅盯着她,再次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来旅行啊。”她笑笑,一脸轻松。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约我出来什么事?”

    何柔盯着自己新做的指甲,不紧不慢的说:“我昨天看到你了,只是你没注意。”

    昨天?

    “你是说昨晚在娱乐城?”静雅诧异的抬起头。

    “是啊,难道你也看到我了?”

    何柔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静雅没好气的说:“当然看到了,只不过以为是我的错觉而已。”

    服务生送来了咖啡,两人陷入了沉默,虽然静雅不知道何柔约她的目的,但潜意识里绝对不会是好事。

    “北城哥呢?”何柔问。

    “办公事去了。”

    “你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事情办好就回去。”

    她问一句,静雅答一句,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

    “乔小姐,这位是你朋友吗?”

    静雅抬起头,出于礼貌,对他笑了笑。

    “是啊,你也过来喝咖啡?”

    何柔意味深长的凝视着他,陌生男人点头:“恩,刚好路过这里。”

    他晃了晃杯中的咖啡,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杯子突然没拿稳掉在静雅身上,一杯浓黑的咖啡顷刻间染污了她的衣服。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陌生男人惊慌的弯腰替她擦拭污渍,表情十分的愧疚。

    “天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何柔站起身,埋怨的瞪了他一眼。

    男人一个劲的道歉,静雅不耐烦的摆手:“行了,没关系,我去下洗手间。”

    她疾步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奔过去,何柔和陌生男人盯着她的背影,刚才的愧疚和埋怨‘荡’然无存,两人相视一笑。

    “怎么样?合你的胃口吧?”

    “不瞒你说,第一眼我就想上了她。”

    “哈哈,你还真是不害臊……”

    一男一‘女’,狼狈为‘奸’,合谋着不可告人的勾当。

    静雅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陌生男人的踪影,她不想再和何柔‘浪’费时间,便直接说:“你要是没事我就回去了。”

    何柔马上‘露’出诚恳的态度,说:“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约你出来道个歉,那天我不该对你说些不该说的,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我不想再继续爱一个不爱我的男人,也不会再为了为北城哥去排斥和为难你。”

    静雅疑‘惑’的打量她,完全不相信何柔会突然间改邪归正。

    “我知道你可能不太相信我的话,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诚意,我是真心诚意的想请求你原谅。”

    静雅笑笑:“好吧,我相信你便是。”

    表面上的话谁都可以说,她施何柔可以虚情假意的道歉,她俞静雅也可以虚情假意的接受。

    “谢谢你的大量,这样吧,我以咖啡代酒,敬你一杯,喝完了这杯咖啡,我们从此后友好相处,把以前不愉快的事统统忘记好吗?”

    静雅点头:“可以。”

    何柔举起杯,豪迈的说:“我先干为敬。”

    她喝完以后,静雅也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饮尽,放下杯子后,她起身说:“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何柔挥手,笑的很是灿烂:“恩,再见。”

    静雅出了咖啡馆直接回了酒店的套房,隐隐约约似乎感觉有人跟着她,但只要她一回头,便什么也看不见。

    回房间不到十分钟,她感觉身体开始有些不舒服,先是越来越热,接着就是有一种原始的渴望,并且这种渴望随着体温的上升,愈发强烈。

    呼吸渐渐开始不畅,浑身更是热的像被火烧了一样,她痛苦的蹲在地上,解开‘胸’前的钮扣,细密的汗水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浸湿了衣领,此刻,她突然想到了一幕熟悉的画面,那就是第一次见叶北城的时候,那一晚,他也是这般的痛苦。

    难道她也被人下了‘药’?

    ……何柔?

    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静雅懊恼的简直想一头撞死,一定是何柔给她下了‘药’,在她的咖啡里,在她去洗手间的空档。

    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轻易良心发现,只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卑鄙!

    砰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踢开,接着走进来一个男人,静雅迅速望过去,模糊的身影越走越近,她惊喜的以为是叶北城,待男人走到她面前蹲下时,才惊怒的发现竟然是把咖啡泼在她身上的那个陌生男人。

    “你……你和何柔是一伙的?”

    静雅咬牙切齿的瞪向他,嘴‘唇’差点咬的出血,原来她是中了连环计,这一切不过是何柔设好的圈套让她往里跳罢了!

    “美人,你长的真漂亮,特别是现在,太‘迷’人了……”

    男人重重的喘息,伸手‘摸’向静雅的脸颊,使劲吞了吞口水。

    “你给我滚!”静雅愤怒的推开他,不管如何压抑,也压抑不了身体的反应和需求。

    想要,想的要死。

    “美人,别害臊呀,你现在一定很想让哥哥爱你对不对?放心吧,你乖一点,哥哥会很温柔的,一定让你爽翻天……”

    男人说着一些‘淫’秽的话,手脚迫不及待的开始剥静雅的衣服。

    静雅受‘药’‘性’控制,根本无法阻止他的侵犯,眼泪顺着眼角哗哗的落下,用不了多久,叶北城就会回来,如果她被眼前这个男人得逞了,到时候她百口莫辩,何柔也就彻底达到了她的目的。

    “美人,你的身体好美,我受不了了!!”男人像个野兽一样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静雅趁此机会,拼尽全力把‘床’头边的杯子摔在地上,捡起一块玻璃渣对准自己的胳膊用力一划,血瞬间就染红了地面……

    “你……你干什么?!”

    男人被她极端的行为吓的目瞪口呆,静雅倔强的真视他说:“你敢再往前一步,我就死在你面前,如果你对一个尸体感兴趣的话,你就来吧!”不会轻易良心发现,只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卑鄙!

    砰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踢开,接着走进来一个男人,静雅迅速望过去,模糊的身影越走越近,她惊喜的以为是叶北城,待男人走到她面前蹲下时,才惊怒的发现竟然是把咖啡泼在她身上的那个陌生男人。

    “你……你和何柔是一伙的?”

    静雅咬牙切齿的瞪向他,嘴‘唇’差点咬的出血,原来她是中了连环计,这一切不过是何柔设好的圈套让她往里跳罢了!

    “美人,你长的真漂亮,特别是现在,太‘迷’人了……”

    男人重重的喘息,伸手‘摸’向静雅的脸颊,使劲吞了吞口水。

    “你给我滚!”静雅愤怒的推开他,不管如何压抑,也压抑不了身体的反应和需求。

    想要,想的要死。

    “美人,别害臊呀,你现在一定很想让哥哥爱你对不对?放心吧,你乖一点,哥哥会很温柔的,一定让你爽翻天……”

    男人说着一些‘淫’秽的话,手脚迫不及待的开始剥静雅的衣服。

    静雅受‘药’‘性’控制,根本无法阻止他的侵犯,眼泪顺着眼角哗哗的落下,用不了多久,叶北城就会回来,如果她被眼前这个男人得逞了,到时候她百口莫辩,何柔也就彻底达到了她的目的。

    “美人,你的身体好美,我受不了了!!”男人像个野兽一样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静雅趁此机会,拼尽全力把‘床’头边的杯子摔在地上,捡起一块玻璃渣对准自己的胳膊用力一划,血瞬间就染红了地面……

    “你……你干什么?!”

    男人被她极端的行为吓的目瞪口呆,静雅倔强的真视他说:“你敢再往前一步,我就死在你面前,如果你对一个尸体感兴趣的话,你就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