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2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何柔“啪”给了她一巴掌,挑眉道:“我是没得逞,不过能看到你流这么多血,我还是‘挺’欣慰的。”

    她说完转身出了房间,此地不宜久留,否则她一定趁这个‘女’人现在筋疲力尽,好好的羞辱她一番。

    今天敢对俞静雅这样,自然是有人给她撑腰的,如果能成功最好,就算失败了也会有人保她周全。

    何柔离开五分钟后,叶北城一行人回了酒店。

    他刚一踏进房间,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当看到地上坐着的静雅后,震惊的冲过去抱住她,大声喊道:“静雅,你这是怎么了?”

    被这一幕吓到的不止是叶北城,还有站在他身后的李达和汤英。

    “太……太太,这,叶总这咋办?”李达语无伦次的望着地上的血。

    汤英立马反应过来,提醒他:“快叫找个医生过来包扎!”

    “好,我这就去!”

    叶北城紧紧的抱着静雅,心疼的说不出话。

    汤英找了个‘毛’巾递给他:“叶总,先给她止住血。”

    他接过去,用力的系在静雅伤口的地方,然后把她抱到‘床’上躺下,静雅从他进‘门’那一刻就开始哭,只说了一句话:“北城,我疼。”

    “静雅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叶北城眉头紧蹙,一脸愤怒。

    静雅止住哭声,哽咽着说出事情的经过……

    他听完后,一拳砸在墙壁上,马上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少城,你给我查一下,何柔什么时候来的海南?”

    “好,查完马上给我回电话。”

    切断手机,他凝视着静雅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受这些苦。”

    李达把医生带了过来,他迅速替静雅进行消毒包扎,费少城的办事效率很快,不到五分钟,他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北哥,我刚查了,施何柔是昨天去的海南。”

    叶北城‘阴’着脸说:“好,我知道了。”

    医生包扎完之后,开了些消炎‘药’和止痛‘药’,叮嘱几句便拎着‘药’箱离开了酒店。

    “叶总,要不要我们做什么?”

    李达诺诺的询问一脸凝重的叶北城,他摇头:“不用,你和汤英各自回房间休息。”

    待二人走了之后,他重新抱住静雅,切齿说:“这个该死的何柔,她果然是有预谋的,昨天就跟着我们来了海南,你昨晚看到的人真是她。”

    静雅刚吃了止痛‘药’,身体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可體内情慾之毒却再次沸腾。

    她难受的偎在叶北城‘胸’前,扯着他的衣领细细低‘吟’。

    “******,同样的招数屡用不鲜,她敢故技重演,这次我要新帐旧帐一起算!”

    叶北城额头上的青筋突起,想到施何柔的无耻,他恨不得一枪崩了她!

    “静雅,你先休息,我去把那个‘女’人揪出来。”

    俞静雅此刻已经被慾火烧的不能自持,她紧紧的抓住叶北城的手不肯松,眼神炽熱的望着他,希望他明白她现在的渴望。

    叶北城站在‘床’边,见静雅不肯松手,又撇见她双颊绯红,顿时就明白了。

    他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受‘药’控制的痛苦。

    “我不走了,我不会让你难受的。”

    他俯身‘吻’住她的‘唇’,细细的‘吻’着,一只手开始解自己衬衫的钮扣。

    “唔……北城……”

    叶北城的眸‘色’瞬间转为深浓,呼吸也愈加急促,方才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压制下去的‘欲’念借着是静雅柔媚的喘息,再次因眼前的********而窜起,来势汹汹。

    ……

    何柔知道对静雅做出了这样的事,叶北城肯定会找她算帐,所以从酒店离开后就赶紧离开了海南。

    静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身体好些了吗?”叶北城关切的询问。

    她点点头:“好多了,我有些饿。”

    “我带你去吃东西。”他温柔的替她拿外套。

    两人去了附近的餐厅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餐后,叶北城探究的问:“静雅,下午我带你到海边走走好吗?”

    “不用了,我没心情。”静雅黯然的抬起头:“我想回去了。”

    “……”他叹口气:“好吧。”

    发生了这样的事,放在任何人身上也是没心情了,何柔,等着吧。

    天黑前,车子抵达了叶家大宅。

    叶北城揽着静雅的肩膀进了家‘门’,刚到客厅,就听到了何柔哭哭啼啼的声音。

    客厅里坐着不少人,有叶国贤,窦华月,海叔,叶梦瑶,甚至还有,秦兰。

    叶北城放下手中的行李,走到何柔面前,啪——给了她重重的一耳光。

    “北城,你这是干什么?到家就打人?”叶夫人第一个不愿意,静雅对于她的‘激’动见怪不怪,她早就知道婆婆不是一般的喜欢何柔。

    “施何柔,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你除了会给人下‘药’外,还能不能做出一些有意义的事?”

    何柔不语,只是一个劲的哭,那场面就像是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她是弱者所以她需要同情。

    “北城,这事你别怪何柔,我们已经知道了,要怪你就怪芊雪她妈好了。”

    叶夫人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拿出纸巾替何柔擦眼泪。

    芊雪她妈?

    静雅疑‘惑’的皱眉,这事跟芊雪的妈怎么又扯上关系了?

    “什么意思?”

    叶北城不解的把视线移向秦兰。

    “是秦阿姨指示我这么做的……”何柔哽咽道。

    呵,他冷笑一声:“你别撒谎了,秦姨会指示你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施何柔,你一直很会耍手段,可惜一直不高明!”

    海叔一直沉默的站在叶老爷身旁,不因为何柔是他‘女’儿多说一句话。

    叶国贤终于拿出了一家之长的威严,他走到秦兰面前,清了清嗓子说:“秦‘女’士,这件事是不是你唆使何柔所为,还请你出来解释一下。”

    秦兰面‘色’平静的把视线移向静雅,切齿的说:“是的,就是我唆使的,因为这个狐狸‘精’她抢了我‘女’儿的男人,所以她就该付出这样的代价!”

    静雅深吸一口气,如果她不知道秦兰有间歇‘性’‘精’神病,或许此刻她会很生气,但她既然是知道的,就不会对她的话有任何的委屈或不满。

    叶北城冷笑一声,“好,演的很好。”他走到何柔面前,用手指着她说:“你可真是会演戏,可是你演得再好,我也不会相信你,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先是跑到秦姨那里,挑些她不能接受的话说,让她憎恨静雅,然后及时的给她出主意,最后若成功了,受益的人是你,若失败了,背黑锅的就是她,我说的对吗?”已经知道了,要怪你就怪芊雪她妈好了。”

    叶夫人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拿出纸巾替何柔擦眼泪。

    芊雪她妈?

    静雅疑‘惑’的皱眉,这事跟芊雪的妈怎么又扯上关系了?

    “什么意思?”

    叶北城不解的把视线移向秦兰。

    “是秦阿姨指示我这么做的……”何柔哽咽道。

    呵,他冷笑一声:“你别撒谎了,秦姨会指示你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施何柔,你一直很会耍手段,可惜一直不高明!”

    海叔一直沉默的站在叶老爷身旁,不因为何柔是他‘女’儿多说一句话。

    叶国贤终于拿出了一家之长的威严,他走到秦兰面前,清了清嗓子说:“秦‘女’士,这件事是不是你唆使何柔所为,还请你出来解释一下。”

    秦兰面‘色’平静的把视线移向静雅,切齿的说:“是的,就是我唆使的,因为这个狐狸‘精’她抢了我‘女’儿的男人,所以她就该付出这样的代价!”

    静雅深吸一口气,如果她不知道秦兰有间歇‘性’‘精’神病,或许此刻她会很生气,但她既然是知道的,就不会对她的话有任何的委屈或不满。

    叶北城冷笑一声,“好,演的很好。”他走到何柔面前,用手指着她说:“你可真是会演戏,可是你演得再好,我也不会相信你,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先是跑到秦姨那里,挑些她不能接受的话说,让她憎恨静雅,然后及时的给她出主意,最后若成功了,受益的人是你,若失败了,背黑锅的就是她,我说的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