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3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噗……

    叶北城被她幽默的语言逗笑了,他拍拍手:“好吧,我可以把命令撤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什么条件?”静雅仰起头,真不愧是‘奸’商啊,动不动就谈条件,跟自己老婆也不例外。

    “我给你一周的时间去学柔道,如果你能打的过我,我就同意你出去见客户,谈生意怎么样?”

    柔道?

    她咽了咽口水,不可思议的质问:“为什么让我学这个?我是去办公事,又不是去打架,我为什么要学什么柔道?”

    叶北城拍拍她的肩膀:“这个你就不懂了吧,商场是个很复杂的地方,男人更是复杂的动物,他们通常看到猎物就会兽‘性’大发,‘女’人,特别是有姿‘色’的‘女’人,如果你不懂防身术,迟早会成为这些野兽们的口中之物。”

    静雅总算是听明白了,绕来绕去还不是怕她被别的男人占了便宜。

    “你这个条件也不是很难,但我要抗议。”

    “抗议什么?”

    她秀眉一挑:“你都能把一根钢管不费力气就折断了,可见功力有多么深厚,我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对柔道一点基础也没有的‘女’人,你给我一周时间就让我学会,还要打的过你,怎么?存心刁难我是不是?”

    叶北城点头:“倒也是,那这样吧,给你一个月。”

    “不行!”

    静雅再次抗议:“谁知道你的柔道练了多少年了,以为我是神啊,一个月就能超越你?”

    “……”

    “那你说吧,你想要多久?”叶北城‘揉’了‘揉’额头。

    咳咳……静雅清了清喉咙,说:“一个月期限没关系,但我不去柔道馆,我要你教我。”

    叶北城一愣:“我教你?”

    “对,你教我。”

    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如果我教你,你这辈子也别指望能赢的过我,有哪个徒弟可以赢得过师傅?”

    静雅自信一笑:“那可不一定,俗话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只要我努力,我就有赢的希望!”

    “呵呵,有自信好啊,我就喜欢自信的‘女’人。”

    “这么说你答应了?”

    叶北城笑道:“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怎么忍心再泼你凉水。”

    两人达成共识,于是在叶家的健身房,每晚都可以听到静雅翱的声音。

    她很倔强,什么事情要么不做,如果认定了,就算再苦再难她也咬着牙去坚持。

    连续一周,某晚叶北城看看她身上青紫一片,有些于心不忍的说:“亲爱的,要不咱不练了?”

    “为什么?”她疑‘惑’的用‘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滴。

    叶北城指着她身上的伤,很心疼的说:“你都这样了,我哪里还教的下去。”

    呵,静雅笑笑,“没关系,比起打败你,这么点小伤我绝对能承受。”

    “你就这么想打败我?”

    她丝毫不做作:“对啊,打败你现在就是我唯一的目标。”

    “……”叶北城咋舌:“俞静雅,咱能有出息点吗?”

    打败自己的老公,这算哪‘门’子目标?

    静雅学的很认真,每次被摔倒的时候从不喊痛,白天在公司忙碌一天,晚上回家还要挨打,叶北城虽然心疼,可他也清楚她的‘性’子,认定了的事情就别想让她中途放弃。

    周六周日静雅不用去公司,她告诉叶北城,想报一家兴趣班学习古筝,叶北城见她有这样的雅致,不仅不反对,甚至还鼓励她喜欢什么就去学什么。

    于是,连续一个月,静雅除周一至周五外,其它的两天叶家没人能看的到她,她早出晚归,叶北城知道她在学习古筝,就不约束她,其它不在乎她的人,就更不管她什么时候出‘门’,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到了,静雅挑了个日子向叶北城宣战。

    这些天她仍然还是他的手下败将,以至于她宣战的时候,他取笑说:“你行不行?”

    “我觉得我行。”静雅眼神坚定。

    叶北城忍着笑:“可我觉得就你目前的水平,你想赢我不可能。”

    “可不可能,比了才知道。”

    静雅仍然一脸淡定,没有因为要比赛就心理紧张,她从容的态度令叶北城刮目相看:“不错,明知会输,还这么镇定,‘精’神可佳啊。”

    “少得意了,这些话留到赢了我再说。”

    两人约定晚上七点整健身房见,吃了晚饭后,叶北城毫无压力的坐在客厅看电视,静雅则早早就去了决战地点。

    六点五十九分,他才不急不缓的进了健身房,站在‘门’口双手环‘胸’,邪恶的望着正在坐仰卧起坐的静雅。

    静雅数到第五十的时候,轻喘着站起身,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叶北城勾勾手指:“来吧。”

    叶北城换了套柔道服,舒展了一下筋骨,笑着说:“真要比?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当然要比,难道你要让我做临场退缩的乌龟吗?”

    “我是不忍心伤了你,瞧瞧你最近身上的伤,哎……”

    静雅作了个深呼吸:“别废话了,接招。”

    她猛的扑过去,抱住叶北城的腰,他几乎是没费什么力,就把她摔倒在地上。

    “亲爱的,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抱住我的腰?你想赢我也要找对方法,腰技虽然是攻击对手的一个方法,可你毕竟是‘女’人,你有什么力气能把我从你背上摔倒?”

    静雅不因这一次失败就丧气,一共三回合,如果下面两场她赢了,她依然是胜利的一方。

    第二回合,静雅用了一个新招“送足扫”,把对方向正侧方移动,当对方开始移动的一刻,把对方右脚以自己左足向横用力扫起,并摔倒对方。

    当叶北城倒在垫上的那一刻,他诧异的望着静雅,半天才说:“这招哪学的?”

    晚笑得意的拍拍手,说:“先起来,比完了再说。”

    如果说第一回合叶北城根本没把比赛放眼里,那第二回合他被摔倒后,就不得不重视了,一个男人若是输给了‘女’人,情俞以堪啊情俞以堪……

    第三回合,叶北城提高了警惕,静雅没那么容易赢了他,但她在最关键的时候却耍了个小聪明,当她的的背部被叶北城按压在垫子上,不能逃脱时,她忽然哽咽道:“好痛……”

    她这一声哽咽让叶北城本能的松了手,毕竟这是闹着玩,他可不忍心真的伤了静雅。

    谁知他刚松了手,关切的问出:“哪里痛?”就被静雅一个翻身,将他反摔倒在地上。

    “叶北城,你输了!”

    静雅兴奋的跳起来,为自己鼓掌:“哇叶北城输了,哇俞静雅你好‘棒’,哦耶……”

    “……”叶北城看着她活蹦‘乱’跳的模样,差点没气的吐血。

    “你这样也算赢?”他恼火的从地上站起来,拎着她的耳朵说:“先是无病呻‘吟’,趁我同情的时候,反过来背后捅我一刀,这算赢?嗯,这也算赢?”“亲爱的,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抱住我的腰?你想赢我也要找对方法,腰技虽然是攻击对手的一个方法,可你毕竟是‘女’人,你有什么力气能把我从你背上摔倒?”

    静雅不因这一次失败就丧气,一共三回合,如果下面两场她赢了,她依然是胜利的一方。

    第二回合,静雅用了一个新招“送足扫”,把对方向正侧方移动,当对方开始移动的一刻,把对方右脚以自己左足向横用力扫起,并摔倒对方。

    当叶北城倒在垫上的那一刻,他诧异的望着静雅,半天才说:“这招哪学的?”

    晚笑得意的拍拍手,说:“先起来,比完了再说。”

    如果说第一回合叶北城根本没把比赛放眼里,那第二回合他被摔倒后,就不得不重视了,一个男人若是输给了‘女’人,情俞以堪啊情俞以堪……

    第三回合,叶北城提高了警惕,静雅没那么容易赢了他,但她在最关键的时候却耍了个小聪明,当她的的背部被叶北城按压在垫子上,不能逃脱时,她忽然哽咽道:“好痛……”

    她这一声哽咽让叶北城本能的松了手,毕竟这是闹着玩,他可不忍心真的伤了静雅。

    谁知他刚松了手,关切的问出:“哪里痛?”就被静雅一个翻身,将他反摔倒在地上。

    “叶北城,你输了!”

    静雅兴奋的跳起来,为自己鼓掌:“哇叶北城输了,哇俞静雅你好‘棒’,哦耶……”

    “……”叶北城看着她活蹦‘乱’跳的模样,差点没气的吐血。

    “你这样也算赢?”他恼火的从地上站起来,拎着她的耳朵说:“先是无病呻‘吟’,趁我同情的时候,反过来背后捅我一刀,这算赢?嗯,这也算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