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4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静雅暗得得意,拟方案是她最拿手的,如果把这场嘉年华办好了,将是她在叶氏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下午下班,静雅收拾东西直接去找叶北城。

    刚一踏进他的办公室,还没容她开口,他就说了:“怎么,你想负责这个活动?”

    静雅惊呼:“老公,我们太有默契了,你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切——叶北城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在会上跟我挤眉‘弄’眼的,人家不知道你身份的,还以为你在調戲我呢。”

    “哦这样啊。”她嘿嘿一笑:“那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叶北城恢复严肃,说:“你的能力我是相信的,不过有一点我比较担心。”

    “你担心什么?”静雅不解。

    “永乐集团一切对外活动都是董事长的‘女’婿廖海东负责,那个人是出了名的号‘色’,如果你负责这个活动,势必要和他接触,到时候……”

    叶北城说不下去,静雅却也听的明白,她拍拍‘胸’脯:“放心吧,你的担心都是杞人忧天,你教我柔道是干什么用的?不就是为了防止这些‘色’郎啊變态的,况且以我的小聪明,别人想要吃到豆腐那是比登天还难呢。”

    “我考虑考虑。”他撇撇眉。

    静雅立马搂住他的脖子:“这事不用考虑了,你都不给我机会证明自己,三个月期限马上过了,难道你真想和我离婚不成?”

    叶北城摇头:“当然不是,我是真的不希望你去跟那种人接触。”

    静雅不接受他的好心,她赌气的瞪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就是想跟我离婚,所以你才什么都不让我做。

    “我是说考虑一下,又不是直接拒绝,你干嘛这种眼神看我?”

    他宠溺的把静雅揽到他‘腿’上坐下,试图安抚她焦躁的情绪,静雅头一甩,十分坚定的说:“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就跟你离婚。”

    “……”叶北城抹把汗,道:“娶了你这种‘女’人真是要命。”

    “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就直接说吧。”

    他叹口气:“行了,离婚的话都说出来了,我能不同意吗!”

    静雅态度马上转变,她笑颜逐开地圈住他的脖子,柔声说:“老公,你真好,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阳,和‘毛’爺爺一样闪亮。”

    “……”

    叶老爷得知儿子把公司年尾的嘉年华活动‘交’给静雅负责,用一副沉稳和轻视的语气说:“什么都可以给你‘女’人玩,别拿公司的正当业务胡闹。”

    静雅当时也在场,她马上解释:“爸,这不是玩,我既然决定要做,就一定会做好。”

    叶老爷僵冷的‘唇’角微微上扬,说:“我无所谓,你做的好自然是为叶家谋取利益,做的不好,上次北城是怎么说的,想必你也不会忘记。”

    她倔强的个‘性’立马就作出回应:“这个爸放心,如果我拖了北城的后‘腿’,我会主动提出离婚。”

    叶国贤拿起一份报纸,简单的说了句:“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静雅正式接手了嘉年华活动的策划,这是她进叶氏负责的第一个业务,内有公公婆婆和小姑等着看好戏,外有公司某些不怀好意的高层等着看笑话,内忧外患,她告诉自己,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否则,输的就是叶北城。

    当她把活动的策划案拟好,也在叶北城那里通过后,就联系了传说中极其号‘色’的人物廖海东,永乐集团副总。

    第一次给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打电话,静雅就被他雷倒了,他只说了一句简单的话,“我们到调凤阁见面详谈吧。”

    调凤阁是本市最有名的风月之地,一些达官富豪总喜欢带不同的‘女’人或直接去那里找‘女’人‘花’天酒地,之所以取名调凤阁,就是指調戲,玩乐的意思。

    静雅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清楚廖海东把地点选在那里的用意,挂了电话后,她终于相信叶北城没有骗他,如果是一个正派的公司管理人员,是绝不会把正当的合作放在那种地方去谈。

    可是现在已经起步了,任何困难都需要她自己去克服。

    她没有把廖海东约见调凤阁的事告诉叶北城,一来怕他不放心,二来她对自己有信心,叶北城教的柔道虽不说她练的有我‘精’深,但如果对付一个不懂的柔道的男人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

    去见面之前,静雅详细的查了廖海东的资料,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当她一身洁白的职业装,出现在调凤阁会所时,与那些穿着‘性’感的小妖‘精’格格不入,她犹如一朵清水百合,周身散发着风尘‘女’子所没有的淡雅及清香。

    廖海东在会所包厢里第一眼看见静雅,就如同遇见稀世珍宝般,惊叹相见恨晚。

    “廖副总你好,我是叶氏的业务副经理俞静雅。”

    静雅笑着上前打招呼,瘳海东受宠若惊的起身,伸出火熱的掌心,一双眼本就小,加上‘色’眯眯就更小了。

    “俞经理幸会幸会,快坐,坐。”

    静雅尴尬的想从他手心里‘抽’回手,可这男人实在太无耻,竟然攥在手心里舍不得松开,一点都不忌讳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廖副总,你的手……”静雅笑着指了指被他紧握的柔荑,他这才不好意思的松开。

    两人入座后,廖海东并不急着谈合作的事,而是让服务员送来了一些酒,静雅酒量自然是有的,只是她并不乐意把时间都用在这里陪这个‘色’鬼喝酒,于是意思了几杯后,她拿出合同说:“麻烦廖副总先看一下吧,我等会还有点事。”

    廖海东不情愿的接过去,走马观‘花’的看了几眼后,蹙眉道:“这个合作方案我觉得有些异议。”

    “哦,你对哪里不满意呢?”静雅疑‘惑’的问。

    “首先我觉得我们投入的多了些,其次回扣利润少了些。”

    他不屑的扔下合同,用‘色’眯眯的眼睛直视着静雅,用眼神示意,想要他满意也不是很难,关键要懂得做生意。

    “廖副总这个方案是我亲自撰写的,你公司的投入和回收都是经过正常比例来核算的,所以你说不满意,我其实觉得你是不是没看仔细这份方案呢?”

    廖海东意味深长的笑笑:“方案我自然是看清了,这样吧,我先考虑一下,现在我也有些事,咱们改天再约。”他这才不好意思的松开。

    两人入座后,廖海东并不急着谈合作的事,而是让服务员送来了一些酒,静雅酒量自然是有的,只是她并不乐意把时间都用在这里陪这个‘色’鬼喝酒,于是意思了几杯后,她拿出合同说:“麻烦廖副总先看一下吧,我等会还有点事。”

    廖海东不情愿的接过去,走马观‘花’的看了几眼后,蹙眉道:“这个合作方案我觉得有些异议。”

    “哦,你对哪里不满意呢?”静雅疑‘惑’的问。

    “首先我觉得我们投入的多了些,其次回扣利润少了些。”

    他不屑的扔下合同,用‘色’眯眯的眼睛直视着静雅,用眼神示意,想要他满意也不是很难,关键要懂得做生意。

    “廖副总这个方案是我亲自撰写的,你公司的投入和回收都是经过正常比例来核算的,所以你说不满意,我其实觉得你是不是没看仔细这份方案呢?”

    廖海东意味深长的笑笑:“方案我自然是看清了,这样吧,我先考虑一下,现在我也有些事,咱们改天再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