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5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呵,静雅冷笑一声,还真是够猴急的。

    王美美收到静雅挑衅和嘲讽的短信,顿时气的差点疯了,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寻‘花’‘门’柳她也不是不知道,只是这样莫名其秒的被一个陌生人用短信羞辱,还是头一回,是可忍孰不可忍,想到廖海东每次都用‘花’言巧语将她哄骗,她觉得自己若是还装聋作哑,那简直就是白痴了。

    “他们在哪家酒店?”

    静雅刚一进房间,就收到了王美美的短信,她勾出一抹玩味的笑,迅速回复:“喜来旺酒店601,我敢告诉你,就不相信你有这个胆子去破坏你老公的好事。”

    她不仅把酒店地址告诉了她,还故意用话刺‘激’她,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突然很好奇,这个王美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廖海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刚好‘床’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过来一看,顿时警惕的清了清嗓子,说:“美美,什么事啊?”

    ……

    “我在外面谈生意呢,你听谁胡说的?”

    ……

    “没有的事,怎么可能,我前天才跟你保证过,你怎么宁愿相信一个莫须有的人,也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呢?”

    ……

    “什么,你现在来了酒店?哎,不是,我在谈生意,你来这里干什么……”

    静雅站在他身后抿嘴偷笑,看来王美美已经来势汹汹,廖海东望着被挂断的电话,突然间慌了神,这个时候若是俞静雅走,铁定和王美美碰个正着,到时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迅速把衣服穿好:“俞小姐,跟你商量个事,我老婆她现在过来了,你等会千万……”

    他话没说完,房间的‘门’已经被人踢开,看来是静雅故意没把‘门’反锁,当然对于廖海东没有说完的话,她也是心知肚明。

    “廖海东!!”

    一声河东狮吼,把静雅惊得心跳差点‘露’了两拍,她迅速抬起头,待看清面前的人后,顿时倒‘抽’口冷气。

    我的妈呀,难怪姓廖的到处拈‘花’惹草,也难怪姓廖的能空有一副皮囊却稳坐永乐副总的位置,原来这位正室王美美,竟然是长的这般尊容,丑就不说了,光这体重,就就压死一个人。

    她吞了吞口水,极力掩饰震惊,‘唇’角立马扯出一抹亲和的笑容,走到王美美面前说:“王太太,你好,我和你先生正在谈业务上的合作,不知你为什么会突然生气的驾临?”

    王美美冷哼一声:“谈合作?谈合作都谈到酒店来了?”

    廖海东终于恢复了理智,见静雅没有要拆穿他的意思,胆子也大了,他笑着拉住老婆的胳膊,温柔的说:“美美,你想哪去了,现在谈生意都是在酒店,只是你不过问生意不清楚罢了……”

    “你给我闭嘴!”王美美打断他的话:“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这张狗嘴能吐出象牙来!”

    廖海东吃了闭‘门’羹,焦虑地把视线移向静雅,恳求她帮忙解释。

    静雅清楚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拿出事先就带在身上的合同说:“王太太,你可以看一下,我确实是来跟你先生谈合作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先生的为人怎么样,但你怀疑你先生,就是对我的不尊重,我不是一个随便跟男人尚‘床’的‘女’人,而且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王美美‘肥’胖的身躯动了动,憎恶的撇她一眼:“一个想借美貌达成自己目地的‘女’人,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

    呵,静雅轻笑,仰起头一字一句的说:“我是叶氏集团少总叶北城的妻子,叶氏集团是什么背景,想必你不是不清楚,我这样一个身份的人,需要靠美貌来跟你们谈合作吗?”

    廖海东被静雅的话惊出一身冷汗,他诧异的睁大眼问:“你是叶总的太太?”

    “是的,你们不信我可以现在把我老公叫过来。”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廖海东感觉两‘腿’发软,险些站不稳,要是早知道她是叶北城的老婆,就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她动心思。

    之前还以为她是叶氏的一名普通业务副经理,其实就算她拒绝和他开房,这合同他也不敢不签,因为这是老丈人跟叶总早协商好的事情。

    “我在叶氏工作,只是想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不是想让任何人都看在我是叶太太的份上,而故意礼让三分。”

    静雅说的从容自信,王美美顿时从憎恨变为了钦佩,她收起之前脸上的愤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诺诺的跟静雅道歉:“对不起,看来是我误会了……”

    “没关系,一场误会而已。”她嫣然一笑,把视线移向廖海东:“刚才我们谈的也差不多了,现在你看是不是把合同签了,我们好早早收工?”

    事情闹到这份上,廖海东哪还有胆子敢说不签,他迅速点头:“好,好,我这就签。”

    静雅利用自己的小聪明,成功签下了合同,接下来的工作几乎是水到渠成,无论哪个环节都相当顺利。

    叶北城在这期间给过她不少指点和帮助,虽然叶老爷总是暗示,既然要做成绩就让她一个人做,但他总是左耳听,右耳出,明着说他是为公司的发展和利益,实际谁不知道他是帮自己老婆。

    嘉年华的活动安排在新年来临之际,从推广的产品到设置的奖项,再到参加活动的来宾,以及现场的服务,一系列环节静雅‘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去安排。

    大家都在拭目以待,活动能否顺利的开幕和谢幕。

    活动的前一晚,廖海东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温,很柔。

    她约他在一家ktv包厢里见面,对于这个神秘的‘女’人,廖海东充满了好奇。

    晚上九点,他开车到了约定的地点,到了指点包厢后,终于见到了一路上都在幻想的庐山真面目。

    “廖总,你好。”眼前娇美的‘女’人向他伸出了纤细的手。

    “你是?”他疑‘惑’的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我想和廖总做个‘交’易……”

    廖海东眉一挑:“哦,什么‘交’易?”

    “身体的‘交’易。”娇美‘女’人柔軟的身子往他身上一倾,顿时扑鼻的清香让廖海东脑子一片空白。

    他粗喘着伸出手撫‘摸’面前的‘女’人,迫切的说:“你想要什么?”

    ‘女’人勾勾手指,俯在他耳边‘私’语了几句,他听完后脸‘色’大变,迅速摇头:“这可万使使不得!”

    “哎哟,放心吧,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如果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担着。”

    廖海东还是摇头:“真的不行,这问题太严重了。”

    娇美‘女’人突然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然后慢慢的解开自己‘胸’前的钮扣,一粒,二粒,三粒,很快,那薄薄的上衣滑落在了地上,“来嘛……不要犹豫了……‘春’宵一刻值千金。”

    廖海东使劲吞了吞口水,再也无法抵挡眼前的誘‘惑’,他像一头野兽猛的扑过去,“别急,别急,你还没答应我的正事呢。”

    “给我,给我,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

    娇美‘女’人擦干眼泪坐起身,她面无表情的穿上衣服,扔下一句:“记得你答应我的。”

    廖海东轻喘着喊住她:“我会按你‘交’代的办,但我们话可得说清楚,倘若出了事,这责任必须你承担。”

    “好。”她冷冷答应,疾步离开了这个让她恶心的地方。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温,很柔。

    她约他在一家ktv包厢里见面,对于这个神秘的‘女’人,廖海东充满了好奇。

    晚上九点,他开车到了约定的地点,到了指点包厢后,终于见到了一路上都在幻想的庐山真面目。

    “廖总,你好。”眼前娇美的‘女’人向他伸出了纤细的手。

    “你是?”他疑‘惑’的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我想和廖总做个‘交’易……”

    廖海东眉一挑:“哦,什么‘交’易?”

    “身体的‘交’易。”娇美‘女’人柔軟的身子往他身上一倾,顿时扑鼻的清香让廖海东脑子一片空白。

    他粗喘着伸出手撫‘摸’面前的‘女’人,迫切的说:“你想要什么?”

    ‘女’人勾勾手指,俯在他耳边‘私’语了几句,他听完后脸‘色’大变,迅速摇头:“这可万使使不得!”

    “哎哟,放心吧,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如果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担着。”

    廖海东还是摇头:“真的不行,这问题太严重了。”

    娇美‘女’人突然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然后慢慢的解开自己‘胸’前的钮扣,一粒,二粒,三粒,很快,那薄薄的上衣滑落在了地上,“来嘛……不要犹豫了……‘春’宵一刻值千金。”

    廖海东使劲吞了吞口水,再也无法抵挡眼前的誘‘惑’,他像一头野兽猛的扑过去,“别急,别急,你还没答应我的正事呢。”

    “给我,给我,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

    娇美‘女’人擦干眼泪坐起身,她面无表情的穿上衣服,扔下一句:“记得你答应我的。”

    廖海东轻喘着喊住她:“我会按你‘交’代的办,但我们话可得说清楚,倘若出了事,这责任必须你承担。”

    “好。”她冷冷答应,疾步离开了这个让她恶心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