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6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各位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请不要针对我太太。”

    叶北城及时的出现,他把静雅搂在怀里,替她抵挡一切外在的压力。(www..)

    媒体开始铺天盖地的发问,他镇定的一一回复,不管这些人如何刁钻的把问题扯到静雅身上,都能被他巧妙的化解,于是通过这一爆炸案,让不少媒体看出来,叶氏的少总非常爱他的妻子。

    叶北城把静雅送回了叶家,叶老爷犯了高血压还在医院,家里的人也都跟了过去,静雅黯然的坐在客厅,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别难过,这件事肯定是人为的,我会让警方查清楚,还你一个清白。”

    “对不起……”

    静雅哽咽着说出这三个字,再度低下头。

    “傻瓜,又不是你放的炸藥,你道什么歉?”叶北城没好气的瞪着她。

    “我把事情搞砸了,爸被气的住了院,他们一定会‘逼’着你和我离婚……”

    静雅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其实也不是谁离了谁就不能活,只不过她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被迫离开叶北城。

    “别想这么多,离不离婚我说了算,你先到楼上去休息。”

    “可是我想去医院看看爸……”

    叶北城摇头:“现在别去,去了也只会让他们责骂你,等我把真相查清楚了,与你没有关系的时候,他们就算再生气,也气不到你头上。”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她还是不要见任何人的好。

    叶北城第一个查的就是火藥的来源,这种危险‘性’的东西要想买到是不容易的,越是不容易买到的东西,查起来就是越是容易。

    所幸的是,受伤的三个人并无生命危险,用钱就可以解决,最难解决的就是家里那帮人,从意外发生那一刻起,他的手机几乎要被他们打爆。

    叶北城把车开到了医院,叶老爷经过及时抢救已经没什么大碍,他一出现,炮轰声就开始了:“北城,马上跟那个‘女’人离婚,这一次,你要再敢袒护她,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窦华月愤怒的冲他咆哮。

    叶国贤更是气愤:“说过的话就要遵守,办一场商业活动差点把人家命都送了,简直让人忍无可忍,我希望明天出院时你已经履行了承诺!”

    “爸,那受伤的三个人没有生命危险,我已经跟他们家属谈过,补偿一点钱就可以了。”

    叶北城笑着解释。

    “哼,这是问题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关键问题是这次爆炸事件对我们名誉上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你身为公司的执行总裁你到底想过没有?!”

    叶国贤情绪颇为‘激’动。

    “哥,早说了这‘女’人就是扫把星,你仔细想想,自从她跟你结婚后,我们家发生了多少灾难,你以前那么聪明,怎么现在被狐狸‘精’‘迷’得这么糊涂呢!”

    叶梦瑶在一旁开始添油加醋,虽然三个人说的话不一样,但意思和目的都是明确的,就是无论如何,必须要将静雅扫地出‘门’。

    叶北城待耳根清静后,问了声:“爸,你身体没事了吧?”

    “你把你老婆离了,我以后什么事都不会有。”叶国贤凌厉的撇他一眼。

    “没事就好。”

    他点点头转身就走,自始至终不提一句和静雅有牵扯的话。

    “你给我回来,话没说清楚呢!”

    窦华月对着他的背影吼了声,他们想说什么,他自然无比清楚,别的任何理由都可以让他回头,但如果让他离婚,他有一万个不回头的理由。

    下午李达查出了一个外地来的商贩,在一天前卖出了火藥,但无论李达如何盘问,那个商贩就是不肯说卖给了谁。

    叶北城决定自己亲自去打听。

    他赶去商贩住处时,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本地,经过打听,商贩很有可能回了老家。

    为了还静雅一个清白,他当机立断带着李达追了过去,开了大半夜的车,又费了不少周折,终于在火车站入口处拦住了卖火藥的商贩。

    那是个猥琐的小男人,他警惕的望着叶北城和李达,颤抖的说:“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告诉我,是谁买了你的火藥?”

    叶北城眉头紧蹙,步步紧‘逼’,小男人往后退,嘴里嚷着:“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你不说是吧?”他回头冲李达命令:“把他给我绑起来,送警察局。”

    小商贩诧异的吼道:“我又没干啥违法的事,你干嘛送我去警察局!”

    “没干违法的事?”叶北城眉头一挑:“卖火藥就是违法。”

    “那都是我自己用劣质石头制作的,原本是准备卖给别人开采山矿用的。”

    他萎靡的解释,一双小豆眼,怯生生的转动着。

    “你要卖给别人开采山矿是不违法,关键现在别人用你制作的火藥炸伤了人,这是故意杀人罪,火藥是你制作的,警察会觉得你无罪吗?”

    小商贩愣住了,他为难的挣扎着,最终抬起头说:“可买我火藥的人说,如果我敢说出来,他就灭了我……”

    叶北城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这个你放心,等我将他绳之以法,他自身都难保了还怎么灭你?”

    他的话让小商贩放心了,“好,我告诉你,那个买我火藥的人是一个小伙子,他没告诉我名字,不过他在购买的过程中,曾经接到过一个电话,我听他喊什么廖老板……”

    廖老板?

    叶北城眉头皱了皱,思忖片刻后,转身问李达:“会不会是廖海东?”

    李达摇头:“不会吧,这次活动我们是互盈互利关系,如果闹出这样的事,对他有什么好处?”

    “先回去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坐进车里,中途接到了静雅的电话。

    “北城,你在哪?”

    “我有点事外出了,怎么了?”

    那端顿了顿,轻声说:“爸出院了,他们现在‘逼’我走……”

    “什么?”叶北城怒了:“你不要走,我正在往回赶,不管他们对你怎样,都坚持等我回来!”

    “……好。”

    静雅挂了电话,‘门’外的催促声一直未停。

    她起身去开‘门’,叶夫人气势汹汹的命令佣人:“把她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我看她还走不走!”

    静雅倔强的仰起头:“你扔好了,北城一天没和我离婚,我就一天不离开叶家,你把我的东西扔出去,对你叶家脸上也没什么光彩。”

    “你……”叶夫人抬手想打她,静雅一把捏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妈,我以前就说过,懂得尊重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既使你是长辈我是晚辈,你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就对我甩耳光!”

    窦华月被她气的一张脸都绿了,她愤怒的指着她说:“好,我打不得你,我现在就让人把你父母找来,我倒想问问他们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廖老板?

    叶北城眉头皱了皱,思忖片刻后,转身问李达:“会不会是廖海东?”

    李达摇头:“不会吧,这次活动我们是互盈互利关系,如果闹出这样的事,对他有什么好处?”

    “先回去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坐进车里,中途接到了静雅的电话。

    “北城,你在哪?”

    “我有点事外出了,怎么了?”

    那端顿了顿,轻声说:“爸出院了,他们现在‘逼’我走……”

    “什么?”叶北城怒了:“你不要走,我正在往回赶,不管他们对你怎样,都坚持等我回来!”

    “……好。”

    静雅挂了电话,‘门’外的催促声一直未停。

    她起身去开‘门’,叶夫人气势汹汹的命令佣人:“把她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我看她还走不走!”

    静雅倔强的仰起头:“你扔好了,北城一天没和我离婚,我就一天不离开叶家,你把我的东西扔出去,对你叶家脸上也没什么光彩。”

    “你……”叶夫人抬手想打她,静雅一把捏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妈,我以前就说过,懂得尊重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既使你是长辈我是晚辈,你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就对我甩耳光!”

    窦华月被她气的一张脸都绿了,她愤怒的指着她说:“好,我打不得你,我现在就让人把你父母找来,我倒想问问他们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