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7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出了叶宅,就赶紧拿出手机打给静雅:“你在哪?”

    “我跟尹沫在外面聊天,你回来了吗?”

    “回来了,我先到海边的别墅等你,你聊完就过来找我。”

    “好,我知道了。[$>>>_._.小_._.說_._.網<<<$]”

    叶北城挂了电话,驱车去了海边的别墅,昨晚一夜颠簸,身上即不舒服又疲惫。

    他停好车,直接上楼洗了个澡,瞧见洗盥台上有一对静雅上次落下的耳环,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那‘激’情四‘射’的夜晚。

    ‘唇’角勾出一抹极淡的笑容,心里竟然有些想她了。

    他躺到‘床’上很快便進入梦乡,静雅一直到天黑才拎着包来了别墅。

    上楼见叶北城睡的香甜,不忍心吵醒他,于是悄悄洗个澡,躺到他身旁很快也睡了。

    半夜,叶北城醒来,见身旁睡着的静雅一脸柔美,顿时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他温柔的伸手撫‘摸’她的脸庞,突然就来了想法,重重的喘了口气,为了不惊醒她,他温柔的俯身‘吻’住了静雅的脖子。

    突如其来的酥麻感还是把她惊醒了,本能的用柔道一摔,把叶北城从‘床’上摔到了地板上。

    “嗷……”叶北城痛苦的发出一声呻‘吟’,静雅惊诧的坐起身,按亮开关,顿时一脸尴尬。

    “北城,怎么是你?”

    叶北城蹙眉瞪她:“睡你旁边的除了我,还能有谁?”

    “我刚‘迷’‘迷’糊糊的,这两天心情也不太好,你这么突然冒出来,我难免会紧张嘛。

    “我真服了你了。”叶北城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我还是先睡的,又不是半夜突然出现,你紧张什么?”

    静雅抱住他的腰:“老公,这也不能全怪我,谁让你当初教我柔道的,你要是不教我,我哪有力气把你摔下去嘛……”

    呵,叶北城没好气的哼一声:“这么说还成我不对了?”他用手指戳她额头:“我教你柔道是让你对付别人,不是对付我的,你搞清楚没有!”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把你摔下‘床’行了吧。”

    叶北城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迫不及待的‘吻’她,霸道的‘吻’,纏绵的‘吻’,一边‘吻’一边说:“想死我了。”

    “想要吗?”叶北城邪恶的贴在她耳边问。

    她轻轻点头,却因为羞怯两个脸颊更加粉懒可人。

    ……

    清晨,叶北城早早起‘床’,他告诉静雅:“爆炸案我已经有了线索,你等我好消息。”

    静雅没有多问,只是轻轻说了声:“谢谢。”

    他不高兴了,用手指弹她额头:“干嘛不兴奋的跳起来,难道准备和我离婚了吗?”

    “如果查不出真相,就只能这样了,我永远也别想再进叶家的大‘门’。”

    静雅失落的叹口气,叶北城笑道::“放心吧,我不仅会让你进叶家的‘门’,我还要让我家的老顽固亲自来接你!”

    “切——”她没好气的嗔他一眼:“别做梦了,想让你爸来接我回去,除非世界末日到了……”

    “嗯,世界末日很快就到了。”叶北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俯身‘吻’别,然后开车扬长而去。

    他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去了永乐集团。

    廖海东对于叶北城的突然光临,表现出了一丝慌‘乱’,这两天他一直在查那天用身体跟他做‘交’易的‘女’人是谁,现在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名字。

    “叶总,请坐,请坐,不知你找我是否有什么事?”他殷勤的上前招呼。

    叶北城不想跟他废话太多,直接开‘门’见山说:“廖副总,我想知道,我们合作的嘉年华活动爆炸案与你是否有关?”

    廖海东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摇头:“当然没有,怎么可能会和我有关系,我这么做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和李达说的一样,也许从合作关系来看,他确实没有嫌疑,也是最不容易让人怀疑的对象,但现在已经有线索指向他,叶北城就不会轻易放了这条线索。

    “廖副总,我劝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再回答我,我既然能找上你,就说明肯定是掌握了线索,现在你要是承认我就放你一马,如果你坚持不承认,到时候查明真相的时候,可就别怪我无情!”

    叶北城说完,起身告辞,廖海东望着他决绝的背影,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女’人果然是祸水,那天晚上千不该万不该,为图一时快活惹出一身臊,他早该想到叶北城是什么人,他这简直就是自毁前程,如果这事被老丈人知道,被美美知道,那么一切就完了,彻底完了……

    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挣扎,下午廖海东主动打了电话给叶北城,拐弯抹角的说:“那个爆炸案的事,我其实有些线索……”

    “好,你到我公司来,我们见面详谈。”

    在叶氏的会客厅,叶北城手指敲击桌面,等着对方坦诚自己犯下的错。

    廖海东把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当说到誘‘惑’他的那个‘女’人是叶家总管之‘女’施何柔时,叶北城并没有太过诧异和愤怒,因为,他其实已经预感到了。

    其一,廖海东没有理由与叶家作对,而他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号‘色’,那么很有可能是受了美‘色’誘‘惑’。

    其二,嘉年华的活动负责人是静雅,如果活动出了问题,最高兴的人是谁?最想让她被抛弃的人又是谁?

    两者结合,就不难猜出真正的幕后主谋,叶北城之所以没有告诉静雅,就是不想打草惊蛇,对于施何柔,她已经没有机会再像过去那样全身而退。

    “廖副总,你说你是受了我们家总管之‘女’的誘‘惑’和唆使,那如果她不承认,这件事总要有人担着,你觉得该怎么办才好?”

    廖海东抹了把冷汗,恳求道:“我来找你坦白,就是希望你不要再追究了,这件事如果闹出来,我这一生就彻底毁了……”

    叶北城冷笑:“不追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能指证施何柔才是幕后的主谋,我会尽量想办法保你周全。”

    “这个没问题!”廖海东爽快的答应,比起彻底翻船,他宁可放手一搏,说不定就能为自己博得一条生路。

    叶北城把他带到了叶家的大宅,他打电话召集了所有的人,说已经查清了爆炸案幕后真正的凶手。

    静雅及时赶过来,施何柔也来了,今天的场合,她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奇怪的是,施何柔今天特别安静,即没有去逢迎叶夫人,也没有来跟静雅挑衅,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心事重重的样子。

    叶老爷,叶夫人也都从楼上走了下来,叶北城见人都差不多齐了,清了清喉咙说:“爸,你给了我二天时间去查真相,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真相已经有了。”

    “哦,是谁干的?”叶国贤颇为好奇。

    静雅忐忑的凝视着叶北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叶北城轻声说:“你进来吧。”

    片刻后,从正‘门’进来的人正是廖海东,他的出现让现场两个人震惊了,一个是静雅,另一个就是何柔。之所以没有告诉静雅,就是不想打草惊蛇,对于施何柔,她已经没有机会再像过去那样全身而退。

    “廖副总,你说你是受了我们家总管之‘女’的誘‘惑’和唆使,那如果她不承认,这件事总要有人担着,你觉得该怎么办才好?”

    廖海东抹了把冷汗,恳求道:“我来找你坦白,就是希望你不要再追究了,这件事如果闹出来,我这一生就彻底毁了……”

    叶北城冷笑:“不追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能指证施何柔才是幕后的主谋,我会尽量想办法保你周全。”

    “这个没问题!”廖海东爽快的答应,比起彻底翻船,他宁可放手一搏,说不定就能为自己博得一条生路。

    叶北城把他带到了叶家的大宅,他打电话召集了所有的人,说已经查清了爆炸案幕后真正的凶手。

    静雅及时赶过来,施何柔也来了,今天的场合,她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奇怪的是,施何柔今天特别安静,即没有去逢迎叶夫人,也没有来跟静雅挑衅,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心事重重的样子。

    叶老爷,叶夫人也都从楼上走了下来,叶北城见人都差不多齐了,清了清喉咙说:“爸,你给了我二天时间去查真相,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真相已经有了。”

    “哦,是谁干的?”叶国贤颇为好奇。

    静雅忐忑的凝视着叶北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叶北城轻声说:“你进来吧。”

    片刻后,从正‘门’进来的人正是廖海东,他的出现让现场两个人震惊了,一个是静雅,另一个就是何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