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8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原本躁动的客厅突然间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就连叶北城,也没想到廖海东还留了这么一手。

    “你撒谎,那不是我,我不认识你!你诬陷我!!”

    何柔突然歇斯底里的冲过来抢他的手机,廖海东身子一闪,迅速打开手机的视频播放,每个人都把目光移向手机的声源处,里面传来了何柔的声音——

    “我想用身体跟你做个‘交’易。”

    “你只要破坏了叶氏举办的嘉年华活动,今晚我就是你的,你想怎样便怎样……”

    “很简单,只要你‘弄’些火藥点燃,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不会有问题,你放在偏僻的地方,就不会伤到人,假如真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担着。”

    廖海东暂停了播放,‘阴’险的笑笑:“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静雅头皮一阵发麻,第一次觉得何柔真是傻的可怜。

    “你这个王八蛋!”施定海脸‘色’铁青的冲过去抢他的手机,却被叶北城抢先了一步。

    何柔早已经瘫软在地上,此时此刻,事实胜于雄辩。

    叶国贤先是震惊,渐渐的变成了失望,他什么也不说,转身上了楼。

    窦华月冲到何柔面前,哭着骂她:“你怎么干出这种事!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施定海没抢到手机,转身愤怒的甩了‘女’儿一巴掌:“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我让你出去给我丢人现眼……”

    他一巴掌又一巴掌的甩在了何柔脸上,窦华月气愤的拉住他:“行了,现在事情也发生了,你打她有什么用?”

    叶夫人走到儿子面前,轻声问:“北城,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解决?”

    “很简单,用法律解决。”

    叶北城眼神坚定的撇了母亲一眼,拿起手机就打到了警察局:“爆炸案的凶手已经找到,你们到叶家过来把人带走!”

    “北城!!”窦华月震惊的咆哮一声:“你难道真想把何柔送到监狱去?”

    “是的。”

    何柔突然冲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哭着哀求:“北城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禽兽,换来的不是想让你亲手把我送进监狱!”

    叶北城冷冷的甩开她,一字一句的说:“施何柔,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执‘迷’不悟,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整天算计着静雅,我的耐‘性’,已经忍到头了。”

    何柔见叶北城态度坚决,又转身去求叶夫人:“阿姨,你救救我,我不想去坐牢,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救救我……”

    “你求谁也没用,我说过的话就不会轻易收回,这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施定海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刚想开口,他扬手止住:“海叔,你什么也不用说,上次我给过你面子,也给过何柔机会,这一次,我真的不能再忍了,抱歉。”

    窦华月盛怒道:“北城,你怎么跟海叔说话的,多大点事,至于这么六亲不认吗?”

    叶北城失望的迎上母亲的目光,厉声问:“妈,到底是我六亲不认,还是你助纣为虐?何柔为了一已‘私’‘欲’害的可是叶家,你难道不是叶家的人吗?”

    叶夫人被儿子一句犀利的话堵的哑口无言,这时,外面传来了警车的声音,何柔坐地失声痛哭,静雅虽然于心不忍,可是想到自己受过的那些伤害,冷静的撇开了视线。

    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何柔被带走了,叶家陷入了空前绝后的沉静,窦华月试图想劝叶国贤帮帮海叔父‘女’,可叶老爷只说了一句话:“这事我管不了。”

    三天后,法院开庭受理此案,因何柔涉嫌犯了故意伤害罪,最低的刑期也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施定海又一次来到了叶北城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开口求情,而是噗嗵一声跪在了他面前。

    “海叔,你这是干嘛?”叶北城慌忙去拉他起来。

    “少爷,我不求你宽恕我‘女’儿,我只求你可以让她少做几年牢,如果她在里面蹲个十年八载的,这一生就彻底的完了……”

    施定海说完,突然老泪,站在一旁的静雅看到这一幕,心头一软,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换了她的父母,不一定能做出这样的牺牲。

    “北城,看在海叔的份上,让何柔稍微吃点苦头就行了。”

    叶北城叹口气,轻声答应:“好吧,我会疏通法官,给她少判几年。”

    因为静雅的一句话,何柔被量刑只判了一年三个月,可是没有人对她说一句谢谢,似乎都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她,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何柔入狱的前一天,叶北城到看守所见了她最后一面,他冷冷的睨着眼前身穿囚服的‘女’人,只说一句:“你别怪我狠心,我已经给过你机会,希望你能用这短暂的一年三个月时间,好好的反省反省。”

    ‘女’人苍白的脸蓦然狂笑起来,她的眼神里透着绝望和讽刺,笑了很长时间后,她声嘶力竭的瞪向对面的男人,恶狠狠的说:“叶北城,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幸福,我诅咒你一生薄情,一世薄情,生生世世都薄情,我诅咒你永远也拿不出真心爱‘女’人,也永远不会再得到一个‘女’人的真爱!”

    多么恶毒的诅咒,叶北城俊眉轻蹙,冷冷的撇她最后一眼,丢下一句:“施何柔,你无‘药’可救了。”扬长而去。

    从监狱出来后,他直接开车去了海边的别墅,静雅还在这里,叶北城说过,一定要让父亲亲自来接她。

    他停好车,眺望着不远处正在欣赏大海的静雅,海风吹起她凌‘乱’的长发,飘逸的如同刚刚降临人间的仙子。

    “静雅。”叶北城走过去,轻声喊她。

    静雅回过头,冲他甜甜一笑,然后她转身扑向他,两人紧紧相拥。

    有时候爱情,不需要任何语言,只是一个拥抱,就诉尽了两人之间绵绵的情意。

    “谢谢你。”

    她从不后悔爱上他,经过了这件事,她更加坚信没有爱错人,一个不畏任何压力,坚持要还她清白,不肯让她受一点点委屈的男人,她没有理由不爱他。

    “以后再说谢谢,我撕烂你的嘴。”

    叶北城捏她的鼻子,静雅扑哧一笑:“哟,怎么学你妈说话了?”

    “我觉得这话‘挺’能震的住人。”

    “……”

    静雅收起笑容,问他:“你去看过何柔了?”

    “恩。”

    “她说什么了没有?”

    叶北城沉默几秒,回答:“没有。”,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幸福,我诅咒你一生薄情,一世薄情,生生世世都薄情,我诅咒你永远也拿不出真心爱‘女’人,也永远不会再得到一个‘女’人的真爱!”

    多么恶毒的诅咒,叶北城俊眉轻蹙,冷冷的撇她最后一眼,丢下一句:“施何柔,你无‘药’可救了。”扬长而去。

    从监狱出来后,他直接开车去了海边的别墅,静雅还在这里,叶北城说过,一定要让父亲亲自来接她。

    他停好车,眺望着不远处正在欣赏大海的静雅,海风吹起她凌‘乱’的长发,飘逸的如同刚刚降临人间的仙子。

    “静雅。”叶北城走过去,轻声喊她。

    静雅回过头,冲他甜甜一笑,然后她转身扑向他,两人紧紧相拥。

    有时候爱情,不需要任何语言,只是一个拥抱,就诉尽了两人之间绵绵的情意。

    “谢谢你。”

    她从不后悔爱上他,经过了这件事,她更加坚信没有爱错人,一个不畏任何压力,坚持要还她清白,不肯让她受一点点委屈的男人,她没有理由不爱他。

    “以后再说谢谢,我撕烂你的嘴。”

    叶北城捏她的鼻子,静雅扑哧一笑:“哟,怎么学你妈说话了?”

    “我觉得这话‘挺’能震的住人。”

    “……”

    静雅收起笑容,问他:“你去看过何柔了?”

    “恩。”

    “她说什么了没有?”

    叶北城沉默几秒,回答:“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