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69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她悄悄的走到楼梯拐角处,想听听在吵什么,突然后背被人拍了下,她惊慌的回过头,原来是大姐叶梦]

    “嘘……”她赶紧作出噤声的动作:“不要说话哦。”

    大姐似懂非懂的点头:“嗯嗯,不说话,我们不说话。”

    “你现在高兴了吧?你把何柔送进了监狱,把狐狸‘精’也接回了家,现在你都满意了吧?!”

    楼下传来婆婆的质问声,接着是叶北城沉稳的回答。

    “没有所谓的高兴不高兴,何柔是罪有应得,静雅是我妻子,本就属于这里,现在事情已经完了,静雅懂进退,不想为难爸,往后你们也就不要再为难她。”

    “想的美,这个媳‘妇’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眼里没有我,就别指望我会承认她!”

    叶北城突然怒了,静雅第一次听他那么生气的冲母亲咆哮:“我看上的‘女’人你从来不喜欢,芊雪是,静雅也是,你喜欢谁?何柔是不是,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永远不可能喜欢施何柔,当初要不是你作梗,我和芊雪已经结了婚,兴许她也不会死,她不死我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

    叶夫人诧异的望着儿子,突然冷冷的笑了:“你现在痛苦吗?你现在不是和那个狐狸‘精’爱的死去活来吗?怎么?那个狐狸‘精’代替不了芊雪在你心中的位置吗?”

    婆婆的话从来都是那么尖酸刻薄,像一根针似的,总能扎的人心痛。

    “我的婚姻你不要再干涉,因为你越是不喜欢的‘女’人,我就越是喜欢!不想找气受就不要再自找麻烦!”

    静雅站在暗处,心里蓦然变得很不是滋味。

    “呵,这么说,你喜欢那个狐狸‘精’,就是因为我不喜欢所以你才喜欢的喽?”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喜欢谁与不喜欢谁对你来说,没有多大的关系。”

    静雅听到了叶北城上楼的脚步声,失落的跑回了房间,叶梦馨傻傻的伫在原地,纠结是走还是不走。

    “大姐,你怎么站在这?”

    叶北城到了楼上,一眼撇见大姐,疑‘惑’的询问。

    “嘘……”叶梦馨伸出手指学静雅噤声的动作:“静雅说,不要说话。”

    静雅?

    他眉头一皱,被大姐语无论次的话‘弄’的很无厘头。

    “静雅进屋了。”叶梦馨指了指他们卧室的方向。

    叶北城愣了愣,随即明白,刚才静雅一定是听到了他和母亲的对话。

    他径直走进卧室,见她站在窗前深思,悄悄的站到她身后问:“生气了?”

    “你说什么让我生气了?”她反问,语气‘波’澜不惊。

    叶北城从身后圈住她:“别误会,我那些话是为了气我妈的,我就是希望她能对你好些。”

    静雅沉默了一会,说:“没关系,我不会误会,是假的就是假的,不会因为我误会就变成真的,相反的,如果是真的,我再怎么误会,你不爱我也还是真的。”

    叶北城心疼的搂紧她,静雅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总能三言两语就牵动他怜惜的心。

    第二天,静雅背着叶北城去了‘女’子监狱,她想了一夜,何柔虽然做了很多错事,但归根到底做错事的原因还是因为错爱,如果她不爱叶北城,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何柔没有母亲,自然没有人会想到要带什么东西去看她,静雅买了一些‘女’‘性’用品,卫生棉,护垫,内衣,护肤品等。

    在探监室里,何柔看到来人是俞静雅,顿时讽刺的笑了:“你们夫妻俩还真有趣,一个昨天来,一个今天来,怎么不一起来刺‘激’刺‘激’我呢?”

    静雅平静的望着她,几天未见,何柔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原本富有光泽的面庞此刻略显苍白,眼眸里的怨恨一如既往的存在,似乎更深了……

    “我就来给你送些东西,送完我就走。”

    静雅把手里的一大袋物品递给她,何柔冷笑一声接过去,突然把袋底朝上,里面的物品哗哗的全掉在了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静雅生气的质问。

    “你长眼不会看吗?”何柔扔下手里的空袋子,切齿的说:“俞静雅,不要再假惺惺了,我不需要你同情,更不需要你可怜!”

    静雅愤怒的转身,她真是活该来这里被羞辱!

    “等一下。”何柔喊住她,嘲讽的笑道:“俞静雅,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可怜的人,除非你自信叶北城他够爱你,你斗的过活人,你能斗的过死人吗?哈哈!”

    静雅清楚她指的是杨芊雪,想起昨晚叶夫人的话,她倔强的回过头:“当然,我当然相信他爱我,施何柔,你好好的改造吧,等你出来,我让你看看,我是怎么争取到了我的幸福……”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出了探监室,身后传来何柔歇斯底里的笑声:“俞静雅,你记住我说的话,你们的爱情绝对有始无终!”

    静雅浑浑噩噩的回了叶家,一路上脑子里都是何柔最后说的那句话:“你们的爱情绝对有始无终……”

    即将到达叶家大宅‘门’前,与她相反的方向却突然走来一个‘女’人,视线相‘交’的一刹那,静雅脑中一片空白,一个陌生的面孔,却让她的心,瞬间慌到了极致……

    对面的‘女’人越走越近,走到静雅面前时,对她微微一笑,转身准备敲叶家的大‘门’。

    “你……你好,请问你找谁?”

    静雅压抑着慌‘乱’,上前询问。

    ‘女’人缓缓回头,再次微笑,轻声说:“我找我男朋友。”

    “杨芊雪?”她突然紧张的喊出这个名字。

    “咦,你认识我吗?”

    砰一声……静雅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上,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只剩下何柔那一句充满诅咒的话。

    她震惊而绝望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天使的面孔,柔美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原来她一直幻想着的叶北城爱的‘女’人的模样,就是这样一个只想让人捧在手心里的‘女’子。

    “小姐,你怎么了?”见她突然瘫坐在地上,面前的‘女’人疑‘惑’的蹲下身询问。

    静雅强忍着痛苦,再次求证:“你真的是杨芊雪吗?”

    ‘女’人诺诺点头,一双秀眉紧紧的蹙着。

    “可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没有死,一言难尽,我先找到我男朋友再说。”她说完起身去敲叶家的大‘门’。

    静雅一时失控,突然说:“我带你去找叶北城。”

    ‘女’人好奇的回过头:“咦,你也认识我男朋友?”

    这个时候,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杨芊雪死而复生,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再没有见到叶北城以前,还是不要让叶家人看到她为好。…你好,请问你找谁?”

    静雅压抑着慌‘乱’,上前询问。

    ‘女’人缓缓回头,再次微笑,轻声说:“我找我男朋友。”

    “杨芊雪?”她突然紧张的喊出这个名字。

    “咦,你认识我吗?”

    砰一声……静雅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上,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只剩下何柔那一句充满诅咒的话。

    她震惊而绝望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天使的面孔,柔美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原来她一直幻想着的叶北城爱的‘女’人的模样,就是这样一个只想让人捧在手心里的‘女’子。

    “小姐,你怎么了?”见她突然瘫坐在地上,面前的‘女’人疑‘惑’的蹲下身询问。

    静雅强忍着痛苦,再次求证:“你真的是杨芊雪吗?”

    ‘女’人诺诺点头,一双秀眉紧紧的蹙着。

    “可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没有死,一言难尽,我先找到我男朋友再说。”她说完起身去敲叶家的大‘门’。

    静雅一时失控,突然说:“我带你去找叶北城。”

    ‘女’人好奇的回过头:“咦,你也认识我男朋友?”

    这个时候,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杨芊雪死而复生,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再没有见到叶北城以前,还是不要让叶家人看到她为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