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0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抱着她的人,身体明显僵硬,但片刻后他却说:“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的事。”

    “我说的是真的。”静雅挣脱他的怀抱,眼神无比笃定。

    “哎,你呀。”叶北城叹口气:“不就想听那三个字吗?好吧,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

    “不要说。”她突然用手捂住他的‘唇’:“等你见了杨芊雪,如果还想说,你就当着她的面对我说。”

    静雅擦干眼泪,她其实比谁都清楚,叶北城如果见了杨芊雪,那三个字,她这辈子也别想再听到……

    “跟我来。”她拉起一脸茫然的叶北城,走进了别墅,那里有着他日思夜想的人。

    “静雅,别闹了,再闹我真生气了。”

    叶北城背对着楼梯的方向,一脸愠‘色’的瞪着静雅。

    “北城……”

    一声柔軟的几乎让人心碎的声音蓦然从他身后传来,静雅十指握拳,指甲狠狠的掐进了‘肉’里。

    叶北城先是一愣,过了很长时间,才缓缓转身,当两个原本以为天各一方的人重新站在一起,如同梁山泊与祝英台般凄美的爱情便在静雅面前活生生的上演了。

    “芊雪……”叶北城震惊的喊出,他这三年只敢在心里喊着的名字。

    杨芊雪踉跄着上前扑倒他怀里,哇一声哭的声嘶力竭,“北城,我见到你了,我吃了这么多苦,我终于再见到你了……”

    “你没有死?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

    叶北城‘激’动的捧起她的脸,颤抖的撫‘摸’着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她的鼻子,所有属于她的。

    “是的,我还活着,我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没有你,我在哪里都不行……”

    一句“没有你,我在哪里都不行。”让叶北城心疼的流出了眼泪,这是静雅第一次见到叶北城流泪,是为了别人,却流到了她心里。

    “那你这几年都去了哪里?你为什么不回到我身边来?”

    叶北城焦急的望着怀中的‘女’人,完全忽视了在不远处,伫着一个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我失忆了,我当年醒的时候,躺在一个渔村的渔民家里,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应该去哪里,整整三年,我就这么像个活死人一样的活着……”

    杨芊雪再度哭出声,她双肩剧烈耸动:“这三年,我每天晚上都习惯坐在海边,望着满天的星辰,我能清楚的感觉有一个人他在等我,可是我却把你忘了,直到前段时间我恢复记忆,才赫然想起,那个一直等着我的人,他就是你。”

    叶北城惊诧的抬起头:“你失忆了……”他温柔的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芊雪,能回来就好。”

    是啊,能回来就好,可是她回来了,静雅该怎么办?

    杨芊雪止住泪,破涕为笑:“见到你,我这三年过的再痛苦都值了。”

    多么感人的画面,静雅一直默默看着,她不哭,不闹,不说话,她等着,被人发觉她的存在。

    “对了,北城,她是谁?”

    杨芊雪从叶北城怀抱挣脱出来,径直走到静雅面前,感‘激’的说:“谢谢你带我来找北城,你和他是朋友吗?”

    静雅把视线移向叶北城,他没有说话,可眼神却是隐忍的,凭着这半年的相处,她能读懂他眼里的含义。

    “他是我上司,‘私’底下也是朋友。”

    一句谎言,撇清了她与叶北城之间的关系,这是她不想说的,可却是叶北城想让她说的。

    静雅说完,‘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她用眼神示意:“叶北城你看看吧,你现在连我是谁都不敢告诉她,你又怎么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我爱你。”

    这原本就是她预想的结果,只是亲眼证实,心里更痛罢了。

    “两位久别重逢,我就不打扰了,杨小姐,再见。”

    静雅强忍心头的酸楚,笑着告别。

    “等一下,我送你去公司。”叶北城喊住她,接着转身对芊雪说:“你在这里等我,我把她送过去马上回来。”

    杨芊雪通情达理的点头:“好的。”

    出了别墅,叶北城替静雅拉开车‘门’,她坐进去,两人一语不发,一直到引擎发动,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他才发现,她的眼泪一直在眼圈打转。

    叶北城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他愧疚的想抱住静雅,却被她躲开了。

    “你打算怎么办?”静雅凝视着窗外,冷冷询问。

    “对不起……”他重重的叹口气:“我真的从没想过,芊雪没有死,还会再回来。”

    “那我们离婚吧。”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她比我重要,比我适合你,关键的是,她是你爱的人,你们原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家人也不喜欢我,那就离婚吧。”

    叶北城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却什么话也没有说,没有说就代表,他不反对,除了对静雅有一些遗憾外。

    静雅迅速擦干眼泪,她不该奢望幸福,她从小就不幸福,又怎么能指望成年后,能拥有小时候就得不到的幸福。

    “开车吧,你什么时候方便,我们就去把手续办了。”

    擦干眼泪的俞静雅,一如既往的坚强,甚至她还可以笑,她笑着叹口气:“幸亏杨芊雪这个时候回来了,她要是再晚回来两年,我们孩子都有了,可怎么办才好。”

    叶北城单手撑着额头,这个时候让他说什么好,他爱的‘女’人回来了,他应该高兴,可看到静雅这样,叫他怎么高兴的起来。

    他比谁都清楚当初静雅为什么嫁给他,如果真的离婚了,她能去哪里?她那个家还能回的去吗?

    “静雅,离婚的事先搁着,芊雪刚回来,之前她又失了忆,现在告诉她我结婚了,势必会刺‘激’到她,等过段时间,等她彻底融入这里,我再告诉她。”

    “然后呢?”静雅忧伤的睨向他,告诉她以后又能怎样呢?

    还是改变不了两人要离婚的事实。

    “我对你有太多的责任。”叶北城终于说出了他的顾虑。

    呵,责任?静雅自嘲的笑了,原来他对她,只有责任,连喜欢都没有了。

    “不必了,我父母都对我没有责任,你需要对我有什么责任?”

    静雅推开车‘门’:“没多远了,我自己走过去,你回去陪杨芊雪吧。”

    她倔强的往前走,一步也没有回头,从小她就知道,不管身后的风景多么美,如果不属于你,那么就不要回头,否则多看一眼心就多痛一倍。甚至她还可以笑,她笑着叹口气:“幸亏杨芊雪这个时候回来了,她要是再晚回来两年,我们孩子都有了,可怎么办才好。”

    叶北城单手撑着额头,这个时候让他说什么好,他爱的‘女’人回来了,他应该高兴,可看到静雅这样,叫他怎么高兴的起来。

    他比谁都清楚当初静雅为什么嫁给他,如果真的离婚了,她能去哪里?她那个家还能回的去吗?

    “静雅,离婚的事先搁着,芊雪刚回来,之前她又失了忆,现在告诉她我结婚了,势必会刺‘激’到她,等过段时间,等她彻底融入这里,我再告诉她。”

    “然后呢?”静雅忧伤的睨向他,告诉她以后又能怎样呢?

    还是改变不了两人要离婚的事实。

    “我对你有太多的责任。”叶北城终于说出了他的顾虑。

    呵,责任?静雅自嘲的笑了,原来他对她,只有责任,连喜欢都没有了。

    “不必了,我父母都对我没有责任,你需要对我有什么责任?”

    静雅推开车‘门’:“没多远了,我自己走过去,你回去陪杨芊雪吧。”

    她倔强的往前走,一步也没有回头,从小她就知道,不管身后的风景多么美,如果不属于你,那么就不要回头,否则多看一眼心就多痛一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