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3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芊雪离开的这几年,我以为我没有她这一生都会痛苦,可事实上我是可以渐渐忘记的,既然以前都可以,以后也一定可以。”

    静雅凄凉的笑了,她翻个身直视叶北城,幽幽的说:“以前是没有希望,现在,有希望了,那就不可能再忘的了……”

    他对杨芊雪用情如此之深,怎么可能明知道她还活着,在同一个城市,还能无动于衷的和另一个‘女’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过日子。

    那不可能,根本不可能,连静雅都这么笃定,叶北城又怎么会不清楚。

    凌晨两点多,静雅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叶北城本能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喂?芊雪,怎么了?”

    电话那端很快传来她温柔的惹人怜惜的声音:“北城,我害怕,我一个人根本睡不着……”

    “你现在在哪?”

    “我在卧室里,可是我找不到开关在哪,四周都是黑的,北城……”

    芊雪的声音哽咽了,她‘欲’言又止,明明想让他过去陪她,可是又怕他不高兴。

    “你别怕,我现在过去。”

    叶北城果断挂了电话,起身迅速穿好衣服,悄悄的走到静雅面前,凝视了她片刻后,最终还是走了。

    他以为她睡着了,可是就算她没睡着,她让他不要走,他就不会走吗?

    叶北城说过,他从不认为何静雅是一个弱者,在他眼里,她的坚强足以承受一切别的‘女’人所不能承受的。

    凌晨两点,之后的时间注定是无法入睡了,静雅坐在黑暗中,心疼的抱住了自己。

    睡眠的拼音是ian,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只因少了一个u。

    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这是第一次静雅看到初升的太阳,那么明媚,那么刺眼。

    她下楼吃早饭,婆婆见她一个人下来,便没好气的问:“我儿子呢?”

    “他昨晚有事出去了。”

    静雅平静的回答,没有告诉她,是因为芊雪有事所以出去了。

    可是她不说,不代表敏锐的婆婆就不知道,叶夫人突然心情大好,开始极尽挖苦之本能:“呵,一定是去芊雪那儿了,芊雪就是芊雪,谁也替代不了,只要她勾勾手指,北城不管是刀山火海,也要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

    静雅低头用餐,只当没听到她的话。

    “有些人呐,以为一朝得志,从此就可以唯我独尊了,也不动脑子想想,自已到底有什么份量,凭什么把自己捧的高高的,捧的高了有什么好处?摔下来的时候都不知道痛在哪。”

    “行了!吃个饭哪那么话!”叶老爷一声训斥,叶夫人缄口不语了,可眼神却极其不甘心。

    受了静雅那么多怨气,好不容易现在有机会可以扬眉吐气,一向支持她的老公反倒不配合了,昨晚她追到卧室询问他为什么不同意儿子离婚,没想到他却以:“叶家丢不起这个脸”为由把她打发了,害得她郁闷了一晚上,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之前可以丢的起,现在反倒丢不起了……

    狐狸‘精’果然是狐狸‘精’,才死了一个替她撑腰的,现在又来一个,真是前仆后继,高枕无忧,难怪自己老公跟别的‘女’人走到了一块,她还这么能沉的住气,不哭不闹,原来就是算准了叶家少‘奶’‘奶’的位子非她莫属!

    窦华月恨恨的撇了眼对面的静雅,牙齿咬的咯吱响。

    静雅见到叶北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高层会议上,叶北城一脸威严,他把视线扫向各部‘门’主管,目光睨向静雅时,比别人多停留了几秒。

    “今天召集大家开会,是想宣布一件事,鉴于俞副经理平时工作努力出‘色’,所以我决定把她的职位升至副总,大家不要觉得不甘心,有能力的,自然有升职的机会。”

    叶北城言简意赅的几句话,让底下人议论纷纷,就连静雅自己都懵了,她真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难道是想补偿她?可是如果离婚了,两人应该老死不相往来才对,不该让两人‘私’下关系远了,表面上的关系反而近了。

    “叶总,这恐怕不妥当吧,俞副经理进公司还不到三个月呢。”

    公司员老销售主任诺诺的提醒,按照人事规定,新进员工不满三个月,是没有升职机会的。

    “这个我知道,规定是死的,能力是活的,俞副经理虽然进公司不足三个月,但却完成了一般员工三年的绩效,上个月她洽淡的保健品代销,为公司赢利近千万,

    如果你们其中哪位可以做出同样的成绩,大可以站出来,我马上宣布给你升职加薪。”

    原本议论的声音突然就没了,尽管心中有想法,但谁也不会傻到往枪口上撞。

    毕竟这是叶家的公司,叶家少‘奶’‘奶’升的再高,那也是叶总的一句话,这可不是羡慕就能羡慕来的……

    会议结束后,静雅没有回业务部,而是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

    叶北城习惯了她的不敲‘门’,更似乎对她的到来意料之中,他打电话吩咐李达:“送一杯咖啡进来。”

    静雅站在他对面,开‘门’见山问:“为什么突然给我升职?”

    “原因我不是在会上都说清楚了。”叶北城抬起头,温柔的凝视着她。

    她慌忙撇开视线,不想看到他眼中的温柔,那种眼神,只会让她觉得心更痛。

    腾宇‘奶’‘奶’以前就说过,“当你贪恋一个男人眼中的温柔,那么这一辈子,你就会毁在他的手中……”

    腾宇‘奶’‘奶’的话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在腾宇离开的那十年,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她那里,听她说一些很有用的话。

    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腾宇‘奶’‘奶’可以明白那么多爱情哲理,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曾经受过情伤的‘女’人,她这一生都在等待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男人。

    “那只是为了堵住他们的悠悠之口,我很清楚,你给我升职绝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静雅倔强的脾气上来了,她寒着一张脸,等着叶北城的解释。

    如果真的是因为想补偿,那就如实说,用不着卖关子,杀人不过头点地,想让她痛,那就痛快点!

    “就是这个原因,没别的。”

    李达把咖啡送进来,叶北城端起咖啡递到她手中:“以后你是副总,就在我办公室的隔壁,想喝我的咖啡随时都可以进来。”

    她再也忍不下去了,冷笑一声:“叶北城,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想离婚我们就离,离了我马上就走,我走的远远的,让你和你心爱的‘女’人眼不见为净,更让你们叶家从此太平,可你现在把我安排到你隔壁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让我们离婚后,天天看到你,看到你心爱的‘女’人隔三差五的来找你,然后两人一起恩爱的从我面前走过吗?”

    对于她伶牙俐齿的质问叶北城不但不生气,反而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很好,我要的就是你把心里的苦闷说出来,从昨天到现在,你一直沉默不语,这不像你,你也不该是这样子,就算生气也要说出来,就像现在这样,把所有的委屈和不满发泄出来。”

    “你在关心我?”静雅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不必了,叶北城,现在这种局面,怨不得任何人,要怨就怨我自己,是我没出息轻易就爱上你,是我命比纸薄,自找苦吃!”

    静雅说完,愤愤的摔‘门’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