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5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杨芊雪见到她,似乎很开心,“静雅,过来坐。”

    静雅走过去,却并没有坐在芊雪身旁,因为杨芊雪是和叶北城坐一起的,她坐在旁边只会让自己更难堪而已。

    “静雅,看来你和欧阳枫还有少城关系都不错嘛,替我接风都不忘请你过来呢。”

    呵,静雅忍不住在心里嘲笑,什么生日,什么一笑抿恩仇,原来是替杨芊雪接风,顺便让她看看她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是如何恩爱罢了……

    费少城不可思议的盯着静雅,静雅知道他想说什么,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怎么能这么沉的住气,到底是因为不在乎,还是因为太在乎?

    她到底为什么要替叶北城遮着,掩着?她到底是怎么了……

    气氛因为静雅的到来蓦然间就僵硬了,除了芊雪一无所知外,每个人心里都翻江倒海,尤其是叶北城,刚才见到静雅的一瞬间,他差点失控的站起身,可仅有的理智让他克制住了。

    而欧阳枫是没有任何忐忑和不安的,因为这本就是他策划的一场游戏而已。

    他唯一的期待,就是挫挫俞静雅的锐气,让她后悔那天在魅影说过的一句话——就算知道有杨芊雪这个人的存在又怎样?我会担心一个死人跟我抢丈夫吗?

    在欧阳枫的眼里,只有杨芊雪才能配的上叶北城,其它‘女’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费少城一直默默的望着静雅,眼神很替她抱不平,他以为凭着静雅的个‘性’,是绝不会作出这样的牺牲和忍让,她不该是这样一个忍气吞声的‘女’人。

    “咦,现在你们四个人刚好可以凑一桌麻将,不如来打牌吧?”欧阳枫提议。

    叶北城向他投去一道危险的眼神,示意他今晚的事,记清楚了。

    “好啊,好啊,北城我们去打牌好不好?”

    杨芊雪撒娇的摇晃着叶北城的胳膊,他沉声答应:“好。”

    一般只要是她喜欢做的,他很少会不同意。

    于是除欧阳枫外,四个人走到了麻将桌旁,静雅与叶北城坐对面,她表情很平静,仿佛对面的男人之于她来说,真的只是上司,只是一个朋友。

    “北城,以前我俩打牌最有默契了,不知道隔了三年,我们的默契是否还一如既往呢。”

    在一旁观战的欧阳枫马上接话:“呵,什么默契啊,那是咱北哥宠你,想让你赢了高兴,才故意打牌给你胡,我和少城是睁只眼闭只眼,不然你们那叫作弊,可不是有默契……”

    静雅‘唇’角颤抖,心里虽痛,却假装不在乎,因为她知道,欧阳枫就是说给她听的,如果她在乎了,他就达到了今晚让她赴鸿‘门’宴的目的。

    “喂,欧阳你真讨厌啊,那明明是我和北城的默契,你怎么能说是作弊呢,小心我告诉菁菁姐,你在魅影的那些風流事,哼。”

    欧阳枫抹把汗:“好,好,你俩的默契,默契行了吧。”

    他把视线若有似无的往静雅脸上扫了扫,见她仍然一脸平静,不甘心的又说:“

    北哥,你看你真是把芊雪给宠坏了,她现在连我也敢威胁了,当初她追你的时候,那跟在我后面,是左一口枫哥哥,右一口欧阳哥哥,哎,真是长江一去不复返啊……”

    杨芊雪脸一红,生气的嗔了他一眼:“别把那些事说出来行吗?”

    “怎么?害羞了?”欧阳枫不怀好意的笑笑:“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现在就流行‘女’追男,你那时候还是比较含蓄的,现在的‘女’人追男人,就像是只饿狼,把男人一口吞了也不满足。”

    静雅继续忍,欧阳枫含沙‘射’影的话除了杨芊雪,这里谁听不出来。

    “你今晚话是不是太多了?”一直沉默的叶北城终于开口了,他冷冷的扫了欧阳枫一眼:“能不能一边待着去?”

    欧阳枫悻悻的起身:“好,好,我走还不行吗。”

    待他一走,杨芊雪好奇的问:“北城,你生气了吗?欧阳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叶北城冲她温润的笑了笑,说:“我没生气。”

    “可你刚才的眼神好吓人呢,看起来像很生气一样。”

    静雅一直盯着手里的牌,不参与他们的话题,但是听到他俩的对话还是觉得很可笑,她认为这样说一个谎去圆另一个谎的疲惫,叶北城坚持不了多久。

    “别多想,没有的事。”

    费少城看不下去了,他随意解释:“芊雪你别误会,北哥除了对你,对谁不是这样可怕的眼神。”

    话一出口,才惊觉失言了,他可不是和欧阳枫一条船上的人,他是不愿伤害到静雅的,可这随口的一句话,无形中还是伤到了他不想伤害的人。

    “静雅,等会你缺什么,我打给你胡啊。”

    他尴尬的转移话题,睨向静雅的目光充满了愧疚。

    “不用了。”静雅笑笑:“你打给我胡,我也不会觉得很开心,我可没有芊雪那么容易满足。”

    杨芊雪脸一红,尴尬的说:“你别听欧阳枫胡说。”

    十几圈麻将打下来,欧阳枫喊道:“同志们,吃饭了。”

    用餐时,静雅再次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杨芊雪夹着叶北城喜欢吃的菜给他,回忆着两人以前都喜欢去哪些地方,吃哪些东西。

    那些对于杨芊雪来说最美好的回忆,听到静雅耳中,如同一场场噩梦。

    “芊雪,为了表示对你劫后重生的欢迎,我敬你一杯。”

    欧阳枫站起身,端起一杯酒,芊雪马上摇头:“我不会喝呢,我以茶代酒可以吗?”

    “那怎么行,太没诚意了。”欧阳枫摇手,凭他过去的经验,马上就有人替芊雪出头了。

    “我来替她喝。”果然不出所料,叶北城端起了面前的白酒,一口饮尽。

    接着费少成也端起一杯酒敬芊雪,叶北城又替她喝了。

    最后轮到静雅,自然还是叶北城独挡一面,当她举起酒杯,迎上叶北城复杂的眼神时,有一瞬间她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却被她及时仰起脖子喝酒,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哇,静雅真是好酒量。”芊雪鼓掌,眼神羡慕不已。

    俞静雅放下酒杯,自嘲的笑笑:“‘女’人会喝酒不一定是好事。”

    “为什么?”

    “因为……”她把视线移向叶北城:“男人会失去保护的慾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