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6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哎哟,什么不会唱的嘛,别谦虚了,长的漂亮的‘女’人哪有不会唱歌的!”

    杨芊雪硬把麦克风塞到静雅手中,“来吧,给个面子。”

    实在坳不过了,静雅只好起身,对着欧阳枫说:“给我换《伤心太平洋》”

    欧阳枫转身无语的摇摇头,村姑就是村姑,什么年代了,还唱伤心太平洋,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时候,失意的俞静雅不唱这首歌,难道还要唱《甜蜜蜜》吗?

    音乐响起,静雅平静的盯着前方的屏幕,这是她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唱歌,却唯独少了一个他。

    离开真的残酷吗

    或者温柔才是可耻的

    或者孤独的人无所谓

    无日无夜无条件

    前面真的危险吗

    或者背叛才是体贴的

    或者逃避比较容易吧

    ……

    静雅的嗓音很好,情感把握的也很好,费少城听的入‘迷’了,欧阳枫听的傻眼了,就连杨芊雪,眼中都有了一丝淡淡的羡慕和嫉妒。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门’外的叶北城,他也听到了,里面的人只是欣赏,而他却是心痛,因为他们都不知道,俞静雅一直渴望着属于她的杨过。

    费少城的手机传来短信的提示,他拿出来一看,皱头皱了皱,把视线移向了‘门’外。

    “静雅,我有个事要跟你说,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欧阳枫不悦的瞪他一眼:“你有什么说不能当着我们面说的?”

    “‘私’事。”费少城笑笑。

    “咦,你俩能有什么‘私’事呀?”杨芊雪促狭的望了望静雅,显然是误会了两人的关系。

    “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是一个秘密。”

    费少城越是这样说,杨芊雪就越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只有欧阳枫明白,这不过是调虎离山计。

    可是知道又怎样?当着芊雪的面,只能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走啦。”费少城拱了拱静雅,两人肩并肩出了客厅。

    欧家的别墅外还有一套房子,里面是几间客房,静雅跟在费少城身后,疑‘惑’的询问:“你要说什么?”

    “到了就知道。”

    他径直走向其中的一间客房,推开房‘门’里面黑漆漆的。

    “有什么话在外面说就行了。”

    静雅不想进去,现在,她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更没有兴趣说任何话。

    “进来吧,外面不方便。”

    费少城用力把她往屋里一拉,自己却顺手把房‘门’给关了。

    突然置身于漆黑的空间,让她原本不安的心更加惶恐,静雅拼命拍打房‘门’,咆哮道:“费少城,你干什么?干嘛把我关起来?”

    正在她焦虑不安时,拍打房‘门’的一只手突然被人紧紧的握住,她震惊的回过头,月光下,那个人,那张面孔,还有那熟悉的味道,全都属于那个让她心痛的人。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上了费少城的当。

    “放开我。”静雅挣扎,想逃出去,可是叶北城力气比她大,她根本挣脱不出来。

    “静雅……”

    叶北城沙哑的喊了她一声:“我突然很想见你,所以就让少城把你带过来了。”

    呵,静雅冷笑一声,心‘抽’痛的厉害:“叶北城,我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你想见我为什么不可以光明正大?非要这么偷偷‘摸’吗?”

    她真的有些恨叶北城了,因为他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怜……

    “我们谈一会好吗?”

    叶北城磁‘性’的嗓音让静雅无法拒绝,她想起了初遇的那个夜晚,他在她耳边说:“不要喊,你帮我,要什么我都给……”

    同样的声音,同一个人,同一片天空,除了今晚月光撩人外,什么都一样。

    只是,心境不一样了。

    “谈什么?”静雅不再挣扎,借着月光,紧紧的凝视着面前的男人。

    “过来坐。”

    叶北城指了指身后的沙发,静雅深呼吸,轻轻的走过去。

    “这几天过的好吗?”

    “不好。”

    他叹口气,没有问为什么不好,因为答案,他懂的。

    “今晚是欧阳枫把你约过来的吧?”

    “除了他,还有谁想见到我?”

    是的,没人想见到她,欧阳枫是唯一想见她的人,却是为了想让她难堪。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只是让做错事的人自我安慰,对被伤害的人来说,一点帮助也没有!”

    静雅犀利的质问,让坐在她身旁的男人心如刀割,他伸手想抱她,却被她躲开了。

    “叶北城,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这么多,你能给的也只有这么多,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人要进来,有一些人就不得不离开……”

    她咬着‘唇’,使劲憋着想哭的冲动,对着沉默的男人说:“你尽快做决定吧,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再过。”

    静雅说完,起身要走,叶北城却一把拉住她,可是拉住了她又怎样?正如她所说,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这么多,把她拉住,他能给的也不会更多。

    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月光洒在站着的‘女’人和坐着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无法言喻的忧伤。

    叶北城想对她说些什么,可嘴‘唇’一张一翕,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能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静雅开口了,她说:“你如果一直这样拉着我不放,我就当你是爱我的,出了这扇‘门’,我马上告诉杨芊雪,我是你妻子,我不允许任何人抢走我丈夫,即使是他曾经最爱的‘女’人,也不行。”

    这几句话说出来,她其实并没有报任何奢望,因为心里清楚,叶北城是不会答应的。

    虽然结果可以预料,但当叶北城一根根松开手指的时候,她还是背过身,把忍了许久的眼泪释放了……

    那个刚才还紧紧握着她的温暖的手说走就走,很理智的松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静雅移动步伐往‘门’边走,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每走一步掉一颗,只是她的珍珠太不值钱,和她的人一样,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珍贵。

    “静雅……”

    在她拉‘门’的一瞬间,叶北城站了起来,她停止了动作,他却再一次沉默了。

    他到底想说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静雅已经没有了期待,也不敢再有了。

    她缓缓的转身,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突然疾步跑到叶北城面前,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就做红颜好了,至少这样还有留在你身边的理由。”

    静雅哭了,哭的不能自持,她真的很想回到过去的潇洒,可是叶北城喊她名字的时候,她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她出了客房,费少城一直在替他们把风,见她眼圈红肿,识趣的什么也没问。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热闹的客厅,杨芊雪正和欧阳枫合唱一首《明明很爱你》,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两人立马停止了对唱。

    “哟,话说完了?”欧阳枫酸溜溜的问。

    费少城点头:“恩,说完了。”

    杨芊雪撇了眼他身后的静雅,惊诧的喊道:“天哪,少城,你到底跟静雅说了什么?她怎么眼睛都哭肿了?”

    静雅尴尬的摇头:“没什么。”

    “一定是少城欺负你了对不对?”她不死心的追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