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7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背对着身后的人,声音说不出的疲惫。

    “如果你晕,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靠啊。”她指着他身后说:“况且静雅一个人回去也太不安全了。”

    费少城一把牵起静雅的手,走到他俩面前,镇定的说:“芊雪,你就别为难北哥了,静雅我可以送回去。”

    “咦,她不是不要你送吗?”杨芊雪疑‘惑’的皱起眉。

    “呵,刚才她跟我闹别扭呢,哄哄就好了。”

    叶北城冷冷的把视线移过去,一直移到静雅被费少城牵着的手,突然改变主意说:“好吧,你想散步那就散吧。”

    芊雪一听他答应了,马上欣喜的跳起来:“北城,你真好。”

    她猛的搂住他的脖子,用力在他额头上印了个香‘吻’,看的静雅双眼像是被‘揉’进了辣椒一样。

    “静雅,既然北城答应了,那我们三个人一起散步回去吧。”她愉悦的提议,继而又俯在静雅耳边悄声说:“少城他惹你生气了,就别这么轻易原谅他。”

    静雅摇头:“不用了,我还不想做电灯泡。”

    她转身想上费少城的车,欧阳枫却好死不死的冲了出来,他一把抱住费少城耍酒疯:“哥们别走,我还有话跟你说……”

    费少城用力扳开他的手:“少来了,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你跟静雅都有好说的,跟我咋就没好说的了?我们可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难道还抵不过一个‘女’人吗?……”

    谁都知道欧阳枫的真正目的,除了杨芊雪。

    “你是不是喝多了?‘抽’什么风呢!”费少城没好气的冲伫在‘门’边的佣人吼道:“还不来把你家少爷拉回去!”

    佣人一靠近,欧阳枫马上发火:“滚开,我还有话跟我哥们说呢!”

    二人拉拉扯扯,杨芊雪生怕耽误的时间久了,叶北城会反悔去散步的决定,于是赶紧拽住静雅的手说:“走啦,让他俩折腾去……”

    静雅叹口气,没有再拒绝,因为她清楚,欧阳枫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三个人肩并肩离开了欧阳家的别墅,越是入夜,月光越是明亮,三个人的影子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不协调。

    “北城,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散步是什么时候吗?”杨芊雪挽着叶北城的胳膊,一脸温柔的询问。

    “恩。”叶北城简单点头,并没有详细回答她的问题。

    “恩是什么时候?能具体一点嘛。”

    芊雪又开始撒娇了,静雅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更怕听到叶北城的回答,于是她加快脚步,无形中,三个人的距离就被疏远了,她走在前面,他俩走在后面。

    杨芊雪似乎也不习惯三个人同行,所以静雅主动上前后,她并没有喊住她,更没有追上去的意思。

    身后若有似乎的传来谈话的声音,她没有刻意去听,也不想听,只是埋头走自己的路,沿途的风景再美,都与她无关……

    “北城,那个东西你现在还留着吗?”

    “恩?什么东西?”

    叶北城被芊雪问的稀里糊涂,其实刚才她说的很清楚,只是他没有用心去听。

    杨芊雪不满的提醒:“就是我以前送给你的维纳斯塑像啊。”

    “哦,那个还留着,在我书房里。”

    “那你还记得我为什么送那个给你吗?”

    可能是今晚夜‘色’太好,杨芊雪对回忆过去兴趣特别浓厚。

    叶北城点头:“嗯,记得。”

    她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可他却像是把话已经说完了一样。

    “北城,你今晚怎么心不在焉的?”

    杨芊雪有些生气了,以前的叶北城,是从来不会忘记这些不该忘记的。

    “没有啊。”

    “怎么没有,我说的话你根本没听进去,我问的问题,你也都是答非所问!”

    “……我都说了我头晕。”

    叶北城叹口气,一句头晕似乎是他心不在焉最好的解释。

    俞静雅默默的往前走,虽然一次也不曾回头,可是她能感觉的到,身后有一双灼热的视线一直在凝视着她,寸步不离。

    很快,她就茫然了,因为杨芊雪就在身后,她该往哪里去呢?

    叶家她是回不去了,于是她站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对赶上来的芊雪说:“我家其实‘挺’远的,我还是打车好了。”

    “啊?哦好吧,那你路上小心啊。”

    芊雪跟她挥手,静雅没有去看叶北城,默默的坐进出租车,对司机说:“金水胡同29号。”

    她报的这个地址叶北城清楚不过,是她娘家的地址,也是他曾无情占有她的地方。

    车子开走了,从反光镜里,她看到了叶北城,也只有这样,她才敢肆无忌惮的看着他。

    其实静雅并没有回娘家,车子开到金水湖,她就让司机停了车。

    夜晚的湖面是那么平静与安详,在月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看不出一丝涟漪。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脚边有一堆鹅卵石,她随手捡起一颗丢进湖里,啪一声,水‘花’溅起,接着又丢一颗,再一颗,不知丢到第几颗的时候,一辆车急速停在她身后。

    静雅没有回头,她专心致志的扔她的石头,直到身后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她才惊诧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坐这里就不怕再遇到第二个叶北城?”

    说话的人正是叶北城,他眼睁睁的看着静雅有家不能回,心里绞痛无比,所以把芊雪送回别墅后,就谎称家里有事迅速找来了。

    原本是想来把她接回叶家,却没想到在这里就遇到了她。

    静雅回过头,淡淡的问一句:“你怎么会在这?”

    叶北城走到她身旁坐了下来,夺过她手里没有扔出去的鹅卵石,用力的扔进了水里,溅起的水‘花’比静雅刚才扔的整整大了一圈。

    “我来接你回家。”

    “杨芊雪呢?”

    “送回别墅了。”

    静雅把视线茫然的移向湖面,说:“我不回去了,不想看到你半夜因为一个电话就匆匆的离去。”

    “你不回叶家,也不回娘家,是准备在这里坐一夜吗?”

    “那是我的事。”

    “你的事也是我的事!”叶北城笃定的睨向她:“我怎么可能不管你。”

    呵,静雅冷笑:“还是因为对我有太多责任吗?叶北城,你不是我的监护人,所以对我没有什么劳什子一定要尽的责任,至于爱不爱,我更不会去纠结了,因为那是从一开始就说好的事。”

    他叹口气,说“不仅仅是责任,我也喜欢你。”

    叶北城俊美的侧脸轮廓分明,他的声音很轻,可是却让人听的很清楚:“虽然喜欢比爱浅,可是那种感觉很真实,像冬天里的一碗水饺,吃进肚子里,就可以把心暖的扑通扑通……”

    一个人的心要想沸腾起来,那不是容易的,即使心里有爱,也不一定会有这种感觉。

    他很不想承认对三年后的芊雪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这种事实让他十分愧疚,他觉得自己背叛了过去,背叛了感情,背叛了一个他曾经深深爱着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