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8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不要再折腾了,跟我回去。”

    叶北城再次命令,静雅愤怒的转身:“别命令我,你这种态度让我很不爽!”

    当着杨芊雪的面配合他演戏已经够憋屈了,现在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她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心里的委屈。

    “那我就只能硬的了。”

    叶北城拦腰将她抱起,然后拉开车‘门’扔进去,静雅被他摔的头晕目眩,忍无可忍的咆哮:“叶北城,你不要太过分了!”

    为什么想对她陌生的时候就陌生,想对她接近的时候就接近,想霸道就霸道,想命令就命令,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他沉着脸不说话,加快车速一直飙到了叶家大宅。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所有的人都沉睡梦中,静雅怕吵醒家里的人,默不作声的上了楼。

    叶北城脱下西装,扯掉领带,斜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一口接一口的吐着烟圈。

    静雅进了浴室后,故意在里面磨蹭,她现在不想面对他,身体已经被‘花’洒流出的热水冲洗的泛红,可她却浑然不知,就那样傻傻的站着,不想出去。

    过了一会,叶北城敲‘门’:“静雅,你怎么洗了这么长时间?”

    她不回答,扯过一条浴巾裹在身上,然后坐在马桶盖上,想着自己以后怎么办。

    又过了一会,叶北城又敲‘门’:“怎么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要撞‘门’了。”

    静雅不相信他会真的撞‘门’,今天憋的委屈实在太大了,所以她听不得叶北城一句命令的话,他越是用这种口气说话,她就越是不配合。

    砰一声,叶北城用力一撞,真的把浴室的‘门’给撞开了,静雅惊得从马桶盖上摔下来,她震惊的抬眸仰望着面前站着的男人,口水吞了咽,咽了吞,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就宁愿在这里坐一夜,也不想看到我是不是?”

    他伸出一只手,想拉她起来,这一幕让静雅想起了被他用车撞倒的那个晚上,也是同样的动作,那一次静雅拒绝了他的好意,今晚,她再次拒绝了。

    头一撇,她说:“我自己会起来。”

    刚才摔的那一下着实有些重,屁t股连着腰一起痛,她踉跄着想站起来,肌‘肉’一拉扯,便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叶北城赶紧将她强制‘性’抱了起来。

    “能不能不要再逞强了?”

    他抱着她一边往卧室里走,一边粗重的呼吸。

    静雅的身体软的像海绵,沐浴后的清香即使他屏住呼吸,也依然可以嗅得到,她身上原本裹着的浴巾被刚才一挣扎,这会已经滑落的‘春’t光无限……

    叶北城用力将她扔到‘床’上,谁知她竟然抱住了他的脖子,结果两人一起摔了下去。

    柔軟的大‘床’先是陷了一个大坑,接着又反弹了回来。

    静雅的耳边是叶北城急促的呼吸,他就压在她身上,白‘色’的衬衫领口微敞,‘露’出里面蜜‘色’的肌肤,肌肤上隐隐可见细密的汗珠。

    她贪恋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汗味,以及烟草和古龙水的香味。

    叶北城这个男人是她的毒,像吸食海落因一样,接近容易,远离却不知道有多难。

    静雅主动‘吻’了他,很细致很温柔的‘吻’,像蜻蜓点水一样,却让叶北城压抑的慾望瞬间爆发了。

    “静雅,给我好吗?”

    他重重的喘息,很想霸王硬上弓,可是面对她时那么多的愧疚,却让他不忍心下手。

    她看着他的双眼里有些氤氲的雾气,声音软绵绵的问:“你爱我吗……”

    叶北城愣了愣,黯然的想坐起身,却被她突然往下一拉,再度伏在她身上,她的眼角淌出一滴泪,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的眼睛,说:“可是我爱你……”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冷静理智瞬间崩溃,下意识地‘吻’住她,狂t热的‘吻’游走在她的‘唇’、她的脸、她的耳垂和脖子上。

    他缓缓的扯掉她身上的浴巾,像是故意挑t逗,动作很慢,令她觉得心像是被羽‘毛’刷过般瘙痒难受。

    她半眯着眼看他,对上他因情慾而变得‘迷’離的双眼,有些恐慌,却也觉得蠢蠢‘欲’动。

    纏绵的‘吻’像两块磁‘性’相吸的吸铁石,难舍难分,静雅能明显听见叶北城低沉的几声闷哼,咬了几下他的‘唇’,她松开嘴,有种呼吸不畅的窒息感,只得将头埋在他肩窝。晚风从微敞的窗外吹拂过她‘裸’t‘露’在外的肌肤,夜里有些凉了,她轻颤几下,男人察觉到,将她拥得更紧。

    叶北城是俞静雅的第一个人男人,是他教会了她如何做‘女’人,如何感受两t‘性’的快乐,虽然此时心里很痛,可身体是快乐的。

    他能带给她的,仅有的快乐……

    这一夜,他们纏绵了好几次,似乎要把白天忍受的痛苦,全部在夜晚用慾望来释放。

    清晨,静雅从疲惫中醒来,睁开眼却发生叶北城正在打量她,想起昨晚的狂欢,她不自觉的把脸扭到了一旁。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叶北城温柔的在她耳边吹气,静雅的脸红了。

    “什,什么事?”她吞了吞口水。

    “今天……我生日。”

    “你生日?”静雅一个翻身坐起,“怎么不早说,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啧啧,叶北城摇头:“昨晚哭着说爱我,原来就是这样爱的,连我生日还要我自己说。”

    她尴尬的低下头,嘟嚷:“我没有记别人生日的习惯。”

    “我是别人吗?不是说爱我的吗?那我应该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叶北城步步紧‘逼’。

    “截止昨天我已经不爱你了。”静雅突然一本正经。

    “为什么?”

    “因为我做了一个梦。”

    叶北城眉一挑:“什么梦?”

    “我梦见一个老人她告诉我,如果一个男人不爱你,你千万也不要爱他,否则他就会得寸进尺的仗着你爱她,无所顾忌的伤害你。”

    “……可是我不会伤害你的。”

    呵,静雅冷笑:“你已经伤害到我了,记住,杨芊雪,现在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你对她好,你爱她,就等于是用刺来扎我的心!”

    “……”

    叶北城叹口气,轻轻的从身后抱住她,说:“你知道为什么你父母只要说有困难,我马上就会给他们钱吗?”

    她手指弯了弯:“因为你有同情心,你善良。”

    “呵,我有同情心?我善良?”叶北城不可思议的摇头:“那是因为他们是俞静雅的父母我才肯伸出援手,要是换个人你看我有没有同情心。”

    静雅眼神闪烁了一下,挑眉问:“换杨芊雪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