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79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www..l’小‘说’)

    这是叶北城三十岁的生日,俗话说男人三十而立,三十岁对每个男人来说都是特别的,所以俞静雅,想给叶北城一个即特别又难忘的三十岁的生日。

    下午二点半,静雅离开了公司,她直奔本市最大的商场,替叶北城选择生日礼物。

    整整逛了一个半小时,却什么也没有相中。

    静雅颓废的坐在kfc里,盯着面前的一杯橙汁唉声叹气,叶北城有的是钱,他什么也不缺,商场里那些俗物连她看了都不满意,又怎么能指望寿星会喜欢?

    怎么办呢?

    她一手撑起额头,另一只手轻敲桌面,陷入了思考中……

    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坐过来一对情侣,男的说:“老婆,明天就是结婚二周年了,想要什么礼物?”

    ‘女’的慵懒回答:“什么都可以,最好和一周年一样惊喜。”

    “那我送个钻戒给你吧?”

    “不要!也太俗了,能跟竹简情书比吗?”

    男的叹口气:“那送什么好啊……”

    静雅的思绪被他们打‘乱’,不禁苦笑,这年头送礼物都成了大众心病了。

    即要惊喜又要特别,真是让人煞费苦心。

    突然她愣住了,刚才那对情侣说什么来着?竹简情书?

    她好奇的转身,厚着脸皮跟身后的人打讪:“你好,请问你们刚才说的竹简情书是什么东西啊?”

    那‘女’的也‘挺’热情,马上告诉她:“就是把海誓山盟、执手之言刻在竹子上,然后送给你想送的人。”

    “那个……很特别吗?”静雅期待的问。

    “当然了,比起那些什么首饰,衣服,鲜‘花’不知道特别多少,我告诉你啊,送礼物不是说一定要贵重,重要的是一种心境,是让收到的人觉得它与众不同,是可以触动他心里最柔軟的地方!”

    静雅惊喜的站起身:“对,对,我想要的就是这种特别。”

    “送给你对象?”‘女’人促狭的问。

    “恩!”她不好意思的点头,然后诺诺的问:“你说的那个竹简情书哪里有买啊?”

    “云香寺就有,那边不是竹子多嘛,好几家店都有卖的。”

    静雅对‘女’人千恩万谢,然后马不停蹄往云香寺赶,她必须要在天黑前买到‘女’人口中最具纪念意义又很特别的礼物!

    云香寺其实也不是很远,搭车十五分钟就可以赶到,山也不是高,如果快一点跑,五分钟就可以到达山顶。

    静雅在四点前到达了目的地,可能是觉得下午没什么生意,只有一家店还在营业。

    她满怀期待的走进店里,顿时被那些悬挂的竹简深深吸引了,只是第一眼,她就觉得很满意,那么,叶北城也一定会很喜欢。

    “姑娘,想要订制竹简吗?”

    她点点头:“是的,我想送给我老公,他今天过生日。”

    “今天啊?”店老板为难的摇头:“这个是订做的,每一份都是要拿到工厂‘激’光雕刻,然后切割加工的,今天是来不及了,最快也要三天内才能完成。”

    “三天?”静雅惊诧的张大嘴,突然急了:“那可不行啊,哪有过完了生日再收礼物的,老板你帮我想想办法行吗?”

    “这个我也没办法,既然知道是今天过生日,怎么不早点来订做呢。”

    静雅叹口气,“我不是才知道有这玩意的嘛,老板帮帮忙啦……”

    店老板看她一脸期待,想了想说:“要么你自己手工做一个?我提供你素材,只收你素材费怎样?”

    她一听有希望,马上表态:“钱不是问题,我自己做也不是问题,关键,这玩意好做吗?”

    “不好做。”店老板笃定的指着一堆素材:“你得把竹子按规定的尺寸削成一块块,然后用线串在一起,最后用我提供的‘毛’笔写上你想说的话。”

    “这听起来不难啊?”

    “不是难,是不好做,因为竹子的‘毛’刺会把手刺伤,通常我们是不建议顾客自己做的,只是有些顾客想让另一半体会她的用心,便执意要自己亲手做了。”

    静雅听了店老板的话更加愿意了,因为她也想让叶北城体会到她的用心。

    “好的,那我自己做。”

    她拉了把凳子坐下来,对店老板说:“你把素材给我吧。”

    “可是手有可能会受伤哦?”

    “没关系。”

    “手工做的没有机器做的好看呢。”

    “没关系。”

    ……

    不管店老板说什么,静雅都说没关系,听了他之前那一句亲手做的更有意义,她就一根筋就通到底了。

    见她心意已决,老板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把材料拿给她,简单示范了一下,静雅开始自己动手做。

    一开始想的是‘挺’简单,自己动手了才知道原本真的‘挺’不容易,一不小心就被竹篾划破了手,虽然只是小伤痕,但十指连心,总会觉得痛。

    她很认真的用工具把竹片一块块的切好,把‘毛’边刮了,因为太过小心翼翼,额头上不知不觉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连擦一下都来不及,一心想在天黑前赶制出这份别出心裁的礼物。

    店老板在不远处看静雅时不时痛的眉心轻皱,很不忍心就走过去说:“姑娘,要不我来帮你吧?”

    静雅抬起头,‘露’出感‘激’的笑容说:“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呵呵,难得你有这份决心和毅力,你的另一半娶了你真是三生有幸。”

    她红了脸,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轻声搭了句:“我只是希望他能明白就好。”

    二个小时不知不觉的过去了,静雅终于在坚强的意志下,完成了一副看起来很粗糙但其实包含了她满满情意的竹简情书。

    店老板让她用‘毛’笔在上面写几句想说的话,她思忖片刻,觉得除了祝福的话外,写什么都是多余的,尽管她其实有很多想说的。

    可是只写祝福的话她又觉得不甘心,毕竟这是竹简情书,还是她自己亲手做的,如果没有情话,那这两个小时里倾注的心血就等于白费了。

    思忖再三,最后她写了一首徐志摩的情诗:“一生至少该有一次t,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t,不求有结果t,不求同行t,不求曾经拥有t,甚至不求你爱我t,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t。”

    下山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她匆匆忙忙的打车去了一家蛋糕房,幸亏在上山前已经预订好,否则等着蛋糕师傅做出来,还不知道要等到几点。

    静雅一手拎着蛋糕,另一只手拿着装竹简的礼盒,来到了本市一家公认最‘浪’漫的餐厅。

    这家餐厅连名字都极富情调“浓情轩”,据说是曾经一对恋人在分隔二十后走在一起,餐厅老板为了纪念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而建造的,静雅以前就听人说过,恋人经常来这里,感情就会越来越浓,浓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一个固体,不管走过多少岁月,这份感情终究不会溶化,不会冷却。

    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可是她其实是愿意相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