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0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我说话你听到没?什么态度呢,枉我牺牲一生的幸福向你飞奔而来!”

    尹沫恼火的拍了一下她开盖的手,无力抬起头,她轻声说:“我只是今晚不想一个人,如果连你也不陪我,我还能找谁……”

    “切——你那青梅竹马不是回来了吗?找他去啊!”

    静雅端起一杯酒放到鼻尖处闻了闻,没有搭理尹沫的话,翟腾宇只是她年少时,和所有少‘女’一样都会心里装着的人,可那毕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她已经长大,她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她不想在自己失意的时候,就拿他来弥补心里的缺憾。

    尹沫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又静的出奇,渐渐意识到了她的不对劲,当视线撇向桌边的蛋糕时,丫的猛站起来说:“耶,怎么有蛋糕,谁生日?”

    “没人生日。”

    “没人生日你买蛋糕干嘛?”

    静雅一边开蛋糕盒,一边淡淡的回答:“想吃了。”

    “靠!难道你就是想吃蛋糕,觉得一个人吃没劲,所以才把我叫来的?”

    当然不是这样的,可静雅却点了头。

    尹沫无语的‘揉’了‘揉’心口,沉痛的说:“那也不必约在这里啊?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不?浓情轩啊!你和我还需要浓情么?”

    浓情?

    丫的蓦然愣住了,她震惊的把视线移向静雅,像陌生人一样开始打量她。

    静雅被她看的别扭,切下一块蛋糕递给她,轻声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跟叶北城吵架了?”

    尹沫总算是转过了弯,她一脸凝重的按住了静雅的肩膀。

    “没有。”

    静雅拿起塑料叉,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蛋糕,努力装作她真的只是想吃蛋糕的样子。

    “真没有?”

    “恩,真没有。”

    “可是看你不对劲啊!”

    “我什么时候对劲过……”

    尹沫愣了愣,笑说:“那倒也是。”

    她放心的端起面前的蛋糕啃了起来,其实尹沫就是这样的‘性’格,马马虎虎大大咧咧,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所以她‘交’男朋友总是‘交’不长,可是静雅却很羡慕她这样的‘性’格,因为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像她那样,失去了顶多嚎两声,然后眼泪一抹,下一个目标就出现了。

    “不错,不错,这蛋糕味道真好。”尹沫满意的点头,又给自己切了一大块。

    静雅苦笑了笑,声音极轻的说了句:“当然好了,有这么多的爱在里面……”

    尹沫自然是没有听到的,她一心一意只想把面前的蛋糕消灭掉。

    “对了,你老公呢?他怎么不来陪你吃蛋糕!”

    “今晚有重要的人要陪。”

    “客户么?”

    “恩……”

    静雅端起面前的一杯酒,脖子一仰,喝个‘精’光。

    其实她真想说,重要的不是只有客户,可是她担心自己承受不了尹沫的轰炸。

    “喝呀,一起喝。”

    “好吧。”

    尹沫‘抽’张纸巾擦掉嘴角的‘奶’油,端起酒杯陪着好友干了起来。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说的话多,酒喝的自然也多,渐渐的,就开始醉了。

    “沐沐你相信爱情吗?”

    醉意朦胧的静雅笑着问身边的好友,尹沫早已经喝的不知姓什名谁,但对于这个问题,她却是十分清醒的:“当然信啊,我的妈呀,我正如‘花’似‘玉’美好年华,要是不相信爱情,那我还不得去死啊……”

    “切,t你要是相信爱情,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个人?”

    静雅晃着杯里的酒,讽刺的瞪了她一眼。

    “相信和爱情和遇见爱情那是两码事,我相信我能遇见爱情,所以我就相信我不会一直是一个人,快了,马上就快了……”

    尹沫的脸颊因为酒‘精’的作用红的像朵桃‘花’,她一边点头,一边‘揉’脸,样子很可爱。

    “什么快了?”

    “我单身的终结者……”

    呵,静雅没好气的哼一声:“这句话我听了三年了。”

    “这次是真的,他说他在我心里可能不重要,可是除了他,没有人能更懂我。”

    尹沫眼里的神采是静雅从来没见过的,她痛心的扳过好友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劝导:“沐沐,你不要相信那个男人的话,你更不要相信流行歌曲里“我的心只有你最懂”,那都是骗人的。一个人的心,就是挖出来,放在你手心里,再让你戴上一万两千度窥视镜,都看不出它里面的内容。何况,他的心,还好好地包裹在厚厚的皮‘肉’里呢?试想,你的心如果真的只有他一个人懂,那么,他离你而去,你这一生不是无人再懂了吗?无人懂的一生,是可怜的一生,可悲的一生,死活都无所谓的一生!你想自己的一生只为这么一个人活吗?”

    静雅这一长篇大论彻底震撼了尹沫,她傻傻的除了眨眼连动都不敢动,活了二十多年,头一回听到这般‘精’辟的含恨的看破红尘的金‘玉’良言……

    “那……那他说他懂我的时候,我应该咋说?”

    尹沫诺诺的注视着静雅。

    静雅拍案而起,失控的吼道:“遇到这种人,你就反着唱:我的心只有你不懂!”

    “……”

    尹沫接了个电话,她爸爸打来的,让她半夜别在外面鬼‘混’,马上滚回家!

    于是,她就真的滚了,走之前问静雅:“亲爱的,要不要一起滚?”

    “不了,我打电话让老公来接我。”

    静雅笑着说再见,待尹沫走后,她却并没有打电话给叶北城,因为她知道,他来不了,如果他能有时间来接她,就不会没时间来兑现承诺。

    心酸的站起身,她踉跄的出了包厢,除了那份特别的礼物,什么都丢了。

    今年的初冬比往年都要冷,冷到了骨子里,这样冷的夜,一个单薄而孤独的‘女’人走在街上,衬托的夜更加凄凉了。

    一家酒吧里传来了很伤感的轻音乐,忧伤的旋律,像一根细细的弦,若有似无的触动了她心里最柔軟的地方。

    静雅停下脚步,伫在原地静静的听着,其实今晚她很想哭,可就是哭不出来,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沉重的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也许她现在的心情不适合再听任何伤感的歌,可她却毅然决然的走进了酒吧。

    难过的时候听难过的歌,或许就不会难过了,这称之为“以毒攻毒。”

    她找了个角落,很暗的角落,暗到别人只能看到那里有个人,却看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

    酒吧的舞台上,一个很年轻的‘女’孩走了上来,二十出头的样子,长长的披肩发,长的不是很漂亮,却十分耐看,她的声音很柔,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静雅就知道,等会她唱歌,她一定会哭。

    踉跄着走到吧台,她醉醺醺的说:“给我一瓶酒,可以忘记烦恼的那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