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3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静雅打断他的话,烦燥的说:“你别‘混’黑社会了,有胳膊有‘腿’的什么不好做!”

    在她最青涩的那些年,曾经喜欢过翟腾宇,那种感情是淡淡的,他为她做过的事情很多,对她很好,可是长大以后的静雅就觉得,那种感情其实更多的像是亲情。

    好的过分了,就不像爱情了,爱情是没有那么好的,一如她和叶北城。

    “傻瓜。”腾宇‘揉’了‘揉’她的头发,叹口气说:“我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不是不想回头,是回不去,你可以试想一下,这十几年我‘混’到今天的位置,是踩着多少人的鲜血走过来的,只要我一天在这个位置就没人敢动我,可我若不在这个道上‘混’了,那么多仇家,他们会给我活命的机会吗?”

    静雅深深的凝视着他,眼里的神情即无奈又心痛……

    “难怪你这些天都没找过我,是因为胳膊受伤怕我担心吗?”

    她的声音很轻,夹杂着一丝哽咽,头缓缓的低了下去。

    “是啊,担心你又像十五岁那一年,看到我挨了刀子就哭的死去活来,你丫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见不得‘女’人哭,特别是你这丫。”

    翟腾宇宠溺的笑了笑,发动了引擎。

    在这短暂的‘交’谈时间里,静雅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站在高处俯览着他们,直到离去……

    两人来到小餐馆,点了些以前喜欢吃的菜,一壶烧酒才喝了一半,静雅的手机突然就响了,她原以为会是叶北城,可拿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犹豫了几秒,她还是接听了,里面传来很温柔的声音,这声音并不陌生,是杨芊雪。

    “静雅,你有空吗?”她问。

    “什么事?”

    “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跟你聊聊天……”

    抬头看了看对面的翟腾宇,她抱歉的说:“明晚行吗?我今晚在陪一个老朋友吃饭。”

    “那……好。”

    杨芊雪说了句再见把电话挂了,静雅直觉她今晚很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谁啊?”翟腾宇好奇的问。

    “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

    “‘女’的。”

    “哦……”

    静雅很认真的啃着碗里的排骨,腾宇忽然抬头说:“静雅,你不是最喜欢吃烤白薯吗,等会吃了饭,我们去吃好不好?”

    她感动的抬起头,诧异的问:“你到现在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

    “是啊,只要你喜欢的,我都记得。”

    “要不要这么煽情啊……”静雅一手撑着半个脸颊,重重的吐了口气。

    她在想,叶北城是那种永远都不可能陪她去吃烤白薯的男人。

    “这不是煽情,是一种习惯,在乎一个人,不就该是这样的吗?”

    “腾宇,你别说这样的话,我都结婚了……”

    静雅垂下头,捡起一根筷子敲打菜盘,听着咚咚的响声。

    “我知道,我又没让你怎么着,我在乎你那是我的事,你该爱谁就继续的爱着。”

    翟腾宇说着把一只‘鸡’‘腿’夹到她碗里,这也是他的习惯,习惯把好吃的都留给她。

    “谢谢。”

    静雅感‘激’的撇撇嘴,然后无‘精’打采的说:“腾宇,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对我最好了,可是我为什么就不能一直爱着你,十年前,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十年后,你还喜欢我,可我却喜欢上了别人,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

    翟腾宇从来不想给俞静雅任何的压力,尽管心里其实很痛,脸上却笑的没心没肺:“哎哟,这也不能怪你呀,你那时候才多大点,你懂什么是喜欢啊,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你那会喜欢我就是小孩子的喜欢。”

    心里蓦然钝了一下,静雅黯然的咬了一块‘鸡’‘肉’,咬牙切齿的嚼着,看看,连翟腾宇都知道,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而她爱的那个男人,整天除了说喜欢她,就没别的词了!

    “那你喜欢我也是小孩子的喜欢吗?”

    其实她‘挺’希望他说是,这样他就不会因为守着一份无望的爱情黯然伤神,自己的感情失意,让她更能明白翟腾宇的感受。

    “当然不是了,我那时比你大,所以我是大人的喜欢。”

    “不喜欢行么?”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不喜欢叶北城行么?”

    “……不行。”

    “那不就行了!”

    “……”

    静雅和腾宇走出餐馆的时候,其实还不是很晚,翟腾宇开车带她转了半个襄阳市,才终于找到一个卖烤白薯的地摊。

    “你就在车里等我,我去买。”

    他下了车,走到白薯摊前,扯着喉咙吆喝“老板,给我两个白薯。”

    “好类。”

    老板手脚很利落,他从烤炉里捡起两个白薯,放在电子称上称了称,说:“八块五。”

    翟腾宇递给他一张十元钞票,挥挥手说:“不用找了。”

    那老板似乎很开心,感‘激’的说:“小伙子真好,要是多遇到几个像你这样的人,我这生意就会一直干下去了。”

    “咦,你不会不想卖了?”腾宇疑‘惑’的问。

    “是啊。”老板叹口气:“这年头,吃这玩意的人越来越少,没啥生意,所以打算明年冬天就不卖了,卖卖炒货什么的。”

    “那可不行!”翟腾宇突然吼了声,“你要是不卖了,我们静雅想吃咋办?我可是绕了半个市才找到你这么一个卖白薯的!”

    静雅坐在车里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笑了,时隔多年,那只烂冬瓜为了她还是这么的不讲理。

    后来不知老板说了什么,翟腾宇拎着白薯回到车上,叮嘱静雅说:“小心吃啊,别烫着嘴皮子。”

    “谢谢。”

    她感‘激’的笑笑,心里暖暖的。

    回到叶家大概十点半,静雅一手握着啃了一半的白薯,另一只手拎着还没剥皮的。

    令她意外的是,叶北城今晚竟然没去陪杨芊雪,她回卧室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工作。

    其实她回来,他是知道的,因为他一直站在窗前。

    听到卧室开‘门’关‘门’的声音,叶北城起身出了书房。

    他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吃白薯,于是酸溜溜的问:“晚饭吃的愉快?”

    “愉快,他还给我买了白薯呢。”

    静雅故意装作很开心的样子,看到叶北城眉头蹙起来,她不知道有多痛快。

    “呵,幼稚。”叶北城没好气的冷笑一声。

    “是啊,他是幼稚,可他这幼稚的举动就能温暖我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