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4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l]

    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是高兴,又好像是伤心。

    “这是什么东西?”

    叶北城转过头问身后的静雅,她木然的望着他,谈谈的说:“我的心意,别人不珍惜的东西。”

    他以为静雅指的是翟腾宇,因为这个东西他从来没见过,那就不是给他的。

    “才出去吃了顿晚饭,回来就烧这个,那家伙让你伤心了?”

    静雅愤愤的瞪向他,骂了句:“你去死!”

    她头也不回转身就走,眼泪很快就湿了眼角,她从来不明白叶北城对她的感情,可她以为他至少是明白的。

    叶北城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你怎么现在对我这个态度?”他有些失落。

    “先想想你是怎么对我的!”

    静雅挣脱他的手,蹬蹬的跑上楼,砰一声关了房‘门’,或许是因为太气愤,关‘门’的声音很大,惊醒了叶夫人,她恼火的冲出来咆哮道:“大半夜的折腾什么?有本事就把老公的心管住,没本事就别闹!”

    说完,她骂骂咧咧的回了房间,静雅靠在‘门’边,眼泪终于克制不住。

    叶北城推开房‘门’,见她坐在地上,脸埋在手臂弯里,肩膀轻轻耸动,他的心莫名的就钝痛了一下。

    “起来。”

    他伸手拉她,静雅不让他拉,他于是就蹲在她面前,语重心长的说:“我又没怪你,你哭什么?”

    这话说的她火冒三丈,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她用力一推,把蹲在地上的叶北城推到了地板上。

    “你是猪吗?你不是猪!猪都比你有脑子!”

    她伸出两个手掌,让叶北城看他的手指:“你仔细看清楚了,为了给你准备一份生日礼物,我的手成了什么样子?你不明白就算了,也请你不要拿话来伤我!”

    愤怒的起身,她对着呆愣的叶北城又说:“还有,你没有理由怪我,就算我是因为翟腾宇,你也没有,借你以前说过一句话,‘欲’责他人,先思已过!”

    她把自己关进了浴室,叶北城隔着房‘门’问她:“你‘弄’什么把手指‘弄’伤的?”

    “是不是我不告诉你,你就不知道我的手指受伤了?”

    短暂的沉默,他叹口气:“就是你烧的那个东西吗?那个竹签?”

    “那不是竹签,是竹简情书!”

    叶北城似乎在思考竹简情书是什么东西,过了一会,他柔声问:“是你自己亲手制作,准备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静雅冷哼一声,反问他:“你为什么不知道我的手受伤了?”

    他没有吭声,她又道:“那是因为你没有牵我的手,所以你不知道。”

    “你出来说话。”叶北城敲了敲浴室的‘门’。

    静雅像是没听到般,一个人待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出来了,她平静的躺在‘床’上,叶北城从身后圈住她,没说什么,就那样静静的抱着。

    半夜,静雅的手被一双温暖的大掌轻轻的拽了过去,先是放在他的手心里暖着,然后又往上抬,最后放在了他的‘唇’边,他轻轻的,温柔的,细细的亲‘吻’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十根手指全都仔细的‘吻’了一遍。

    她在黑暗中感受着叶北城的‘吻’,其实在他手伸过来的瞬间,她就醒了,自从那一晚,叶北城接个电话走了以后,她每个夜晚都过的如此敏感。

    杨芊雪的相约一直困扰着静雅,以至她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猜测着她为什么要约自己,又到底想说些什么?

    静雅其实是不想去的,因为她知道,去了也只是听一些让她伤心的话而已,杨芊雪不知道她跟叶北城的关系,所以一定会像那晚在欧阳枫家一样,抱着叶北城的胳膊,撒娇着让他陪去她散步,然后又问一些关于她们过去美好的回忆……

    想到这些,她就觉得头痛,自然心更痛。

    可是不去也不行,昨晚已经答应了,她能明白被人放鸽子的苦恼。

    她俞静雅可不像某些人一样,不守信用!

    下了班她直接打车去了别墅,叶北城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看着空‘荡’‘荡’的位子,他叹口气,以为她又去找翟腾宇了。

    在路上,静雅回拨了个电话给杨芊雪,告诉她自己已经来了。

    她下了车,远远的看到杨芊雪站在别墅‘门’前向她挥舞双臂,脸上的笑容像‘花’朵一样美‘艳’动人。

    “静雅,谢谢你能过来。”

    “不用,找我有事吗?”

    她站在杨芊雪对面,盯着她的眼睛,轻声问。

    “你还没吃饭,刚好我也没吃,我带你去一家海鲜馆,就在前面不远处,我们边走边聊怎么样?”

    静雅点点头。

    两人沿着海滩往前走,杨芊雪今天话似乎并不多,她一直低头看着脚下踩过的沙坑,双手显得有些无措。

    “今晚叶总不来陪你吗?”

    静雅假装随意的问,并且称呼叶北城叶总,话一出口,她在心里自嘲,俞静雅你真没用,连你也不忍心伤害身边的这个‘女’人,叶北城又怎么忍心伤害的了?

    “他最近‘挺’忙的,不过每天都会打两个电话给我。”

    杨芊雪轻声回答,头一直是垂着的。

    “哦……”

    静雅没接着问,她觉得如果接着问下去,就等于是自虐了。

    到了海鲜馆,杨芊雪问她喜欢吃什么,静雅随意答:“螃蟹。”

    “好的。”

    芊雪跟服务生点了螃蟹,并且嘱咐少放些辣椒。

    “对了,你吃不吃螃蟹啊?你要不喜欢吃可以点些别的,不用依附我的喜好。”

    静雅赶紧对她说,杨芊雪摇摇头,笑着说:“没关系,我也喜欢吃。”

    这话说完她又加了句:“不过你们叶总不喜欢吃,他吃海鲜就过敏。”

    “呵呵,真的啊?这个我都不知道。”

    静雅觉得自己笑的真假,叶北城是她老公,两人同桌吃了半年的饭,她可能会不知道吗?

    “你不知道的还多呢,他这个人呀,让我说一天也说不完。”

    杨芊雪脸上甜美的笑容,刺的静雅很不舒服,她故意岔开话题:“这家海鲜馆生意还‘挺’好,这么多客人。”

    “是啊,我前两天总缠着北城带我来这,每次都是他看着我吃,特没劲。”

    “……”

    静雅觉得很无语,她岔开话题就是为了逃避叶北城,可是杨芊雪绕来绕去还是围着他绕。

    幸好服务生及时把螃蟹送了过来,整整一斤,半个小时搞定。

    其实静雅并没有吃多少,一直是杨芊雪在吃,她好像为了发泄什么,一只接一只的吃进嘴里,连骨头都没有吐。

    “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还这么瘦。”

    静雅笑着调侃,杨芊雪一边用纸巾擦手上的油污,一这淡笑:“是啊,我很能吃的,以前北城就常说我是吃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