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5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没有。”

    杨芊雪鼻音重重的摇头,迅速擦干眼泪,把头转了过来,静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红红的眼圈。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会,谁也没有说话,快要走到终点的时候,芊雪极平静的问了句:“静雅,是你,北城心里的人,是你……”

    俞静雅蓦然停下脚步,心慌的连头也忘记抬,死死的盯着脚下的海水,无措的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是你对不对?”杨芊雪又问了一遍。

    “他告诉你的?”静雅终于抬起头,迎上她的目光,心里有一丝不忍,却讨厌这样的感觉。

    “不是。”

    “那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静雅觉得叶北城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让杨芊雪笃定他心里的人一定就是她。

    “还记得你第一次带我来这里吗?”杨芊雪直视着远处的海面,“那一天,我看到了他抱着你,你在他怀里哭的很伤心。”

    “……你,你看到了?”

    俞静雅无法形象此刻的心情,诧异,高兴,难过,失落,震惊,愤怒,很多种的情绪掺和在一起,变得很复杂,很复杂。

    “是的,我站在阳台上看到了,看的很清楚。”

    杨芊雪的冷静突然让静雅对她有了新的认识,她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如外表这般脆弱,应该是说她很强大,心理很强大,她在失忆了三年后重归,面对曾经的挚爱抱着别的‘女’人,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质问甚至哭闹,竟然可以装作什么也不清楚的忍到现在,直到他的挚爱亲口告诉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她才坦诚其实早就知道。

    俞静雅一直都以为自己很能忍,现在她才知道,比起杨芊雪,简直小巫见大巫。

    她复杂的望着面前的‘女’人,有一种被戏‘弄’和欺骗的感觉,原来不是她和叶北城在骗杨芊雪,而是杨芊雪在骗她和叶北城。

    “你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静雅冷冷的质问,想起在欧阳枫家里发生的那些事,她就觉得自己像个小丑,被耍的团团转。

    看来,那天她被费少城带出去,和后来她双眼红肿的回来,杨芊雪都是知道原因的。

    “说出来会怎样?只要北城不跟我说分手,我就会一直坚信他是爱我的,哪怕我看到什么,只要他没说,我就这么相信着,这是我爱他的方式,请理解。”

    杨芊雪眼神的坚定,让静雅终于明白,叶北城当初为什么会那么爱她,这么执着又懂进退的‘女’人,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不爱。

    “你恨我吗?”她轻声问了句。

    “不恨。”杨芊雪摇摇头:“我只恨我自己。”

    “为什么?”

    “如果三年前,我不任‘性’的跑去找北城,就不会发生事故,更不会失忆了三年才回来,三年,对相爱的人来说并不长,可对我来说却是残酷的,因为,记忆找回来了,可爱人,却变成别人的了。”

    杨芊雪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失声,她蹲在海水里,声嘶力竭的痛哭,一遍遍的喊着叶北城的名字……

    静雅转过身,眼泪哗哗的往下掉,她看着杨芊雪,就仿佛看到了在酒那一晚的自己,也是这么伤心,这么的无措。

    听着那一声声悲恸的呼唤,她真想回头说,我把你的男人还给你,可是那一句话终究说不出口,在爱情面前,谁都没有那么伟大。

    杨芊雪哭了很长时间,终于哭的累了,她用手捧起一把海水,洗掉了脸上的泪痕。

    自始至终静雅也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不是她不想说,而是觉得这个时候她说任何话,都显得很虚伪。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哽咽着问静雅,嗓子已经哑了,眼睛更是肿的像核桃。

    “半年前。”

    静雅轻声回答,杨芊雪突然笑了,笑的很大声,直到把洗干净的眼泪重新笑出来。

    “难怪北城会说,我为什么不早点回来,只要半年,半年就好……”

    她突然歇斯底里的望着天空吼道:“我为什么要失忆?我为什么不能早点回来!为什么!!”

    静雅上前拉住她:“芊雪,你别这样……”

    她显然伤心过度,用力甩开静雅,头也不回的跑了。

    静雅追上去,现在她已经有些理解叶北城那一晚为什么会失约,或许他那时候就是这个心情,担心杨芊雪会想不开,毕竟这种事放在谁身上都无法接受。

    杨芊雪跑的实在跑不动才停下来,她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地面。

    “我陪你回别墅?”

    “我不回那里了。”

    “为什么?”静雅诧异的挑起眉。

    “既然他已经不再爱我,我还回去做什么……”

    “那你去哪里?”

    “回我自己家。”

    静雅在她身旁坐下来,用手指在地上胡‘乱’的画圈,诚恳的说:“芊雪,你不要怪北城,感情的事谁都无法控制,如果北城他坚持爱你,我也会跟他离婚的。”

    离婚?杨芊雪震惊的抬起头:“你说什么?难道你们已经结婚了?”

    “你……不知道吗?”

    静雅有些无措,她以为杨芊雪已经知道了她和叶北城结婚的事。

    气氛突然间变得十分紧张,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杨芊雪什么也没说,起身踉跄着走了。

    “不要跟着我。”她平静的侧过脸。

    “你要去哪?”

    “已经跟你说过了!”

    静雅没再跟上去,她凝视着杨芊雪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心事重重的回了叶家,走到书房‘门’口时,她透过‘门’缝撇了一眼,叶北城正在埋头看件,并没有发现静雅在偷看他。

    心里很烦也很‘乱’,她想进去,可手伸到‘门’边却又缩了回去,她叹口气,最终还是把步伐挪回了卧室。

    静雅趴在沙发上想了很多,越想心里越烦,她不知道该不该把杨芊雪的事告诉叶北城,因为从酒那一晚过后,她就烦透了这些事。

    最终,人‘性’还是战胜了理‘性’,考虑到杨芊雪的心情,她敲响了叶北城书房的‘门’。

    “有事吗?”叶北城抬起头,并没有质问她今晚去了哪里。

    “芊雪知道了我们俩的事,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静雅冷冷的提醒,并不去看他的眼睛。

    叶北城一时没说话,他夹在手心的笔不自觉的握紧了,啪一声,他扔在桌上,扯过椅子上的外套,急着出去。

    经过静雅身边的时候t,她突然轻声说了句:“不是我告诉她的。”

    “没关系。”叶北城低下头:“我原本就准备告诉她了。”

    他拉开书房的‘门’,刚要迈步出去,静雅突然上前拦住他:“芊雪说……你爱上我了,是真的吗?”

    叶北城静静的看着她,点了头。

    他急匆匆的走了,静雅独自在原地站了一会,无力的回了卧室,其实不管是杨芊雪说的话也好,还是叶北城刚才的承认也好,对她来说,都没有太多的‘激’动和惊喜了,一个人的心如果经历过很大的失望,那么就很难再有多大的希望。

    她不是不再相信叶北城,而是她不敢再相信爱情。

    她担心某一天,自己又会回到那间酒,哭的心力憔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