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6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芊雪始终没有出来,叶北城也在这期间打过不下百个字,却最后一个字也没有发出去,他觉得不管这百个字里面的哪个字让芊雪收到,都一样会伤了她的心。

    烦燥的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他俯在方向盘上深深的呼吸,然后抬起头,发动了引擎,离开了大槐树,离开了橘黄‘色’的光线,离开了这些年他来过无数次的地方。

    车子开到一半,被扔在一边的手机再次传来了短信的提示,叶北城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路边,颤抖的捡起了手机,一段很长的话:

    “也许曾经爱过,现在仍是朋友,退化了的感情从瀑布变成了溪流,或地下水,但水仍是水,我们仍然可以做好朋友,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她,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我是真的爱你,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杨芊雪一直等不到叶北城的回复,她就知道了答案,一个人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流着泪打出了这些字,有些话当面说不出口,但也要有一种方式,让对方知道。

    叶北城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静雅一直在等他,她根本睡不着,今天的发生的事就像一颗炸弹,炸‘乱’了三个人的心。

    “找到她了吗?”黑暗中,她轻声问。

    “你怎么还没睡?”

    叶北城脱衣服的声音很轻,原本是怕吵醒她,却没想到她是醒着的。

    “虽然她是我的情敌,可我也不是冷血的人。”

    “她没事,回家了。”

    叶北城淡淡的回答,声音听的出很疲惫。

    “你们谈了什么?”静雅其实更想知道谈的结果是什么。

    “没谈什么,我没见到她的面,只是短信聊了会。”

    他没打算告诉静雅短信的内容,那些话说出来,只会让她心里的压力更大,因为他明白她的善良。

    “那你是真的打算和芊雪分手吗?”

    “不然怎样?”他坐在‘床’边,没有开灯,拉起静雅的一只手放在‘胸’前,说:“你已经在我这里,我能怎么办?”

    “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你和杨芊雪说了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如果他那一晚跟她解释清楚,或许她现在就不会觉得难过,总是想爱不敢爱,想相信不敢相信,不是非要这样,只是心里很自然的不敢。

    “本来是想跟你说的,可你不给我说的机会,那天在公司,你说你已经不是十八岁的傻瓜,我说什么你都觉得我是在忽悠你,我还能说什么……”

    静雅咬了咬了‘唇’:“那这么说你是真的不会和我离婚了?”

    “恩。”叶北城轻声答应,起身说:“我去洗澡了,你睡。”

    这一晚,上半夜静雅在想叶北城去找杨芊雪两人会说什么,后半夜她又在想,叶北城真的会和杨芊雪就这样完了吗?同一个城市,就这么大片地方,怎么可能从此陌路?更何况,男人都有初恋情结,比如翟腾宇,就是到现在也忘不了她。

    相比于静雅的满腹心事,杨芊雪就只有满腹的心伤,那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不仅爱上了别人,甚至都已经结婚,而她居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秦兰见到‘女’儿归来,哭的死去活来,她抱着芊雪一遍遍的哭喊:“我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妈就知道你没死,你不可能会死,这全是那个负心汉叶北城编造的谎言,我的‘女’儿,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芊雪俯在母亲怀里,也是哭的肝肠寸断,一半是因为亲情,一半是因为爱情。

    叶北城走后,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夜无眠,清晨,秦兰用备用钥匙开了‘门’,见她坐在地上,震惊又心疼的上前询问:“宝贝,你为什么坐地上?”

    秦兰有间歇‘性’‘精’神病叶北城已经告诉了杨芊雪,所以她知道母亲不能受刺‘激’,便没有告诉她叶北城变心的事。

    “没事,我就坐一会。”

    她用手抚着‘床’沿站起身,一晚没睡,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是疲惫不堪。

    “没事就好,跟妈妈去吃饭。”

    秦兰小心翼翼的抚着她进了客厅,替她拉好凳子,把一清早起来替‘女’儿做的好吃的全堆到她碗里,那种疼爱与关切已经超越了任何一个母亲。

    “妈,谢谢,不用夹这么多,我吃不完的。”

    芊雪苦笑笑,她知道自己就是母亲的命,是她的全部,总想把最好的都留给唯一的‘女’儿。

    她甚至不允许任何人受害她的‘女’儿,即使那个人是叶北城也不可以,当年她和叶北城谈恋爱的时候,母亲是极力反对的,说那样的家庭不是平凡的她最后的归宿,所以为了得到母亲的首肯,无论是她还是叶北城,都费了好一番功夫和心思,后来母亲终于还是同意了,可现在,一句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却把当年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徒劳。

    这也是她不敢跟母亲说起叶北城的原因,她怕依照母亲的‘性’格,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

    “你是不是还想着姓叶的?”

    见她心不在焉,秦兰寒着脸问。

    “没有,我回来还没见着他……”芊雪低头撒谎,不敢抬头看母亲的眼睛。

    “别去见他了,那个男人,已经把你忘了!”

    秦兰咬牙切齿的提醒她,芊雪听了母亲的话,什么也没说,眼泪一直在眼圈打转。

    见她如此平静,秦兰觉得不对劲,她深知当年‘女’儿和叶北城爱的多么深切,怎么可能现在听到他把她忘了这样的话,竟然连一点惊慌和诧异的表情都没有?

    “你是不是去见过他了?”

    她突然站起身,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女’儿。

    “没,没有,你先坐下来,老提他干嘛……”

    杨芊雪赶紧安抚母亲,怕她因为过于‘激’动病情又发作。

    秦兰坐了下来,但视线一直未离开过‘女’儿一秒,芊雪眼里的黯然和伤心没能逃脱她的观察。

    “你昨晚没睡好,先去睡一会。”

    吃好了早饭,秦兰一边收拾桌椅,一边催促‘女’儿去补眠。

    她已经隐隐感觉到,她的宝贝‘女’儿肯定是一夜没有睡。

    芊雪点点头,转身向卧室走近,看到‘女’儿的背影如此孤单落寞,秦兰心如刀绞的同时,眼里的仇恨也如熊熊大火般燃烧不止。

    杨芊雪可能是真的太累了,倒在‘床’上很快昏睡过去,秦兰进屋替她盖好被子,转身出了家‘门’。

    她出‘门’的时候拎了一个塑料桶,里面装了半桶的水,径直打车去了叶氏集团。

    下了车,她来势汹汹的走到前台,面无表情的说:“让姓叶的和姓俞的下来见我!”

    前台茉莉见来者不善,皱了皱眉诺诺的笑着问:“这位阿姨,不知你要找我们叶总夫‘妇’什么事?”

    夫‘妇’?秦兰呸了声:“狗屁夫‘妇’,你少废话,让他们下来,不下来我就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的找!”

    茉莉吞了吞口水,把电话打到了李达那里:“快到我这里来,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