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7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李达感概完之后,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这叶总有难,他身为特助怎么也得两肋‘插’刀。

    经过副总办公室,静雅刚好拿了份件出来,见李达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疑‘惑’的拽住他问:“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出什么事。”

    李达嘿嘿一笑,不敢违抗叶总的命令,可是因为太过紧张,那笑的简直比苦还要难看。

    “叶总呢?”

    “他……”李达抹把汗:“有事去了。”

    “什么事?”

    静雅见他神‘色’慌张,愈发怀疑的追问起来。

    “我不知道……”

    李达心急如焚,他不是不知道俞静雅的厉害,这样‘逼’问下去,他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啊!

    “你不知道?!”静雅用手里的件狠狠的拍了他一下:“你身为一个高级特助,自己上司去哪了竟然不知道?那你整天都是干什么的?看来我得跟你们叶总商量下把你换下来了!”

    “别啊!!”李达浑身打了‘激’灵,连忙阻止:“不能换,不能换。”

    “这么不称职,留着干什么。”静雅故意‘激’他。

    李达心里忍不住翱,果然是一张‘床’不睡两个人,这夫妻俩真是对‘色’了,动不动就威胁他达哥,心酸的抬起头,达哥哀怨道:“叶总,他不让我跟你……”

    “为什么?”静雅蹙起秀眉,直觉叶北城既然瞒着她,肯定是有什么事。

    事到如今,李达豁出去了:“楼下来了个疯大婶,扬言让你和叶总下去见他,我刚跟叶总说了,可他为了保护你叫我不要告诉你,他一个人下去了。”

    疯大婶?

    静雅彻底懵了,她什么时候得罪过什么疯……突然她愣住了,难道是杨芊雪的妈秦兰?

    “给我拿着!”她把手里件塞给李达,迅速乘电梯赶了下去。

    叶北城到了前厅,一眼便看到了秦兰,秦兰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他,愤怒的上前质问:“姓叶的,你是不是见过我‘女’儿了?你跟她说什么了?”

    “秦姨我们到楼上我办公室说。”

    叶北城撇了眼前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压低了嗓音。

    “就在这里说!你要是行得正站得稳,就不要怕我在人多的地方闹。”

    “你来这里芊雪知不知道?”

    秦兰脸‘色’铁青的吼道:“我‘女’儿为了你已经失魂落魄一夜没睡,你说我会让她知道吗?!”

    “那你来找我是想怎样?”

    叶北城耐着‘性’子,声音仍然很低,他清楚秦兰的病情,所以不能叫保全,担心会刺‘激’到她。

    “我就是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见过我‘女’儿,有没有跟她说过什么!”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瞒是没有必要的,他沉默了一会,点头承认:“见过了,她知道了我结婚的事。”

    “你这个‘混’蛋!”秦兰歇斯底里的扑向叶北城,哭喊道:“我跟你拼了,我让你欺负我‘女’儿!”

    静雅刚一出电梯,就看到了这惊险的一幕,她赶紧上前拉住秦兰说:“阿姨,你别这样,有什么事好好说!”

    她不出现还好,一出现更‘激’怒了秦兰,她松开拽着叶北城衣袖的手,转过身扑向静雅,愤怒的骂道:“你这个狐狸‘精’,我今天让你们这些破坏我‘女’儿幸福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叶北城一把牵制住秦兰,厉声道:“秦姨有什么冲着我来,别伤害静雅。”

    秦兰见他竟然当着她的面袒护俞静雅,顿时火冒三丈的拎起自己随身带的半桶水,哗一下全都泼到了静雅身上,大厅里发出一片惊呼声,静雅半睁着双眸,看着水滴从她眼前一颗颗落下。

    “你干什么!”叶北城终于发火了,冲着李达说:“把她给我带进车里,我等会过去!”

    秦兰咆哮:“我不走,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会放过你们!”

    叶北城看着静雅浑身湿透,心疼的训斥:“谁让你下来的?赶紧上去。”

    “没事。”

    静雅吸了吸鼻子,要说不难堪是假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泼水,别人一定是以为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其实她有多无辜。

    “上去,听话。”

    叶北城显然很生气,他不想让静雅因为他而受到秦兰如此的羞辱。

    静雅咬咬‘唇’,思忖了片刻,说:“好。”

    现在她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只会让她和叶北城都难堪,毕竟叶北城是这公司的老总,自然就会成为八卦的热‘门’话题,叶北城因为芊雪不忍心对秦兰怎么样,可别人不这么想,他们不知道叶总和秦兰之间的关系,只会觉得他是理亏的一方。

    静雅刚转身准备进电梯,秦兰突然疯了一样的掏出弹簧刀冲了过去:“我杀了你这个狐狸‘精’……”

    几乎是同一时刻,叶北城冲过来阻止,他用一只手去挡刀头,另一只手用力推开静雅,结果静雅没伤到,他自己的手却被利刃划开十几寸的伤口,顿时血哗哗的流下来,把静雅彻底惊呆了。

    惊呆的不止她一个,还有李达,他原本拼命的想把这个疯大婶往外拖,可是奈何她实在是太疯狂了,力气大的像头牛,李达根本控制不住,围了一圈的保全没有叶北城的命令也一个不敢动,全都眼睁睁的看着这惊险的一幕在眼前发生。

    “北城……”静雅突然心痛的扑上前,用手紧紧的按住叶北城的伤口,冲着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吼道:“还不把她控制住!是不是想等着出人命!”

    那一群保全迅速清醒,一窝峰上前把秦兰控制住了,她手里的弹簧刀应声落地,嘴里还在不停的咒骂:“叶北城你就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俞静雅你就是个专‘门’破坏别人幸福的狐狸‘精’,你们都不得好死!!”

    静雅没空理会秦兰的咒骂,一心只催促身边的男人:“北城,我们去医院,赶紧走啊!”

    叶北城凝视着秦兰心比伤口痛,其实他不并责怪她今天极端的行为,是他对不起她‘女’儿在先,是他没能最后守住心里留给她‘女’儿的位置。

    “妈!妈!”一声焦急的呼唤声从远处传来,接着杨芊雪映入了大家的视线,随着她呼唤秦兰妈后,大家心里似乎都明白了几分。

    杨芊雪看着眼前的一幕吓得脸‘色’苍白,特别是看到叶北城不断涌出血液的手腕,心里像被‘揉’进了一把碎玻璃,戳得整颗心都痛。

    “妈,你这是干什么?!”

    她懊恼的质问母亲,虽然秦兰在出‘门’前她已经睡着了,可她其实睡得并不踏实,心里总觉得很忐忑,后来索‘性’从‘床’上爬起来,却里里外外找不到母亲的人,顿时她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一路追到叶家,得知母亲并没来过,然后才赶到叶北城的公司,结果却还是来晚了,发生了这种让彼此都难堪的事……

    “我是在替你伸冤!芊雪你看看你身后这个男人,他根本就是个骗子,他根本不值得你爱,他现在已经被那个狐狸‘精’‘迷’得神魂颠倒了,心里哪里还有你,你醒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