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8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本能的维护起静雅的尊严,其实这一点静雅不是不感动的,不管是从一开始还是到现在,他都不允许任何人当着他的面羞辱她。

    “行了!我不管你!她俞静雅才是你妈行不行!”叶夫人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

    火冒三丈的坐到了沙发上生闷气。

    “手怎么会受伤?”叶老爷沉声问,表情虽然还是那么冷,但眼神不难看出关切之意。

    “没什么,陪客户应酬,喝多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叶北城淡淡的解释,转身准备上楼。

    窦华月把视线移向叶国贤,惊悚的说:“老公,这家里有个扫巴星,是每个人都要倒霉,先是咱爸,接着又是梦瑶,然后又是何柔,现在轮到了北城,一刻都不能消停,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是谁……”

    婆婆的尖酸刻薄静雅也不是第一次领教,放在平时肯定要跟她理论一番,但今晚,她没心情。

    “别整天乌鸦嘴!”叶老爷抬眸训了句。

    虽然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可听到的人都颇为诧异,叶夫人懊恼老公现在很少和她站在一边,静雅则觉得自从何柔入狱后,公公对她的态度就比以往缓和了许多,虽然还是冷言冷语,但说话的矛头却不再指向她了。

    上了楼,静雅沉默不语,叶北城想说些什么,可看到她一脸的不高兴,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安静的靠在沙发上假寐,想着白天发生的事,陷入了茫然。

    静雅也不知道自己在忙碌什么,她这边折腾一会,那边捣鼓一会,见叶北城一直坐在那里不动,没好气的从他面前晃了晃,提醒他:“还不去洗澡。”

    见她主动说话,叶北城睁开黝黑的双眸,很无奈的用眼神撇了撇手伤的左手:“我怎么洗?”

    “你不是还有一只手能动,就用那只手好了。”

    “一只手不方便,而且医生说伤口不能沾水,否则就会发炎。”

    “你自己注意下不就行了,又不是三岁孩子!”

    “衣服也不好脱……”

    静雅忍无可忍的咆哮了一声:“那你想怎样?难道想让我帮你洗吗?”

    她其实就是赌气说的话,谁知道叶北城点头:“恩,我就是这个意思。”

    “……”

    “那你就不要洗了,一晚不洗也不会死人的。”

    静雅没好气的哼一声自顾进了浴室,关了房‘门’心里竟然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因为她清楚叶北城是一个很爱干净的男人,如果今晚不洗澡,他铁定会疯掉的。

    果然不出所料,叶北城敲了敲浴室的‘门’,语气诚恳的说:“静雅,帮帮忙?”

    “真的不肯帮吗?”

    “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出去想办法了……”

    他突然没了声音,然后静雅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情急之下冲了出去。

    “你站住!”

    她冲着他的背影吼了声:“是不是又想出去找‘女’人?”

    “你明知道我有洁癖,又不肯帮忙,我能怎么办?”

    静雅切齿的瞪了他一会,说:“进来。”叶北城赶紧闪身入内。

    “脱。”见她愣着不动,他提醒道。

    “脱什么?”她紧张的抬起头,伫在浴室这种敏感的地方,难免会有些局促。

    “……帮我脱。”

    叶北城叹口气,看她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俯耳对她说:“你别紧张,我今天其实‘挺’累,没心思想别的。”

    她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自然明白叶北城是什么意思。

    “你站好。”

    静雅咽了咽口水,把手伸向叶北城的衬衫钮扣。

    虽然两人已经有过身体上的接触,可那都是在‘床’上自然而然发生的,像此刻这样,她替他脱掉衣服,这种曖昧还真不是很自然就能面对的事情。

    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当叶北城结实的‘胸’肌袒‘露’在静雅面前时,她竟然很想伸手去‘摸’一‘摸’。

    但是她还是有理智的,柔軟的指尖小心翼翼的替他把胳膊从袖子里拉出来,彼此近距离挨在一起,她又闻到了他身上熟悉而又魅‘惑’的香水味,指尖竟然不受控制的故意在这里划一下,那里戳一下。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叶北城的呼吸比刚进来的时候重了些,衬衫脱了以后,最尴尬的就是替她脱‘裤’子,静雅硬着头皮闭着眼去解他的腰带……

    “你闭着眼干嘛?”

    叶北城的呼吸又急促了些,静雅睁开一只眼偷偷的睨向他,见他双眼‘迷’離的望着自己,顿时脸更红了。

    ‘裤’子终于在煎熬中脱了下来,现在的叶北城,浑身只有一条短‘裤’了,静雅尴尬的侧过头说:“最后一件自己脱……”

    她想逃出去,叶北城一把拉住她的手,顺势把她拉到‘胸’前,俯在她耳边轻声说:“都脱了几件了,也不在乎这一件了?况且……我的手是真不方便。”

    静雅咬了咬‘唇’,叹口气,身体正面贴着叶北城,两只纤纤‘玉’手搭在了他的腰两侧……

    叶北城屏住呼吸,静雅的指尖撩拨的他身体起了很大的反应,突然很想在这里要她,尽管一开始,他是真的没这个心情。

    “已经拉下去了,你‘腿’动一动就可以脱掉了。”

    静雅红着脸提醒,身体往后退,准备逃出浴室,可叶北城的手往前一勾,就勾住了她纤细的腰,静雅挣扎了两下,含糊不清的说:“你,你干嘛呀?”

    “不干嘛,就想抱你一会儿……”

    叶北城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那只可以动的手紧紧的握住静雅的手,先是在自己的‘胸’膛摩擦了一会,接着往下移……她紧张的闭上眼,手心里已经全是汗。

    他额头上青筋都突了出来,汗水更是顺着下巴滴到了静雅的脖子里,静雅使劲的吞口水。

    “放开我,我要出去……”

    她实在害臊得不行,觉得自己像是在取悦他,可叶北城哪里肯让她走,他用力向前几步,把她抵在浴室的墙壁上,一只手很利索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当静雅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被他脱的所剩无几时,才终于恍然大悟的吼道:“叶北城你大爷的,你竟然耍我!你不是自己不能脱吗?为什么脱我的就这么容易?!”

    她话刚说完,叶北城就直接用‘吻’回答了她的问题,即使是一只手,静雅也无法逃脱他的侵略,他用力吸‘吮’着她的‘唇’瓣,突然又抬起头说:“你别咬着牙行不行?”

    静雅狠狠瞪了他一眼,却还是配合的张开了嘴,让他的舌头可以很轻松的就闯进去,裹住她的舌尖演绎了一场最‘激’烈的舌‘吻’。

    其实叶北城现在是受伤的,如果静雅真想逃不是逃不出去,可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少了一根筋,明明心里是想走的,脚步就是不肯挪动,明明叶北城让她不要咬着牙,她是想张口骂他的,结果却成了配合他的舌‘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