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89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呵,叶北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用手拍她的头:“你是梦游呢是?”

    他重新倒回了‘床’上,并且顺手把她也拉进了怀里,用一只手紧紧圈住她,命令道:“好好睡觉。”

    “我没有梦游!我是说真的,叶北城你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一个人往那里去了,而且我偷偷的告诉你,二个月前,我其实一个人去过废墟,并且……”

    静雅吞了吞口水,想到那一晚的经历,身子不自觉的往他怀里缩了缩,继续说:“并且我听到了两个人在说话,可是因为距离比较远,天又黑,再加上我当时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但我可以确定,那一晚和今晚都不是我的错觉!”

    她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说完见叶北城没有反应,抬头一看,他竟然又睡着了,顿时恼的揣了他一拳:“我让你睡!”

    叶北城睁开眼,无语的叹口气:“你到底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我刚跟你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啊?”

    他‘揉’了‘揉’额头,压抑的说:“我都困成这样了,哪有心思听你说聊斋……”

    聊斋?俞静雅气的眉‘毛’都竖了起来。

    “我在跟你说真实的事,你竟然说我在聊斋?叶北城,我不管你们家的破事了!管你家闹不闹鬼,管你家是不是进了贼,你大爷的!!”

    “明一点。”

    叶北城说完这句后,再度进入梦乡,静雅彻底无语了,不就是睡前的‘激’情消耗了些体力,怎么搞得好像几年没睡过觉似的……

    她嘴上说不管了,可心里却像猫抓了一样难受,经历了之前的那一晚夜半惊魂,她是没有勇气跟出去看看了,假如真是什么贼的话,那她铁定小命不保,可是就这样当作什么也没有看见也不太可能,毕竟那真的不是眼‘花’。

    “叶北城,我们起来一起去瞧瞧好不好?”

    她不甘心的推了推身边的男人,可他别说不答应她,就是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静雅终于放弃了,满心的不甘就这样放弃了,但她憋的那口气还是爆发了出来,她对着天‘花’板狂呼:“为什么总让我看到这种诡异的事??为什么是我??啊啊啊啊!!”

    第二天清晨,叶北城一睁开眼就看到静雅顶着凌‘乱’的‘鸡’窝头趴在离他脸仅仅一公分的地方,他惊悚的侧过身上坐起来,疑‘惑’的问:“你这是干嘛?吓死人了。”

    “你总算醒了!”静雅埋怨的瞪着他,一本正经的说:“昨晚的事你要不要跟家里人说一下?”

    “什么事?”他完全忘记了昨晚的‘插’曲,一脸茫然。

    “就是我跟你说的事啊!”静雅重新把昨晚那些话复述了一遍,原以为清醒的叶北城听了这样的话会有什么反应,谁知道他比昨晚还要不重视。

    “你别疑神疑鬼了,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说的这种事?你才住进来多久?就接二连三的让你遇到了?”

    静雅‘揉’着心口,抓狂道:“你以为我想啊?谁******想遇到这种事?搞得我心慌意‘乱’,烦都烦死了!”

    叶北城打开衣柜拿出干净的衣服一件件穿上,一脸戏谑的调侃她:“你是自寻烦恼,我从认识你那天起,就一直想知道你的脑子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静雅傻傻的坐在‘床’沿,叶北城洗梳好见她还坐着不动,就提醒她:“别傻愣着了,起来收拾下去公司,今天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要开,迟到了别怪我当着大家的面训斥你。”

    平静的日子没过两天,静雅再次成了众矢之的。

    一向身体硬朗的公公突然就病倒了,其实叶老爷除了血压比正常人高些之外,并没有其它疾病,他突然卧‘床’不起,最担心和忐忑除了静雅还是静雅。

    她莫名的就很害怕,怕公公和爷爷一样突然离世,虽然公公并不如爷爷那般疼爱她,她对公公的感情也没有爷爷那么深,但她知道,如果公公真出了什么意外,所有的人都会笃定她就是一个扫巴星。

    静雅懊恼的吃不下,睡不着,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个不详的‘女’人,为什么一向风平‘浪’静的叶家,从她进‘门’后就灾难不断?

    叶国贤起初就是感到‘胸’口闷,吃不下饭,在医院住了一周后,医生诊断说血压高引起了肺部感染,让他定期吃抗生素,出院后,还是不能下‘床’走动,叶北城高薪聘请了一名家庭医生,每天定时来给叶老爷检查身体和治疗。

    那段时间,叶夫人的嘴就像把刀似的,不知说了多少伤人的话,因为静雅知道家里的矛头会指向她,所以每一次都避免一个人来去,几乎成了叶北城的跟屁虫。

    对于婆婆的指责和谩骂,她不用反驳,叶北城都会替她挡回去,整个叶家,就只有他相信,是祸躲不过,并不是因为何静雅是扫巴星。

    但是也不是每一次她都能很凑巧的和他一起回家,一起去公司,总有单独来去的时候,当某天她一个人回家经过客厅时,一场‘激’烈的‘唇’角之战拉开了。

    “我说怎么突然感觉‘阴’气这么重,原来是扫巴星回来了!”

    窦华月鄙夷的往静雅身上撇了一眼,转头对正在玩游戏的‘女’儿发牢‘骚’。

    叶梦瑶放下手里的游戏机,趾高气扬的走到静雅面前:“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离开我们家?是不是要把我们‘弄’的家破人亡你才满意?”

    静雅冷冷的从她面前走过,却被她再次上前拦住。

    “你想怎样?”她直视叶梦瑶。

    “我刚才问你的话现在回答我!”

    “你刚才跟我说话了吗?”静雅疑‘惑’的皱起眉。

    “你耳聋了是不是?我说喂你没听啊!”

    叶梦瑶冷哼一声。

    “我怎么知道你说喂就是喊我?我的名字又不叫喂,你不喊嫂嫂也没关系啊,但你不要跟我说些我听不懂的,假如我喊声笨蛋,你就知道我一定在喊你吗?”

    “你……”叶梦瑶被她戏谑的哑口无言。

    看‘女’儿吃了亏,叶夫人不甘示弱的冲上来,“狐狸‘精’不愧是狐狸‘精’,牙尖嘴利的,把我们叶家害得祸事连连,竟然一点愧疚都没有,你就继续兴风作‘浪’,若是哪天再出什么无法收拾的局面,我看北城还怎么护着你!”

    静雅对婆婆指桑骂槐已经忍了很久,她讽刺的笑笑,故意说:“我为什么要愧疚?我行得正战的稳怕什么?你要是看不惯就去跟你儿子说,有本事就让他把我离了,整天跟我斗嘴有什么用?”

    “你敢跟我顶嘴是不是?”窦华月火冒三丈,上前就要甩耳光。

    静雅身子一闪,躲过了她恶毒的手掌,她站在楼梯的中央,倔强的的说:“从今以后,谁也别想再甩我耳光,就是我老公的妈,也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