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0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客厅里的东西被摔的一片狼籍,三个‘女’人抱成一团,哭声,尖叫声,翱声,听的人心惊胆战……

    “你们在干什么!”

    他震惊的咆哮了一声,三个‘女’人终于松开手,悲痛的回过头,叶北城猛得倒‘抽’口冷气。[ 超多好看小说]

    他的视线越过静雅,只见她‘精’致的脸蛋被抓得伤痕累累,正披头散发的轻声‘抽’泣。

    再看第二个,他的妹妹叶梦瑶,似乎是最惨的一个,左眼明显被人揣了一拳,青紫了一大片,半边脸也是肿的,头发跟‘鸡’窝没区别了。

    最后一个,那脸上的彩妆已经印的分不清是谁了,他只能凭感觉判断是母亲窦华月,此刻正‘揉’着腰呈半昏‘迷’状态……

    “你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他已经无法形容看到眼前这一幕的震惊,他的妈妈妹妹老婆打成一片?呵,果然三个‘女’人一台戏。

    “哥——”

    叶梦瑶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把叶北城吓得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蹙着眉安抚道:“别‘激’动,慢慢说……”

    “你娶的这个‘女’人她会妖术,你看她把我和妈打成了什么样,呜呜……”

    她哭着指了指身后的母亲,却没看到人,惊慌喊道:“妈呢?妈去哪了?”

    头一低,看到母亲躺在地上昏‘迷’不醒,顿时哭的更凶:“你看,她把妈都打的昏死过去了……”

    叶北城上前一步,推了推叶夫人说:“妈,醒醒?妈?”

    喊了好几声母亲也没反应,叶北城叹口气走到静雅面前,还没开口静雅就吼道:“别骂我,我是正当防卫!”

    她话刚一落音,窦华月猛的坐起来:“你防卫个屁!你都会妖术还需要防卫吗?”

    她把视线移向儿子,用从未有过的可怜眼神哭诉道:“北城,你都不知道,她真的会妖术,手只要动一动,就可以把我和你妹妹摔的爬不起来,你妹妹挨打就挨打,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是你妈,她竟然都不手下留情,你听说过哪家媳‘妇’打婆婆的吗?你今天要是再不替妈出口气,我今晚就‘弄’瓶三步倒喝死算了,可怜我这把老骨头,我也没脸活在世上了……”

    叶夫人说完,哭的惊天动地,不愧是母‘女’俩,打架一样厉害,就连哭都比常人有重量!

    静雅冷冷的看着婆婆告状,她已经不想作任何解释,如果叶北城要替他妈讨公道就讨,这个家简直不是人待的,她算受够了!

    叶北城撇了眼静雅,什么也没说,只是轻声跟母亲解释:“妈,那不是妖术,是柔道,我让她练着防身的,你们……”

    “什么?防身?”他话没说完,就被母亲尖叫着打断:“防身那不就是防着我们的吗?难道你真的要为了她六亲不认吗!”

    “不是这个意思,妈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现在也看到了,她懂防身术我们就得挨打!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静雅没好气的顶撞一句:“难道我没受伤?那我脸上这些伤是我自己吃饱了抓的吗?”

    “你少说一句。”

    叶北城轻声训斥她,静雅那个气啊,堵的心口都痛。

    “妈,你别生气,我待会到楼上好好治治她,你腰不好先起来,这地上怪凉的。”

    静雅听了他的话都想吐,既然不问缘由就这么孝顺,那以前对她那些维护都是虚情假意不成?

    “为什么要到楼上,现在当着我的面就给她颜‘色’瞧瞧,不然她以后还不骑到我们头上了!”

    “哥你要是故意忽悠我们就直说,我和妈其实也不指望你替我们讨公道,反正受这个‘女’人的窝囊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挨的过就过,挨不过被打死了活该!

    叶北城心疼的走过去替梦瑶擦眼泪:“瞧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不管怎么样,你和妈都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我怎么可能不管你们。”

    他说完走到静雅面前,板着脸命令:“我给你七天假期,你哪儿也别去,就在家把《‘女’训》、《‘女’戒》、《道德经》给我统统看一遍!”

    静雅震惊的望着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叶北城又补充道:“这些书我书房里都有,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敢不照做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静雅愤怒的想跟他争辩,叶北城眉一挑:“你什么你?还不给我上去!”

    她撇了眼一脸得意的婆婆和小姑,顿时气的两眼冒金星,突然什么也不想说了,起身跑上了楼。

    这是叶北城第一次当着家人的面训斥她,静雅所有的委屈都化成了屈辱,她上楼就拿起包收拾衣服,准备离开这个不是人待的地方。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她听到一阵脚步声,顿时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她用眼角余光撇见一双锃亮的皮鞋向她靠近,她装作无视的继续收拾,叶北城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我!”

    静雅冷冷的挣脱,她每天在叶家过的如履薄冰,稍微出点事,不管大事小事就成了众矢之的,以为叶北城明白她的处境,况且他自己也一直以来都说理解她,现在可好,不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她,还让她看什么《‘女’训》、《‘女’戒》、《道德经》,真是笑死人了!

    “你不会生气了?”

    叶北城圈住她的腰,一副很无奈的口气。

    “难道我不该生气吗?”静雅恼火的转过身:“你不是要说收拾我吗?收拾啊?你收拾啊!”

    “我那是故意做样子给她们看,你还真当真啊?”

    他叹口气:“我以为我使劲的冲你使眼‘色’,你都明白呢……”

    “我光听你说的话我就要气死了,我还有心情去研究你的表情吗?”静雅愤愤的说。

    ...